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护人[重生]》 第86章 退休的影帝(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三十八度九,确实是生病了。

    何龙将体温计收好,表情越发硬邦邦,“去医院?”

    关博文捂嘴打了个哈欠,拽了拽身上的毯子,摇头,“有药吗?我吃点捂捂汗就好了。今天麻烦你了,谢谢。”

    居然这么客气……何龙突然觉得有点闷得慌……还是以前态度随意的关博文比较顺眼。

    他起身,往外走。

    关博文明显愣了愣,然后忙掀开毯子起身,朝他追去,脸上露出一丝强撑出来的笑容,“这就要走了?也是,今天也不是周末……工作很忙吧,咳咳,今天谢谢你了,改天请你吃饭。”

    “你起来干什么?”何龙转身皱眉看他,指指沙发,“回去躺着,我没说要走。”

    “可你……”

    何龙不理他疑惑的视线,转身大步走到落地窗前,将窗帘全部拉了开来。

    光线突然涌入,照亮一室昏暗。

    关博文有些不适应的眯了眯眼,抬手挡住光线,开口想要说话,却没想到一张嘴,一连串的咳嗽声先冒了出来。

    “快去躺好。”何龙走回来将他推到沙发上用毯子裹好,转身去倒水拿药,“大白天的窗帘拉上干什么,晒晒太阳比较好。”

    关博文低头捂着嘴,咳得惊天动地的。

    将水和药递过去,何龙有些不赞同的再次问道,“你真的不去医院?”

    “不……咳咳,不用。”关博文接过水喝了一口,勉强抑制住咳嗽,将药吞下去,擦擦嘴,仰头对他笑笑,“这点小毛病有什么好去医院的,你吃了午饭没?没吃我去给你做点,刚好我也没吃……我记得何伯说你喜欢吃鱼,你等等,我去厨房看……”

    “你老实呆着。”何龙将准备起身的他按坐回去,重新倒了杯水放到茶几上,脱外套,“你别乱动,我去给你做点吃的,吃完再睡,捂捂汗,要是还是不退烧,我带你去医院。”

    关博文挑眉,“你会做饭?”

    何龙淡淡看他一眼,扭头,朝厨房去了。

    关博文看着他的背影,摸下巴。

    原来小龙还会做饭啊……

    “你生病了不能吃太油腻的东西,我给你下碗……你刚刚那是什么表情?”何龙走到一半突然转身,看到关博文摸着下巴琢磨东西的样子,皱了眉。

    ……好像记忆中那个讨人厌的关影帝又回来了。

    关博文没想到他会回头,忙将摸着下巴的手捂到嘴上,低头更惊天动地的咳了起来,边咳边断断续续说道,“什么……咳咳,什么表情?你要不要帮忙?我……咳咳……咳咳咳……”

    何龙忙快步走回来,帮他拍背顺气,板着脸说道,“行了,别说话了,休息会吧。”

    关博文拿过水喝了一口,躺到沙发上。

    何龙皱眉看他。

    关博文眼眶红红的回看,眼中满是血丝。

    ——货真价实的生病模样,不是装的,是真的生病了,有体温计为证。

    何龙迟疑的挪开视线,将领带也摘了下来丢到沙发上,转身朝厨房走。刚刚那些是错觉吧,这人确实是生病了……算了,既然已经决定好好和对方做朋友了,细节就不用太在意了。

    番茄鸡蛋面,简单开胃。

    关博文吃得很香,一脸幸福的表情,何龙表示有些牙疼,他并不觉得自己的手艺有多么好……有必要这么感动吗?

