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端午,梁舟带着余疏林去了舟家老宅。

    舟和半死不活的瘫在沙发上,见两人结伴进来,长嚎一声,背过了身,“你们全都一对一对的,只有我是一个人,我伤心,我难过,我不服!”

    舟清仁端着粽子路过,直接一巴掌糊上他的后脑勺,笑斥道,“吵什么吵,去厨房帮你妈端菜去,一来就躺沙发上,像什么样子。”

    舟和像垂死的鱼一样生无可恋的弹了弹,抓过抱枕盖住了自己。

    余疏林好笑的上前揪揪他的头发,说道,“你这是多久没剪头发了?起来,小舅妈刚刚说家里没有白糖了,陪我去买。”

    “我没力气,起不来。”舟和更用力的将脸朝抱枕里埋了埋。

    “那凌春哥从国外带回来的游戏机我就自己用了,本来还想送……”

    “我去!”舟和立刻从沙发上蹦了起来,熊扑上前拽他胳膊,“疏林你最好了,走走走,我陪你去买白糖!什么游戏机?哪个公司的游戏机?多少钱?什么型号?走走走,我们边走边聊。”

    梁舟黑着脸将他从余疏林身上撕下来,敲他脑袋,“说起游戏就这么起劲,都是快毕业的人了,这性子以后怎么出去工作。”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你们这些说教的大人烦死了!”舟和头疼的捂住耳朵,直接冲出了门。

    “这孩子……”舟清仁摇摇头,叹气,“高中的时候嫌他闹,现在不闹了,改成每天窝在电脑前,这可怎么是好,还不如像高中的时候那样继续闹腾。”

    “小舅舅别担心,他有分寸的,我去说说他。”余疏林安抚的劝了一下,朝梁舟点点头,转身出门去追舟和了。

    梁舟收回看着余疏林的视线,拍舟清仁的肩膀,劝道,“随他折腾去吧,他也大了。”

    “也只能这样了。”舟清仁叹气。

    余疏林在拐角的大石头边找到了蹲在沿子上的舟和,上前拍拍他,笑道,“不生气了?走吧,买白糖去。”

    舟和看他一眼,长叹口气,起身,往前走,满脸的迷茫颓丧,“我爸和表哥他们是不是觉得我疯了……我也不想这样的,只是他们总说总说……我只是想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可我想做的……”

    “我明白。”余疏林安抚的看他一眼,从兜里掏出张银行卡塞他手里,“拿着吧。”

    舟和愣了,“疏林你给我这个干吗,你……”

    “舟和。”他笑笑,抬手拍他脑袋,顿了顿,问道,“你想不想,做一款完全属于自己的游戏?”

    舟和瞪大了眼。

    “在那个游戏世界里,你就是创世神。你劈开天地,建立规则,正邪由你定,秩序由你心,里面所有的一切都是你思想的延伸……这样一款游戏,你想不想要?”他笑着看他,指指他手中的卡,轻轻说道,“若你想,这张卡就是属于你的。舟和,敢不敢和我一起赌一把?就赌你现在脑中隐隐浮现出的那个世界。”

    舟和拿着卡的手抖了抖,说话开始磕巴,“疏林……这卡里,有多少钱?”

    “不多,我的全部身家。”

    那就是很多很多钱了……他吞吞口水,低头看着手中的卡,收紧,又放开,良久,突然用力收紧手,抬头看向余疏林,咬牙说道,“赌就赌!谁怕谁!你都不怕亏钱,我还怕什么!”说完突然红了眼眶。

    他确实很想很想做一款属于自己的游戏,越接近毕业,他就越纠结迷茫,现在突然有人愿意帮他一起完成梦想,他很感动,可是……

    “疏林,要是我真把你的钱全亏了,表哥会不会打死我……”

    “瞧你那点出息。”余疏林好笑的拍他一下,转身朝前走,“走吧,买白糖。对了,顺便告诉你一声,工作室我已经着手开始建了,你需要尽快把你的游戏制作小团队组起来,不然就真的要开始亏钱了。”

    舟和傻了,抹把脸,冲上前勾住他的脖子,用力揉他头发,“你个奸商!”全都算计好了才找上门,完全就是没给自己不答应的机会!

