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护人[重生]》 第78章 我爱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回国后,梁舟再次忙碌了起来,闲得慌的余疏林被舟清仁接去了舟家老宅,好好吃了几顿好的。

    余疏林将在国外见到闫凯文和闫贝的事情和两位老人讲了,两位老人沉默良久,摆摆手,不愿再提这茬,只说随梁舟的心意就好,他们不管了。

    录取通知书早就已经到了,余疏林和舟和的报道时间很接近,开学前夕,两位舅妈大手一挥,带着两人去了市区最好的商场。

    “你和小和都是男孩子,肯定没女孩子那么细致,要不咱买个洗衣机带过去吧……真是愁死人,怎么大一非要强制住校呢?”小舅妈方书念叨着,目光在家电区流连不去:“也不知道学校有没有热水器,要不咱买一个去装上?空调有没有?还有床,小和习惯了睡大床,这突然换成单人的……”

    “妈……”舟和有气无力的跟在她身后,哀嚎:“学校又不是难民营,洗衣房和澡堂是基本配置好吗?新生住的新校区,有空调的,床也没问题,我能睡得好的,咱们别买了,回家吧。”

    “你这孩子,这才出来多久,别喊,老老实实跟着。”方书回头戳他一下,训道,“学学疏林,你看看你,才这么会就不耐烦了,我看以后哪个女孩子愿意跟你。”

    “妈……”舟和垮下肩膀,很有躺下装死的架势。

    余疏林忙将手中提着的东西换个手拿着,伸手扯住他的胳膊,将人拉过来,凑近低声劝道:“撑住,东西快买完了,淡定。”

    说完看向小舅妈方书,说道:“小舅妈,我和小和才大一,不好太搞特殊,学校这些东西都有的,咱们还是去看看别的吧,家电就不必了。对了,反正出来了一趟,要不再去帮童童买点玩具?她好像挺喜欢风车之类的玩具,上次那个她玩了好久。”童童是舟诗的女儿,才几个月大,胖乎乎的,特别爱笑。

    大舅妈林秋河听到他的话,忙停下翻导购页的动作,回头笑着阻止:“快别买了,童童还小,哪需要那么多玩具,她的玩具房都快堆满了。”

    “对啊对啊,她玩具比我都多,别买了。”舟和忙不迭点头,眼中满是回家的渴望。他是真不想逛街啊,几层楼,好多区,走一圈下来腿都断了。

    方书不满了,继续呵斥儿子:“你都多大的人了,还跟童童比玩具,羞不羞。我跟你说啊,到了大学你要是再像这两个月一样天天惦记着打游戏,看我怎么收拾你。”

    “妈……”

    “喊妈也没用,老实跟着,不然我告诉你爸。”

    舟和果断闭嘴了,如果这状告到了老爸那里,那他的零花钱……这简直是爹不疼娘不爱,说什么都是错,说好的高中毕业就轻松了呢?骗子!

    “不买玩具的话……那再给童童再买点衣服吧,小孩子长得快。”余疏林忙将话题拐回来,手搭住舟和的肩膀,将他往二楼孕婴用品处拖,边退边道:“大舅妈小舅妈你们慢慢逛,我带舟和去帮童童买衣服,一会回来,免得他总吵。”

    舟和闻言先是不满他说自己吵,反应过来之后眼睛刷一下亮了,点头附和道:“对对,你们逛,我和疏林去帮童童买衣服,咱们分开行动!我太吵了,我闭嘴,我去帮童童买衣服。”

    林秋河看一眼手里提着的几件小孩衣物,好笑的点头,无奈道:“行,你们去吧,别买太多,买完给我们打电话。”

    “大嫂,你就惯着他们。”方书嗔怪的说了一句,但见舟和那副样子,到底没忍心戳破两人的小九九,让他们跑了。

    “男孩子哪有喜欢逛街的,走吧,咱们继续逛,不管他们。”林秋河笑眯眯的挽住她的胳膊,朝四楼女装区走去,“小琪那孩子不喜欢穿孕妇装,咱们去帮她挑几条宽松点的裙子吧,男孩子不在刚好,咱们可以慢慢看。”

