“啊?”余疏林抬头看他,不太明白他说这个的意思,抬手挠了挠脸,试探着回道:“我很荣幸?”

    何龙见他不明白,决定说得直白一些:“是这样的。”

    余疏林忙放下碗筷,正襟危坐,做洗耳恭听状:“你说。”

    何龙也放下碗筷,给他慢慢分析:“你看,我和我爸,话不多,也不怎么爱笑。”

    “嗯,然后?”

    “老板比我们,话更少,压根就不会笑。”何龙补充。

    余疏林僵了脸,继续小心问道:“呃,所以?”

    “然后刘阿姨很爱说话,也爱笑,你话多,经常对她笑,她就喜欢你。”何龙语重心长,说完捧起碗,一副“我说完了,你不用感谢我”的样子。

    “……”

    余疏林瞪大眼看他,试图让他看清自己眼中硕大的问号,“所以你说这些的意思是?”难道是在教自己如何快速的融入这个家?

    何龙摇摇头,恨铁不成钢:“你怎么突然变笨了,刘阿姨是负责做饭的,她喜欢你,你就有肉吃,懂吗?”

    “……我懂了,谢谢提醒。”余疏林表情沉重的捧起碗,继续夹糖醋排骨吃……总觉何龙和第一次见面时看起来有点不一样了……

    梁舟为他准备的房间位于别墅二楼,在梁舟的卧室和书房之间,虽然面积比其他房间要小一点,却带着个小阳台,面朝南方,阳光很好。

    房间内铺着地毯,床单窗帘什么的都是清爽的蓝色,衣柜里挂着几套衣服,他拉出一件看了看,是适合少年穿的款式,大小也很合适,衣服上面隐隐传来一丝薄荷清香,想来是特意漂洗过。

    房间角落摆着一颗篮球和一颗足球,墙上还挂着一副羽毛球拍子,崭新崭新的,一看就知是才买不久的。

    余疏林有些感慨的摸了摸窗边的单人沙发椅,想起前世种种,再对比一下现在,一时间心中五味杂陈,真是什么滋味都有。也许自己的重生并不是为了报复余修他们,而是为了知道这世界上,还是有人愿意真心对待自己的。

    将行李箱中的东西稍微整理了一下,他拿出为梁舟准备的礼物,摸了摸,放到了床上。等梁舟回来,就送给他吧,嗯,他一定会好好与这位哥哥相处的。

    梁舟到家时已经快半夜十二点了,将唠唠叨叨的牧裘打发走后,他面无表情的走进别墅,朝等门的何伯点点头,弯腰换鞋:“太晚了,何伯你去睡吧。”

    何伯捶捶自己的腰,摆摆手说道:“少爷饿不饿,要不要吃宵夜?”

    他摇摇头打开鞋柜,目光触及放在最下面的白色球鞋,动作顿了顿,低声问道:“他到了?”

    何伯点头,过去帮他整理鞋柜:“中午到的,现在已经睡了。”

    “他怎么样?”

    何伯想了想,表情缓和了一些:“是个老实孩子……比资料上描述的要安静一些。”

    “嗯。”梁舟点头,再次催促何伯去睡之后,径直朝楼上走去。在路过余疏林房间时,他犹豫了一会,停下脚步,小心打开门,走了进去。

    房内里比刚布置好时多了一些零碎东西,他粗粗扫过,将视线投向鼓起一块的大床。

    中央空调将室内温度控制在了26°,少年裹着薄被,睡得香甜。

    房内光线昏暗,并不能看清少年的模样,只能大概看出少年的身形很单薄。他走近几步,站到床边,弯腰,拨了拨盖住少年脑袋的被子。

    怎么喜欢用被子蒙着头睡,这习惯可不怎么好……他皱眉,拉扯薄被的力道却放轻了一些。

    少年的脸渐渐露了出来,眉色浅淡,眼睫毛很长,鼻子很直很挺,唇微张,唇色浅浅的,是健康的粉色,脸型也好看,带着稍许婴儿肥,一头软发在被子里蹭得乱七八糟,有几缕贴着额头,显得十分稚嫩。

    很漂亮的长相,不像父亲,应该是随母亲比较多,梁舟下了结论——这是自己的弟弟……他皱眉,手指爬上少年的脸颊,拨了拨调皮的额发,抿唇……原来有弟弟是这种感觉。

    ……还不赖,他想,如果一直都这么乖乖巧巧的话,他不介意对这个弟弟更好一些。

    余疏林在做梦,梦中有一只调皮的大猫在不停地用尾巴扫他的脸,痒痒的,躲都躲不开。他不耐的摇摇头,迷迷糊糊醒过来。

    朦胧的视线中一片漆黑,他眨眨眼,目光陡然对上梁舟深邃的双眼,心里一惊,睡意瞬间消失不见,坐起身朝旁边滚去:“谁?”

    “是我。”

    床边的黑影退后了一步,然后有些耳熟的低沉男声传了过来。余疏林分辨了一下这个声音,紧绷的身体微微放松,朝着黑影迟疑开口:“是……梁先生?”

    黑暗中的梁舟皱眉,对他的称呼有些不满,沉默着没说话。

    “是梁先生吗?”他伸手去开床头灯,想要从床上下来。

    “别下来。”梁舟上前一步,将自己暴露在床头灯暖色的灯光下,伸手按住他的肩膀,阻止他下床,“是我吵醒你了,接着睡吧。”

    手与肩膀一触即分,他收回手,虚握成拳,皱眉——太瘦了,摸上去都是骨头。

    余疏林抬头,这才看清他的长相。

    梁舟很高,灰色的修身衬衣将他的好身材表现得淋漓尽致,腿很长,站在床边很有压迫感,头发剪得很短,衬着他硬朗帅气的五官,很是精神,眉眼轮廓有些深,鼻子很挺,嘴唇紧紧抿着,看起来不是很好相处的样子。

    ——跟自己一点都不像,完全看不出两人是兄弟。

    余疏林下结论,视线瞟过床头的闹钟,愣了愣,疑惑的看向他:“才回来吗?”

    在他打量梁舟时,梁舟也在打量他,而打量的结果……睁开眼后的少年瞬间鲜活了起来……看起来还是很乖,嗯。他点点头,想要伸手摸摸对方乱糟糟的头发,手指动了动,却朝着房门伸去:“你继续睡吧,我出去了。”

    余疏林见他要走,下意识的说了句“等等”,待对方回头看过来时,才有些尴尬的反应过来,忙掩饰般的拿起床头柜上的精致盒子,蹦下床走到梁舟身边,将盒子塞到他手里。

    “这个,给你的礼物。”

    梁舟摩挲了一下手中的盒子,顿了顿,开口:“不是梁先生。”

    “什么?”余疏林仰头看他。

    这样的对视角度,莫名的让他有种被对方全身心信赖着的感觉……很好,弟弟软软乖乖的。这一次他没再犹豫,伸手摸上了少年软软的头发,轻轻揉了揉,表情柔和了一些,说道:“要喊哥哥,快去睡吧,晚安。”

    房门关闭,挡住了男人离去的身影,余疏林摸摸自己的头发,沉默良久,对着房门挥了挥手:“晚安……哥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