    “谢谢你。”吃完面,关博文再次说了谢谢。

    何龙将碗收拾好,扭头看了看他,擦擦手,在他对面坐下,顿了顿,认真说道,“博文,关于我前几天说的话……抱歉。我并不讨厌你,我只是……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和你相处。”

    “你……”关博文怔愣的看着他。

    何龙抬手阻了他的话,起身去拿碗,“所以……大家都是朋友,多余的话就不用说了,休息吧,我去把碗刷了。”

    关博文看着他起身,看着他收好碗,看着他大步朝厨房走去,最后有些愣愣的收回视线,抬手摸摸自己的耳朵。

    博文……小龙刚刚是不是叫自己名字了?不是关先生,不是影帝,不是关博文,是博文……是博文啊……这场病,值了!

    折腾了这么一会,药效渐渐上来,不等何龙洗完碗从厨房出来,关博文就倒在沙发里睡着了。

    睡着后的影帝仿佛变了个人,何龙几乎快要认不出他来。没了那些生动的表情,没了那些转换不停的情绪,当所有一切归于安静,这个人的模样,居然是陌生的。

    原来自己从来没有好好看过对方的模样。

    他漫无边际的想着,轻轻在对面的单人沙发上坐下,认真打量着将脸半埋在沙发里熟睡的关博文,从头发看到眉眼,再从眉眼看到下巴,一丝不落。

    不是海报上的样子,也不是电视电影上的样子,眼前的关博文,就只是关博文,一个生病了的可怜退休无业人员。影帝又怎么样,万人追捧又怎么样,生病了却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

    他突然想要叹气。

    这人其实也挺可怜的,孤家寡人的,朋友还少。

    沙发上的关博文突然翻了个身,毯子滑了下来。他忙收回乱飘的思绪,上前捡起毯子,重新帮他盖上。盖完收回手,视线瞟到对方露出来的锁骨,愣了愣。

    好像……对方很少穿露锁骨的衣服,每次都是各种休闲西装衬衣……

    他低头,视线从对方搭下来的刘海扫到微张的唇,再从唇滑到脖颈处的漂亮线条,最后定格在肩膀和锁骨的位置。

    这家伙……肩膀挺宽。

    印象中那些海报电视电影画面全都迅速褪去,换成了眼前这人现在的模样。

    脱离了影帝的光环,这个人……还是很帅。

    ……果然是影帝的配置。

    他站起身,皱了眉。

    穿着考究却性格不靠谱的影帝,穿着睡衣却满脸微笑的关博文……哪个才是真的?

    哪个才是?

    ……

    他蹲下身,目光落在对方的睫毛上,突然觉得有些烦。

    什么时候交朋友还需要考虑这么多了?这个人,这个人……算了,既然对方没恶意,那么多个朋友也不错,爸说得对,不能用有色眼镜看人。

    太阳西斜。

    关博文动了动,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

    “小龙?”眼神从迷茫到清明只花了一秒的时候,他摸一把被汗水润湿的头发,坐起身,扯扯睡衣领子,“你居然还在?你怎么蹲在这里?”

    何龙抬眼看他,皱着眉。

    “怎么了?”关博文也看着他,掀开毯子,朝他伸手,“快起来,我睡了多久?几点了?”

    “你……”

    “什么?”

    那些生动的表情重新出现,眼睛睁开,各种情绪流转……像一幅画突然活了过来。何龙直直看着他,然后猛的回神,直觉想要起身,却没想到膝窝突然一麻,跌坐在了地毯上。

    “小心!”关博文伸手拉他,却高估了自己生病后的力气,自己也跟着跌了下去。

    两人脑袋撞到一起,一个闷哼了一声,一个捂住脑袋,滚到了一边。

    “小龙,你干什么了?”关博文本来就病着,睡一觉起来头昏沉沉的有些重,如今被这么一撞,眼前黑了黑,好半响才重新看清东西。

    何龙则是被撞得彻底清醒了,他扭头看一眼外面越发昏暗的天色,绷了脸,探手过去将关博文拉了起来,摇头闷声道,“没什么。”居然看着对方睡着的样子发了一下午呆,还摔了一跤……丢人。

    这明显有什么,关博文回扯住他的手,“你到底怎么了?”