    “无奸不商。”余疏林被他揉他狼狈,边躲边笑骂道,“我好心给你投资,你居然还骂我,忘恩负义的小白眼狼,既然你这么没诚意,那后期投资就没了,你自己拉赞助去吧。”

    “不准!你是我未来公司的副总,必须投资!”

    “还副总,光杆司令的副总我才不要当。不对,工作室我建的,不该我是董事吗?”

    “不,我才是!”

    “那你发工资?”

    “……不怕,爷有钱!”

    “小心全亏了。”

    “不会的!”舟和停步,侧头双眼亮闪闪的看着他,里面满是对未来和梦想的憧憬,“疏林,我把我的梦想分你一半……我的游戏一定会成功的,你信吗?”

    余疏林看着他,微笑,“我也有自己的梦想……不过,我信你,加油。”

    “好兄弟!”

    “好兄弟。”

    多年后,舟和做出来的游戏大火。作为年轻一代创业成功的代表,他被电视台邀请去做了一期专访。

    知性美丽的女主持人看了眼桌上的各种游戏周边,笑着问道,“很多玩家来电给我们电台,想让我代他们问你一个问题。”

    已经长大成熟许多的舟和闻言笑笑,说道,“你问,我一定知无不言。”

    “随着新等级的开放,游戏里一直不曾露面的创世神也终于掀开了他们神秘的面纱。那么,你能告诉广大玩家们,为什么游戏里的创世神,是两个男的吗?”女主持人问完连忙加了一句,“知无不言哦,玩家们可都看着你呢。”

    舟和没想到会是这个问题,摸摸脑袋,有些不好意思的回道,“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咱们华夏子孙是炎黄的后代,炎黄不也都是男的,这个……嗯……”

    “知无不言。”

    “好吧。”舟和放下手,妥协了,“当初把创世神全部定义为男性其实只是一个一时冲动的小想法。嗯,这款游戏能做出来,是多亏了两个人的支持,他们一个偷偷给我提供了帮助,一个一直陪我一起努力,为了感谢他们,我就……所以,这些只是我的一点小私心,玩家们可别打我,我知道你们一直很怨念创世神都是男的……”

    正在看着这期采访直播的玩家们怒摔键盘,咬牙切齿。

    废话!能不怨念吗!你那剧情设定的玩家都是创世神的后代,然后呢?开新等级了,创世神的面纱被揭开了,一看,全是男的!

    所以那个一路给我们剧情指引的温柔虚影是男的?那个一路教导我们熟悉游戏的美丽背影也是男的?我去你妹的!还我女神!

    这么好的游戏,制作者却脑子有坑!哼!我不开心!上线杀怪泄愤!

    梁舟关掉电视,将余疏林拖到怀里抱住,亲亲他的耳朵,“睡饱了?”

    “哥,你偷偷帮我们了?”余疏林侧头看他,眯眼,“我说怎么遇到的困境突然就解开了……不是说好不插手我和舟和的生意吗?”

    “我也只是帮了一点点。”梁舟低头,亲吻他的脖子,“咱们去休休假,嗯?你这几年都没怎么好好休息过。”

    “不行,你告诉我,你到底偷偷帮了我们多少。”

    梁舟不答,将他压在了沙发上,“疏林,我想你。”

    “不许转移话题!”

    “……”

    “唔……哥你别……”

    “……”

    胡闹一遍,余疏林又睡着了。

    梁舟靠在床头看他,摸他眼下的黑眼圈,心疼的亲了亲。爱人忙得吃不好睡不下的,他怎么可能能忍住不帮,不过……真好,这个越来越优秀的人,早早的就被自己绑牢了。

    “你是刚玩这个游戏吗?”

    “嗯嗯,听说这个游戏画面好看,剧情也好,同学都推荐我来玩。”

    “那你知道创世神的故事吗?”

    “不知道。”

    “来,我带你做做任务,慢慢讲给你听。”

    “好,谢谢你。”

    “不客气。”

    创世神,创造世界,不死不灭。那么,创世神的感情,自然也是不死不灭的。这是游戏制作者的一点小私心,一点小祝福,和一个永远不会说出去的,小秘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