    方书无奈一笑,点头,“好吧,咱们去看看。”

    休息区,舟和抱着瓶果汁灌了一口,长舒口气:“终于解放了,疏林,还是你比较机智,逛街简直太受罪了。”

    余疏林笑眯眯的敲敲桌子,说道:“虽然是借口,但童童的衣服却必须买,休息完了就去吧。”

    “天呐……”舟和装死。

    “知足吧,起码能偷懒一会。”余疏林戳他。

    休息区里挂着的大电视突然画面一转,放起了娱乐新闻。

    “作为梁舟的收山之作,电影的片花一经放出,便吸引了无数网友的关注,两年的筹备拍摄,这部……”

    舟和蹭一下抬头,仔细看新闻,然后蹭到余疏林身边,八卦问道:“表哥他真的准备息影了?”

    余疏林将视线从电视上收回,点点头:“嗯,公司事情太多,没时间。”而且当演员一点都没有,麻烦。

    “唉,可惜了,表哥那么帅,星途那么辉煌……”舟和感叹着,仰脖一口气将果汁喝完,转头,见一个清洁工拖着个垃圾箱路过,忙招手喊停,将果汁瓶丢了进去。

    “谢谢阿姨,阿姨辛苦。”舟和朝看过来的清洁阿姨露齿一笑,礼貌道谢。

    余疏林也跟着侧头看过去,朝她微笑着点点头。

    戴着口罩的清洁阿姨看清余疏林的脸,瞳孔一缩,猛的低下头去,慌忙说道:“不辛苦不辛苦,我先走了。”

    “诶,阿姨等等。”舟和喊住她,拿起余疏林面前的瓶子,伸手递给她:“还有这个,辛苦阿姨啦。”

    “谢谢。”余疏林也跟着道谢,心中却有些疑惑,这清洁阿姨的声音怎么听着有些耳熟……

    “不、不客气。”清洁阿姨迅速拿过瓶子,避开余疏林的视线,胡乱点点头,低头匆匆走了。

    “这阿姨怎么走这么快?”舟和疑惑。

    余疏林皱眉,最终摇摇头,笑道:“可能是赶着去休息吧。”

    “话说你学校军训是几天?一个月还是二十?”

    “听说是一个月,你呢?”

    “一样一样,唉,真不想训……”

    “不想也得去。”

    ……

    少年聊天的声音渐渐听不见了,周梅捂紧口罩,匆匆走到楼梯间,丢开垃圾箱,坐到台阶上,扯住领口的衣服,眼中满满的慌乱纠结。

    是余疏林,一定是余疏林,那个长相,虽然长开了许多的,可她绝不可能认错,是余疏林没错……

    想起仍在监狱里的余修,想起这些年来的辛苦生活,她终于崩溃的将脸埋入手心,呜呜哭了起来。那孩子穿着不俗,想必过得很不错吧……可她的小博却连双像样的球鞋都没有,是她没用,是她没用……若当初没有算计那孩子就好了……若一切都没发生,若她仍是那个悠闲的小学老师……

    报应,全是报应。

    关博闻瘫在沙发上,十分不满:“我也要永久息影,退出演艺圈!我明明已经赚够养老钱了!”

    “呆着,再坚持半年,拍完最后一部片子,放你走。”梁舟表情冷酷,毫不留情的判了他的生死:“不然就干到合同期满再退。”

    合同期满?那可是三年!关博闻连忙爬起身,调整好坐姿,优雅一笑:“不,半年就够了,说吧,最后一部片子拍的啥?需要带谁?”