    何龙不答,挣脱开他的手,将他塞回沙发上,拿起外套就朝外走,“你去洗个澡换身衣服,我让刘姨煮了粥,你等着,我去端来。”说完急匆匆开门走了。

    关博文看着没关好的大门,眯眼,摸下巴。

    在自己睡着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小龙怎么看起来更傻了?难道……自己睡得太帅,对方被煞到了?

    洗完澡喝完粥,关博文再次生龙活虎起来。他看着正在收碗的何龙,笑眯眯,“小龙啊,我们现在是朋友了对不对?”

    何龙动作顿了顿,点头,“嗯。”

    “那就好。”关博文脸上笑容加大,继续问道,“那我以后要是碰到什么麻烦,可以找你帮忙吗?”

    “当然可以。”何龙迅速回答,拿起东西朝外走,“你好好休息,我爸在等我吃饭,我先走了。”

    关博文起身送他,“今天谢谢你了。”

    “客气。”何龙看他一眼,接触到他带着笑意的眼神,忙又收回来,面无表情道,“大家都是朋友。”

    “慢走。”

    “再见。”

    大门关上,一个在门内笑得狡猾,一个在门外纠结的郁闷。

    何龙以为,缓和了和关博文的关系后,生活就会回到以前的那种平静状态,但他错了,错得离谱。

    “小龙,我买了辆新车,手续很繁琐,你能帮帮忙吗?”

    “……”

    “大家都忙,我朋友又少……你要是忙的话就算了,我可以雇人帮我弄,不过……你知道的,我这张脸,出门容易被围观,唉……”

    “不用,我不忙,我帮你。”

    “够义气,改天请你吃饭。”

    第一个愉快的周末,没了。

    “小龙,以前的合作伙伴送了两张相声社的票给我,你要去吗?”

    “……”

    “梁舟要陪疏林,赵知要带小运去游乐场,张谦被他家公孙拉去露营了,唉,我朋友太少了……啊,你要是有了别的安排就算了,反正相声一个人也可以看,而且这种东西,你们年轻人不太喜欢吧……”

    “……不用,我周末没安排,我和你去。”

    “那太好了,那相声社附近有家很出名的私房菜馆,我这就去定位置。”

    第二个准备睡懒觉的周末,没了。

    “小龙,回来看何伯啊。”

    “嗯,你怎么在这?”

    “过来找何伯讨教一下养花的事。你回来了刚好,我家里煲了汤,何伯,你和刘姨过会去我家吃饭吧,梁舟和疏林去了舟家,你们别做了,大家一起吃饭热闹。”

    何伯:“好好,他刘姨,别做了,咱们去尝尝博文的手艺。”

    刘阿姨:“那可好,我省事了。”

    何龙:“……”

    关博文,“小龙,我做了你喜欢的龙虾,一会多吃点。”

    “……谢谢。”

    “不客气,大家都是朋友。”

    “……”

    第三个准备和老爸聊聊天下下棋的周末,没了。

    “咦,你们周末还开会?”

    张谦半死不活状,“娱乐城要开业了,忙啊……”

    赵知也有点疲惫,“等忙完这段就好了。”

    梁舟黑着脸,“疏林还在等着我吃饭,何龙呢?材料准备好没?”

    何龙拿着材料进来,见到关博文愣了愣,然后将材料递给梁舟,“全在这了,应该没什么要补充的了,你看看。”

    梁舟迅速翻过,然后利落签字,“好了,东西发下去,散会。”

    众人开始收拾东西。

    关博文挑眉,“我在咱们常去的餐厅定了包厢,聚聚?”

    梁舟收好东西大步朝外走,“疏林在等我,下次吧。”

    赵知开始打电话,“我丈母娘腰疼,我得去医院看看。”

    张谦举手,刚想说话,公孙文推开会议室的门进来了,一把扛起他,朝其他人说道,“小矮子最近严重睡眠不足,谢绝一切工作外的娱乐活动,我带他先走了。”

    张谦瞪大眼,然后挣扎,“公孙你混蛋!放开我!你怎么在这?你怎么摸进来的?不!我要去吃好吃的!我要去玩!你放开我!”

