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期待了两辈子的高考考场里,余疏林发现自己居然平静得诡异,没有什么感慨,没有冒出什么过往的回忆,心中只有轻松,和一种隐隐圆满的宿命感。

    ——他本就该坐在这里,考完这场关乎未来的考试,然后微笑着走出去,拥抱那个这辈子将要和他相伴一生的人。

    铃声敲响,试卷下发,他将笔拿出来转了转,侧头,透过窗户,望向校门的方向。

    跨过这道坎,人生又会是新的景色,他期待着。

    第一门考的是语文,需要大段大段的书写,他手还没好全,写字不能太快,考虑之后,他将试卷翻到了作文页,决定从后往前写。

    题目不很难,比市二中自己出的模拟试卷要简单一些。他仔细做完,看还有一点时间,便又仔细检查了一遍填空选择诗词默写之类的小题。

    考场里很安静,他环顾一圈,放下笔,忍不住的微笑起来。

    觉得高考的时候很幸福的考生,大概只有自己了吧。

    铃声敲响,交卷,等待收卷,然后出校门。一切都和重生那天的场景十分相像,有认识的同学过来打招呼对答案,他笑笑,将特意记下来的选择题答案报给他们。

    舟清仁拿着两瓶水在校门口等着,见他出来,忙迎上去,紧张道:“怎么样?背疼不疼?手呢?试卷写完了吗?来,喝点水,中午温度升上来了,热。”

    他接过水喝了一口,笑着回道:“试卷写完了,背不疼。我哥呢?舟和还没出来?”

    舟清仁听到答案放了心,笑了,“写完就好,你成绩好,只要写完分数就差不了。小和还没出来,你大舅他们说要来看你们高考,舟舟带着他们去餐馆定位置了,等小和出来咱们就去吃饭。”

    “大舅也来了?”余疏林惊讶。

    “不止。”舟清仁笑得神秘。

    余疏林疑惑,还待追问,舟和就擦着汗跑了出来。

    他插入两人中间,抢过舟清仁手中的水咕噜咕噜喝了半瓶,笑嘻嘻道:“爸!今年的作文题目好蠢,哈哈哈哈,谁起的,我看到题目的时候差点笑出声。疏林你考得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很简单?”

    “是挺简单的。”余疏林点头。

    “傻样!”舟清仁闻言放了心,笑瞪他一眼,带着两人去了定好的餐厅。

    包厢里很热闹,孩子的哭闹声和大人的聊天声混在一起,蕴出一种温馨的味道。

    梁舟起身走过来,关切的摸摸他身上的支架,牵着他朝桌旁走去,边走边问,“疼不疼?吃完饭把支架取下来睡个午觉吧,我在附近酒店订了房间。”

    余疏林摇摇头表示不疼,侧头看一眼坐在主位上的舟老爷子和舟老太太,再看看包厢里的其他舟家人,有些傻,“外公外婆……你们不是去乡下玩了吗?还有表姐表哥他们……”

    “家里两个孩子高考,我和老头子怎么玩得住。”舟老太太笑着摆摆手,起身将果汁推到他面前,说道:“你喜欢的橙汁,考得怎么样?”

    “正常发挥。”他被梁舟按着坐下,端起果汁,乖巧回答,心中暖暖的。

    舟老爷子放下菜单,严肃说道:“别太紧张,考好考差都有学校给你读,别太看重这个,考得差并不代表失败,考得好也不代表未来就会过得好,还得看人,放轻松。”

    都是些老生常谈的话,但余疏林却听得认真,严肃回道:“我明白的,外公。”

    “嗯。”舟老爷子满意点头,重新翻开菜单,看向梁舟,问道:“排骨点了吗?别点红烧的,太腻,点清淡点的,疏林和小和下午还得考试。”

    “我知道的。”梁舟笑着回应,在桌子下悄悄握住余疏林的手,捏了捏。

    余疏林侧头看他,微笑。

    舟诗终于将闹个不停的孩子哄好了,塞给李忠,跑过来拉余疏林,“舟舟,疏林借我一下。”

    梁舟不松手,问道:“干什么?”