    “到时候赵知会通知你,这次拍的是商战片,很轻松。”梁舟将剧本丢给他,继续翻公司的艺人表,“我挑几个好一点的出来,你看着喜好带吧,片子导演是赵导,自己人,好说话得很。”

    关博闻忙翻开剧本看了看,见片子确实不难,松了口气,笑容真实了一些:“我终于可以退休了。”

    张谦无语的看他一眼,埋头翻官网,感叹:“梁舟,你的粉丝都好淡定,你说要隐退,他们居然什么反应都没有,还跑官网来恭喜你终于可以专心养弟弟了,啧啧。”

    “奇葩偶像圈奇葩粉丝。”关博闻微笑。

    梁舟抬头看他一眼:“不错,你对自己的评价很到位。”

    关博闻开始掏手机,“我要告诉小余你在公司乱勾搭艺人。”

    梁舟挑眉,“想干满三年?”

    关博文拿手机的动作一僵,冷哼一声,拿起剧本愤愤走了。

    梁舟无视关门巨响,将艺人表放下,抽过季度报表看了看,满意点头:“先这样吧,荣光这边基本没什么可操心的了,我去清驰。”

    “我说,舟儿啊……”张谦迟疑的看着他,小小声:“你这几天忙乎的事……我怎么觉得……你跟交代后事似的,你不管荣光了?”

    梁舟抱胸看他:“你认为赵知没把荣光管理好?”

    张谦果断摇头。

    “你觉得我会短命?”

    继续摇头,用力摇头。

    “想加班?”

    “……不想。”

    “所以?”

    “没、没什么……我就是觉得你貌似又想当甩手掌柜了……”

    “你猜对了。”梁舟勾唇,打了个响指:“不过你放心,在甩手之前我会给你安排个好职位的,嗯,荣光和清驰的联络员,怎么样?”

    想起那个坑爹的娱乐城计划,张谦开始头皮发麻:“能不要吗……”

    “你说呢?”梁舟反问。

    “可你甩了荣光,不还有清驰吗……”张谦小小声,这怎么都得忙啊……

    梁舟意味深长的看他一眼,转身朝外走:“何龙在分公司干得不错,是时候往总公司提提了。”

    张谦张大嘴,想起老实听话的何龙,再想想梁舟刚刚的那句话,噎了噎,在心中默默为何龙点蜡……有一个不到三十岁就想退休的老板……好可怜……

    八月三十一号,b大报道的最后一天。

    现在的宣传正火热,梁舟出门太容易被群众围观,余疏林便没有要他送,决定自己去报道。对此,梁哥哥觉得很不满。

    “你好好忙宣传,我军训完就回来了,到时候咱们一起过十一,外公外婆不是让我们过去聚聚吗,就十一去吧,怎么样?”余疏林抱住他,在他脸上亲了亲。

    梁舟黑着的脸稍微好看了一点,回抱住他,揉了揉他的头发,“放假那天我去接你,不许拒绝。”

    余疏林笑眯了眼,点头,“好。”

    王志报的也是b大,两人便约了在校门口汇合,一起去办入学手续。

    余疏林提着简单的行李下了出租车,转身朝学校内走去。报道的人很多,学生家长们挤在一起,被前来接引的学长学姐们带着,穿梭来去。

    “疏林,这边!”王志在花坛边挥手大喊,满脸兴奋:“我带你去报道,学校我已经摸熟了,厉害吧!”

    他笑着走过去,夸道:“确实厉害,你报完道了?”

    “没,等你一起呢。”

    “好,那咱们走吧。”

    王志确实很厉害,他不仅提前把校园摸熟了,还迅速认识了一大堆学长学姐,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新生,得益于他的提前准备,两人的报道过程很顺利。

    全部弄完后,刚好是午饭时间。两人去了一家小火锅店,点了鸳鸯锅底和一大堆吃的,边吃边聊。

    “对了,你还不知道吧,刘芬她好像跑电影学院读书去了。她填志愿比我们晚了一天,她妈妈好像也去了,听说为了志愿的事,母女俩吵得很厉害,她妈好像一直想让她读师范来着。”王志压低声音,贼兮兮说着:“徐娜好像也去了电影学院,读的是编剧还是啥,两人怕是到了大学也得掐起来。”

    余疏林眉头微皱,随即又松开:“那也跟我们没什么关系了,反正已经分开了。”