    公孙文制住他,拍他屁股,“还想不想吃鸡腿了?或者不想下床了?”

    众人默默朝张谦扫一眼,扭头作看风景状。

    张谦涨红了脸,用力拍他,“公孙你!你流氓!你放开我!”

    公孙任由他打,轻松的扛着他走了。

    有对象有家的全走了,会议室里只剩下了何龙和关博文。

    “聚聚?还是说你也有安排?”

    何龙看一眼文件,再看一眼好心来请吃饭结果没人愿意去的关博文,顿了顿,放下了文件,转身朝外走,“走吧,去吃饭。”

    关博文看着他的背影,眯眼,笑了,“工作一天你肯定累了,吃完要不要去找个电影看看?放松一下。或者去按个摩?”

    “随你。”

    “那我去安排了。”

    第四个累得要死的周末,有了关博文的陪伴,突然觉得轻松充实了一点。

    “小龙,你这周要出差?”

    “嗯,有个会。”

    啪嗒,电话挂了。

    何龙皱眉,突然觉得有点不开心。

    出差当天,机场。

    关博文摘掉墨镜,无视掉周围群众的打量视线和隐隐的尖叫,朝黑着脸的何龙挥手,“你出差的地方温泉挺不错,我定了地方,咱们去泡温泉?好久没出门玩了,你陪陪我怎么样?我等你忙完。”

    何龙拉着行李箱的手紧了紧,眉眼却放松了一些,点头,“好,我会尽量提前完成工作的。”

    “好兄弟,够义气。”关博文笑着捶他一下。

    何龙看着他的笑脸,脸上也隐隐露出了一丝笑意,随即又恢复了面无表情,“把墨镜戴上,你这样太招摇了。”

    关博文挑眉,笑着哼了一声,将墨镜戴上了,伸手去接他的行李,“我帮你提一个,来。”

    何龙看看他伸过来的修长漂亮的手,眼神动了动,将行李递了过去。

    第……个单调的忙碌的周末,变得有意思起来。

    “小龙,周末有什么安排?”

    “我知道一家农家乐,钓鱼,去吗?”

    “去!”

    周六下午,风景不错的池塘边。

    关博文侧头看一眼专心钓鱼的何龙,靠进躺椅里,拿帽子盖住脸,遮住了翘起的嘴角,“小龙,我有点困了,睡会,帮我看着点钓竿。”

    “好。”

    闭眼,安心睡去。

    再睁眼时,身上搭着条毛毯,脑袋顶上多了遮阳棚。

    “醒了?”熟悉的沉稳声音从身边传来。

    侧头,笑容比声音先一步出现,“嗯,钓了多少?”

    何龙将身边的桶侧给他看,表情放松,微带自豪,“够我们晚餐吃了。”

    “小龙真棒。”哄孩子一样的宠溺语气。

    有些奇怪的气氛在空气中流转,何龙有些不自在收起钓竿,甩甩头,避开关博文仿佛带着温度的视线,起身,“走吧,晚了,该回去了。”

    关博文看出他的不自在,适时收回视线,掀开毛毯起身,“好,咱们走。”

    第……1个已经有了默契的周末,有人陪的感觉挺不错的。

    “你看看你,总是忙啊忙的,一点都不知道注意身体,生病了吧。”

    何龙迷迷糊糊睁开眼,见关博文坐在自己床边,有些愣,“你怎么来了?不对,你怎么进来的?”

    “我打你电话没人接,又到处找不到你人,有点担心,就找何伯拿了钥匙过来了。”关博文扶他起身,摸摸他的额头,皱眉,转身帮他倒水,“先喝点水润润嗓子,我煮了粥,喝完了再吃药。”

    何龙捧着水杯有点傻。

    “你干嘛把房子买这么偏,上班来回的多麻烦。把粥喝了,然后吃药,我把你换下来的脏衣服丢洗衣机了,应该快好了,我去把衣服晾上。”说着贴心的帮他拉了拉被子,起身出门。

    啪嗒,房门被轻轻关上了。

    何龙看看手中的温水,再看看床头柜上的粥和药,抬手,用力抹了把脸。

    等他喝完粥吃完药,那边衣服也晾完了。

    “休息吧,”关博文拍了拍他的被子,宠溺温柔的语气。

    何龙看着他,脸绷着,问得艰难,“为什么……这么好?”

    “什么?”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关博文看着他,仍是笑模样,只不过眼神很深,“你真不知道?”

    何龙突然觉得有点慌,扭头避开了他的视线,“算了,我不想知道,今天谢谢你。”

    “说什么谢谢。”关博文抬手,轻轻碰了碰他的脸,又小心收了回来,语气听起来仍是平常的调调,“我……们是好朋友嘛,应该的。睡吧,睡一觉病就好了。”

    不知怎么的,何龙突然觉得有点生气,他扯过被子将自己盖住,翻身背对着关博文,“好了,你走吧,我休息了。”

    “没事,我守着你。”

    “不用,你走吧。”

    “小龙?”

    “快走!”

    关博文脸上笑容僵了僵,低头,再抬头,又恢复了笑模样,“好,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轻轻的关门声后,何龙爬起身,瞪眼看着房门,烦躁。

    影帝就是影帝,情绪处理得一丝不漏……好兄弟?

    这场病来得快,去得……十分慢。

    梁舟给何龙放了半个月的假,让他好好养身体。

    何伯过来看了一次,见他能照顾得好自己,便离开了。送走父亲,何龙环顾一圈这个单调冷清的公寓,突然觉得有些空落落的。

    已经习惯了一个人,习惯了没有情绪,生活中都是工作,工作,工作……突然不用工作,自己该干点什么好?

    以前的周末都是怎么过的?

    细细思索起来,脑中居然全是关博文的样子。

    甩甩头,压下那些记忆,开始思索更久的以前。在和关博文关系还不怎么样的时候,自己的周末是怎么过的?

    好像是……加班,加班,回家陪父亲,加班,或者去和客户应酬。

    不过现在,不用加班,父亲刚走,没有客户……好像没事情干了……

    深吸口气,靠近沙发里,闭上眼睛。

    眼前模模糊糊出现了那次和关博文出去钓鱼时的场景,睡着的关博文很安静,他钓着鱼,视线不经意间扫过对方,然后就停了下来。

    明明知道这样看一个男人很奇怪,可他就是一直那样看着,不想挪开。然后关博文说了梦话,他低低的喊了一个名字。

    突然觉得很在意,那天他在梦中,喊的是谁?

    还有某次泡完温泉,不小心在休息室睡着,唇上若有若无的那一丝触感……是真是假?是幻觉还是禁忌?是玩笑还是……真的……

    “小龙?”

    很清晰的声音,心跳突然快了一拍。

    “小龙你怎么睡在沙发上?快起来,回床上睡。”

    熟悉的声音,近在咫尺。

    他睁开眼,面前是关博文放大的脸,对方眼中的担忧关切清晰得无法忽视。

    “你在喊我?”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关博文,手渐渐收紧。

    关博文皱眉看他,“对啊,你怎么了?做恶梦了?”说完伸手想要摸他额头。

    何龙啪一下挥开他的手,起身回房。

    砰——!