    “也是。”王志点点头,像是想到了什么,又开心起来:“你家不是开娱乐公司的吗,哈哈哈,那刘芬不会最后又撞到你那去了吧,那就好玩了。”

    他好笑摇头:“你可别咒我。”

    “不咒你不咒你,就是觉得挺好玩的。”王志乐不可支,扒了两口饭,突然抬头问道:“对了,你知道李涛读的什么学校吗?高考之后我就没怎么听到他的消息了。”

    他沉默了一下,微笑说道:“他出国了……去的是d国,他爸妈在那,嗯,学的是医科,我也是前几天才知道这事的,他给我发的企鹅消息。”消息的最后,李涛说了句“有缘再见”,只是两人一个在国外一个再国内,这个“有缘”,太难。

    “出国了?我怎么一点动静都没听到?”王志愣了愣,然后忧心的摇头:“完了完了,就他那烂脾气,学医?以后医患纠纷估计少不了了。”

    “他脾气其实不错。”只是不善于表达而已。

    王志撇嘴:“也就对你还不错。”

    他笑笑不说话。

    午饭过后,余疏林与王志分开,去了寝室。

    用钥匙开了门,他扫一眼望过来的三位各具风格的少年,微笑挥手:“你们好,我是余疏林,你们的最后一位室友。”

    大学生活,终于开始了。

    九月十八,军训过半,余疏林拿着李忠帮他开的病假条,向辅导员请好假,然后在同学们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中,提前结束了军训。

    刘阿姨将午饭端上桌,有些愁眉苦脸的:“听说军训很辛苦,也不知道疏林少爷有没有好好吃饭,生日也错过了,唉……”

    何伯看一眼面无表情的梁舟,扯扯刘阿姨,朝她使眼色:“别说了,生日可以等疏林少爷放假后再补过,现在先吃饭吧。”

    刘阿姨醒过神,不再说话了。

    梁舟看着桌子正中间的那盘排骨,心情黑暗。

    十八岁的生日啊……

    余疏林到家时已经是下午两点了,他轻手轻脚的进门,朝瞪大眼望过来的刘阿姨嘘了一声,往楼上跑去。

    “这孩子,怎么突然回来了。”等他上了楼,刘阿姨回神,拍拍胸脯,眼中露出些笑意,忙往厨房走:“哎呀,今晚可得多做点菜,也不知道现在订蛋糕还来不来得及……”

    何伯满脸严肃的从花园走进来,眼中却带着笑意:“逃课可不好,不好……”

    书房没人,房间也没人。余疏林皱眉,奇怪,难道哥哥不在家?可赵哥和张哥都说哥哥没去公司啊……难道有饭局出门了?

    他叹口气,朝自己房间走去。果然不该作死玩什么惊喜的,早知道先打个电话回来了,现在扑了个空,怎么办……

    他漫不经心的拧开门,抬眼却看到梁舟正背对着自己站在房间里,眼睛一亮,推开门猛扑了过去,兴奋喊道:“哥!原来你在家!”

    梁舟反应不及,被他扑了个正着,条件反射的转身抱住他,愣了愣才丢开手中的相册,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疏林?”

    “是我!”余疏林踮脚在他唇上啃了一口,抱紧他,蹭来蹭去:“我请假回来了,给你的惊喜!开不开心!”

    “疏林?”梁舟回过神来,将他拉开一点,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个笑容,抬手摸摸他的头发,又捏捏他的耳朵,不错眼的看着他,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过生日啊。”他理直气壮的说着,满脸狡猾:“我让表姐夫给我开了张病假条,直接翘掉了军训,我聪不聪明?”