    房门被用力关上了,然后轻微的反锁的声音传了过来。

    关博文看看自己被拍红的手,慢慢将手插回了口袋,低头,脸隐在阴影里,看不清表情。

    有些情绪,来得莫名,却死死的将人困住了。

    何龙一直都是沉稳可靠的,他很少生气,他很少大声说话,他总是细致周到的照顾所有人,他话少,但你若是有事找他,他肯定会给你回应。

    关博文一直都是吊儿郎当不靠谱的,他不怎么生气,但他刁难起人来所有人都觉得他有病,他能让别人伺候的时候坚决不自己动手,若他心情不好,你跟他说话,他绝对会给你一个无情的背影。

    现在,这两个人一起不对劲了。何龙居然在开会的时候走了神,工作进度也变慢了不少。关博文更稀奇,他突然放弃养老跑去荣光接了几个没钱拿的公益活动工作,脾气也变好了不少,见谁都是满脸笑容,闲下来的时候,也没再折腾小郭了。

    有问题,很有问题。

    赵知疑惑,张谦八卦,然后梁舟适时的站了出来,给了赵知一堆工作,消了张谦的休假,翘班回家,找到何伯,关上门好好谈了谈。

    又是一个周末,何龙被何伯拉去老家相亲去了。

    关博文推了那天的活动,脸上没了笑容,面无表情的关在家里呆了一整天。

    晚饭时分,何伯和何龙回来了,“偶遇”了“散步”的关博文。

    何伯眯眼看着关博文,满含打量,语气意味不明,“博文,散步呐,这几天忙什么呢?总没看到你人。”

    关博文视线落在何龙身上,又迅速收回,笑着回道,“梁舟手底下有几个公益活动,我没事就帮着看了看,快忙完了。”

    “这样啊。”

    “嗯。”

    相顾无言。

    “听说今天小龙相亲去了……怎么样?”

    何伯侧头看一眼自家没什么表情的儿子,眼神黯了黯,在心中叹气,面上却仍是那副严肃的模样,语气淡淡的,“不怎么样……算了,让他自己跟你说吧。小龙,你送博文回去,我在家里等你。”

    “爸。”何龙皱眉喊了一声。

    何伯摆摆手,径直走了。

    关博文看着何龙,侧身,“一起走走?”

    何龙看看他,站着没动。

    “小龙……”

    “我回家了。”何龙看也不看他,越过他走了。

    一个周末,两个周末,三个周末……第六个周末,关博文上了报纸头条。

    “关影帝深夜密会美人,街头激吻,名草有主……”张谦翻着报纸,咋舌,“关博文也太不注意了,虽然隐退了,可他名声在那,好歹小心一点啊,现在狗仔可比以前恐怖多了,这激吻图一出……啧啧。”

    何龙端咖啡的手顿了顿。

    赵知也疑惑得不行,“不应该啊,关博文一向小心,各种消息都没怎么流出来过,现在隐退了却来这出,晚节不保?难不成这个是真爱?”

    何龙手一抖,咖啡洒了。

    “好了,不说这个,他的私事他自己会处理。”梁舟打断两人的对话,看向何龙,“我有份文件落在家里了,你去帮我取一下。”

    “好。”何龙点头,起身大步出了会议室。

    张谦摸额头,“怎么觉得何龙最近怪怪的……”

    “我还觉得你最近怪怪的呢,和公孙闹别扭了?”赵知好笑的看他一眼,翻文件。

    张谦翻白眼,“是他不讲理,怎么算是我闹,别说了,开会!”

    梁舟看一眼何龙离开的方向,摸出手机,给关博文发了一条信息。

    到了梁舟所住的别墅区后,何龙脚步一拐,直接去了关博文的别墅。

    院门是开的,大门半掩着,客厅里放着音乐,震天响。

    他大踏步进去,心中有一股暗火憋着,想要发泄,可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发泄些什么。

    一个人影突然朝他扑了过来,他没防备,直接被撞到了墙上门边的鞋柜上,腰被咯了一下,疼得闷哼了一声。

    “小龙,你终于来看我了。”关博文抱住他,力气很大,“你这段时间为什么不理我?电话也不接,短信也不回,还故意避开我。吃饭了吗?我做给你吃。”

    “放开!”何龙伸手推他。

    “不放。”关博文更用力的抱紧他,勾唇,仍是平时的笑模样,“小龙,吃饭了吗?周末有什么安排?我们出去玩吧。”

    “你放开!”何龙突然爆发,挣开他,挥拳揍了过去,“你总是这幅样子!逗我很好玩?关博文!我不是你,我玩不起!”