    “胡闹。”梁舟好笑的弹弹他的脑门,抱着他在床边坐下,亲他:“翘课可不好,虽然只是军训……不许有下次。”

    “没有下次……”他仰头配合着他的亲吻,眼睛亮亮的:“我可是很珍惜我的大学……唔……生活的……哥,我想你……”

    梁舟温柔了眉眼,吻得越发轻柔细致,“我也是。”

    寿星回来了,家里也热闹了起来。

    丰盛的晚餐过后,余疏林许了愿吹了蜡烛,匆匆吃了点蛋糕,拉着梁舟往楼上跑。

    “怎么了?”梁舟疑惑。

    “看教材。”余疏林眼睛亮亮的,打开房门,兴冲冲的去开电脑:“凌大哥给的!说是给我的十八岁生日礼物。”

    梁舟脸黑了,不用想,凌春给的肯定是那种不和谐的教材。他走过去,把打开的电脑关掉,拉过余疏林看了看,皱眉,“晒黑了。”然后捧住脸,吻了下去,“不过还是很好看,还有,比起看教材,我更愿意亲身实践。”

    余疏林愣了愣,然后挣扎:“不,我……我要在上面……”

    梁舟轻松止住他的挣扎,抱着他挪到床上,压了上去:“你可以试试……”

    余疏林被他吻得气息不稳,推他,“那你先挪开。”

    “不挪。”梁舟勾唇,将手放到了他的衣扣上,“让我看看你其它地方晒黑了没有。”

    “不……不行。”

    “疏林。”他起身,深深看着他,眼中满是温柔深情,“我终于等到你长大了。”

    余疏林觉得有点不妙,往后蹭,“所、所以?”

    他挑眉,再次吻了下去,“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的,所以……好好享受吧。”

    “不,我要在上……唔唔……嗯……”

    第二天,上午十点。

    余疏林气愤捶床,揉腰捂屁股:“你太过分了!”

    梁舟坐在床边,端着碗粥:“喝点粥,来。”

    “不喝!”他扑腾:“你昨天居然做了三次,三次啊!我屁股疼,我不喝!”

    “谁让你一直撩拨我。”梁舟无奈的看着他。

    余疏林萎了:“我只是想在上面……”

    “就那么想在上面?”

    余疏林眼睛刷一下亮了:“你愿意?”

    梁舟点头:“不过骑乘位你会有点吃力。”

    余疏林瞪眼,怒:“不是这个上面!”

    梁舟轻笑出声,将碗放到床头柜上,躺到床上抱住他,亲亲他的脸,低声问道:“昨天不舒服,嗯?”说着还暧昧的揉了揉他的腰。

    “也不是……”他有些心虚,其实他挺舒服的,哥哥做这个很温柔……不然他后来也不会主动撩拨了。

    梁舟摸摸他软乎乎的肚子,微笑:“饿不饿?”

    他看一眼春光满面帅炸天的梁舟,再看一眼床头柜上香喷喷的粥,妥协了:“饿。”

    梁舟起身,端起粥碗:“有点凉了,我去热一热,你等等。”

    “等下。”他爬起身,呲牙咧嘴的揉揉腰,有些不好意思的将脖子上的链子解下来,拿起其中一个戒指,脸有些红,硬邦邦道:“手,伸过来。”

    梁舟愣了,放下碗:“疏林……”

    “愣着干什么!”他粗鲁的拽过他的手,帮他戴上戒指,板着脸道:“是你说等我喜欢上你了,就把这戒指……你是我的了,知道吗,不准变心,不然我休了你。”

    梁舟低头看看手上的戒指,忍不住的嘴角上翘,坐到床边,拿起另一枚戒指,拉过他的手,温柔的帮他戴上,握住他的手,然后凑近抱住他,在他耳边叹气:“好……我是你的,一辈子。”

    余疏林被喷到耳边的气息弄得有些痒,扭扭头,不好意思的回抱住他,抿抿唇,笑了。这个人是他的了,真好,真好。

    “十一的时候去见外公外婆?我们正式见见家长。”

    “好。”

    “等你再大点,我们去国外结婚吧。”

    “好。”

    “喜欢我吗?”

    “哥你今天话好多。”

    “喜欢吗?”

    “……喜欢的,你呢?”

    “我爱你。”

    “嗯,我知道……我也爱你。”

    重活一次,他这次的监护人,很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