    关博文被揍得直接跌到了地上,抬手摸了摸脸,站起身看着他,没了表情,“玩?逗你?你就是这么看我的?”

    “不然呢?”何龙胸膛起伏两下,明显在压抑着情绪,“关博文,我看不懂你。”因为不确定,因为看不懂,因为对方的情绪总是掩在各种笑容和各种吊儿郎当的话语里,他看不透,他不敢!可今天那个报纸……所以前段时间那些若有若无的微妙情绪,都是玩笑吗?都是影帝闲来无事的小游戏?

    “那我就让你看懂。”关博文摸摸红肿起来的眼角,几步逼近,用力将他扯过来,不顾他的挣扎,低头吻了下去。

    何龙瞪大了眼,然后更加生气,握拳又要揍他。

    “我喜欢你。”关博文握住他的手,退开一点,认真看他,“小龙,我喜欢你,你不懂吗?”

    何龙握拳的手抖了抖。

    “我喜欢你,喜欢你。”关博文垂眼,抱住他,语气低下来,“小龙,若不是喜欢你,我何必这样想尽办法只为了周末能和你多呆一会,我何必搬到这里来,又何必换着法的讨好何伯,小龙,别躲着我好不好?也喜欢我好不好?别避开我,别讨厌我。”

    “你……”

    “我爱你。”

    何龙举起的拳头放了下来,“你喝酒了?”这漫天的酒气。

    关博文不答,开始吻他的脖子。

    何龙推他,“你放开我,你喝醉了。”

    “我没有。”关博文不撒手,突然咬了他耳垂一口。

    何龙身体一僵,然后更用力的推他,“放开。”

    “不。”

    一个要抱要亲,一个不让,两人推搡起来。

    关博文耍起无赖来谁都扛不住,何龙想用力掀开他,可视线扫过他被自己打肿的眼角,心软了软,又不敢真用力。

    “小龙,喜欢我好不好。”醉鬼喃喃着,终于将人推搡到了沙发上,压了上去。

    何龙黑了脸,“你想干什么?”

    “让你懂我。”关博文答着,吻了下去。

    不同于刚才气头上的唇舌相触,这次何龙感觉得很清楚,是关博文的气息,这种唇舌交缠的感觉……并不讨厌,甚至带着点欣喜。

    “小龙,喜欢我好不好?”醉鬼边说边吻着,越吻越深。

    何龙推他的手顿了顿,握紧,索性扶着他的后脑勺,迎了上去,“关博文,你混蛋!”

    “小龙……”

    “报纸是怎么回事?”

    “我喜欢你……”

    “你够了!”何龙扭头躲开他的吻,冷冷看他,“说实话,不然继续揍你。”

    关博文醉眼朦胧的看着他,良久,突然笑了起来,“小龙,你吃醋了。”

    何龙眉头皱得更紧,不说话。

    “都是误会,那是粉丝,我那天状态不好,她突然冲上来亲我,我没挡住……别吃醋了,嗯?”

    “是误会?”

    “误会。”

    何龙用力闭眼又睁开,抬手回抱住他。

    关博文一喜,“小龙你……”

    何龙用力,翻身,将他反压在了身下,有些笨拙的亲了下去,“你果然是个混蛋。”

    关博文愣了愣,闭上眼,勾唇,加深了这个吻,“嗯,我混蛋。”

    何龙后悔了,在和醉酒的关博文胡乱亲了一通之后。沙发上的人醉醺醺的在哼哼,他皱眉扯松领带,觉得有些烦躁。

    自己是真的栽了,而且是栽在了这个十分不靠谱的影帝手里……明明对方的性格不是自己喜欢的款式,为什么?

    若刚刚对方那些话都是真的,那么这家伙其实早在搬过来之前就起了歪心思?所以前段时间的各种……都是演戏?为了忽悠自己?

    果然是影帝,演技真好。

    他冷笑。

    关博文在沙发上蠕动,抱住他的腰,蹭蹭,满足的笑,“小龙,就知道你也喜欢我。”

    他低头,看着他,以一种十分嫌弃的眼神。

    就这还是影帝?还受万人追捧?就这恶劣不靠谱的性格?粉丝全都瞎了眼吗?

    “小龙,我喜欢你。”

    他脸上的冷笑裂了裂,皱眉,恢复了面无表情,突然有点想抽烟。

    好吧,自己也瞎了眼。

    “若……在一起话,能稍微认真一点,好好过日子吗?”他听到自己的声音飘散在空中,以一种自己不熟悉不确定语调。

    似乎是醉了酒的关影帝收紧了手臂,将脸埋在他的腰侧,喃喃低语,“小龙,我会天天做饭给你吃……”

    罢了。

    他叹气,靠到沙发上,抬手,摸上了关博文头发乱翘的脑袋,揉了揉。

    “我信你一次。”

    影帝先生摆了摆头,声音含糊,“……好。”

    某个平常的傍晚。

    小郭将买来的菜塞进冰箱,皱着脸看着哼着歌切菜的关博文,小小声,“关哥,我能问个问题吗?”虽然看了很多次,但关哥做菜的样子……天呐,还是觉得有点颠覆。

    “问。”关博文开始切肉。

    “你到底是怎么追到何经理的……”

    关博文切肉的动作顿了顿,扭头看他,指了指自己的脸。

    小郭表示疑惑。

    “因为我帅。”

    “……关哥,我是很认真的在问。”

    “我也是很认真的在回答。”

    “……”

    大门开启的声音传来,关博文迅速丢下刀,朝外走,“小龙你回来了?饭快好了,你上楼洗个澡换身衣服,马上就好。”

    “要我帮你吗?”

    “不用,我自己来。”

    “有客人?”

    “小郭送菜过来,不是客人。”

    “嗯。”

    “要喊爸过来吃饭吗?”

    “不用,我跟爸打过招呼了。”

    “那你先去洗澡换衣服吧,饭马上就好。”

    “真不要我帮忙?”

    “不用,上楼吧。”

    小郭探头看着站在客厅里交谈的两个高大男人,一个儒雅帅气,一个俊朗沉稳,突然觉得这个场景十分温馨。他回头看看砧板上切得细致的肉,再看看锅里溢出香味的汤,转头,看向自家穿着家居服姿态轻松的老板,笑了。

    算了,无论是懒散没干劲,还是居家好男人,关哥开心就好。

    睡前。

    何龙:“别过来,累。”

    关博文:“我不累。”

    何龙:“你跟小郭说什么了?他今天走前跟我说了些很奇怪的话。”

    关博文:“他说什么了?”

    何龙:“说你看起来精明,其实敏感得很,让我别欺负你。”

    关博文:“他瞎说的,你怎么会欺负我……”

    何龙:“说了让你别过来……我有没有说过我喜欢你?”

    关博文傻了,“什么?”

    何龙:“我喜欢你。”

    关博文:“……”

    何龙:“睡吧。”

    关博文:“……”

    何龙:“晚安。”

    良久。

    关博文:“别,小龙你别睡,你再说一遍,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会喜欢我多久?小龙,你醒醒,别睡。”

    何龙翻身,柔软了眉眼。

    什么时候喜欢的?不知道……大概是在某个平常的周末,那天阳光不错,身边刚好有个人陪着,那个人很帅,却为了陪自己出去故意把自己折腾得土不拉几的,很好笑,然后笑着笑着,就喜欢了吧。

    说起来……那到底是多久前的一个周末……是夏天……还是入秋……不记得了……

    “小龙,你醒醒,你再不醒我亲你了啊,一、二、三……不管,我亲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