    “说说话而已,看你紧张的。”舟诗拍他一下,拉着余疏林跑了。

    两位舅妈见舟诗拉着余疏林过来,纷纷笑着跟他打招呼,起身让了两个位置出来。

    文琪坐在沙发中间,正一脸不耐烦的推舟启,“你走开走开,只是怀孕而已,我又不是残疾了,别跟前跟后的,看着烦。”

    舟启好脾气的笑笑,安抚的拍拍她,“你别急,我就是怕你一会又胃口不好,吃点开胃的,好不好?”

    文琪依然在推他,“你走开,看到你就来气,你走开,我胃口好着呢。”

    余疏林在空位上坐下,疑惑,“文琪姐怀孕了?表哥怎么惹文琪姐了,这么不受待见?”

    “哈哈哈,小琪怀孕两个月了,性子有点燥,没事,她只不待见哥一个人。”舟诗笑得不行,将零食糖果什么的拉过来,推给余疏林,“这里的坚果挺好吃的,你吃点,不过不能吃多,一会要吃饭了。”

    余疏林看一样生产后圆润了不少的舟诗,好笑点头。听过生孩子之后变稳重的,就没见过生孩子之后变幼稚变得特别爱吃的……不过能吃是福,挺好的。

    文琪见到余疏林,眼睛亮了,更用力的推舟启,说道:“你过去,别坐这,疏林你过来,我要和你说悄悄话。”

    舟启无奈叹气,和余疏林对视一眼,起身让开,余疏林笑着挪过去。

    那边舟诗的孩子又哭了起来,两位舅妈起身去哄,舟诗见状,忙挪过来坐到了文琪的另一边,从包里拿出个红包往余疏林手里塞,文琪也跟着拿出个红包塞。

    “表姐,文琪姐,你们这是……”余疏林看着两人塞过来的红包,疑惑。

    “拿着。”文琪拍拍他的手,笑道,“庆祝你出院,还有高考,等考完,你就是大人了,到时候表嫂带你出去涨见识,嗯,各种方面的。”

    “还涨见识呢,舟舟可不会同意。”舟诗好笑的推她一下,扭头看一眼两位舅妈的方向,见她们暂时没有过来的样子,便凑近一点,对余疏林说道,“疏林,别怪我想得多,在知道你和舟舟在一起之后,我就一直在琢磨着你们老了以后该怎么办,两个男人,又都没有父母,孤零零的……”

    “表姐……”余疏林没想到她会突然说起这个,拿着红包,有些无措起来。

    “我不是在怪你们,宽心,别多想。”舟诗安抚的拍拍他,继续说道,“我知道舟舟的性子,让他代孕他肯定不会同意,你还小,等你大了,想代孕一个孩子那当然好,如果你也不想……我和小琪商量过,大家都是一家人,你们不想代孕孩子没关系,还有我和小琪的孩子呢,总不会让你们老了没依靠。”

    余疏林瞪大了眼,“表姐你的意思是……”

    “傻孩子。”文琪拍他一下,摸摸自己还没凸起来的肚子,笑道,“你是我孩子的叔叔,他以后要是不给你和舟舟养老,我揍死他!”

    舟诗闻言附和道,“对对,我家那丫头我也会好好教的,虽然养子防老这种思想有点陈旧落伍,但有总比没有踏实,我和小琪说这些只是想让你们知道,不管你们以后过得如何,但等老了,总还是有人会好好照顾和侍奉你们的,别怕,啊,安心过自己的小日子就行。”

    余疏林被她们关切的看着,眼眶渐渐泛红,低头,揉眼睛,点头应道,“谢谢表姐和表嫂的心意,我和哥一定会好好……”说着声音哽了哽,竟不知道接下去该说些什么。

    他本来只是个半路插进来的家人,如今被人这样贴心细致的对待,他……老了会怎样他自己都没想过,可这些家人,却已经为他和哥哥想到了很久以后……

    “怎么了?”梁舟走过来,伸手摸摸余疏林低着的脑袋,看向无辜状的舟诗和文琪,皱眉,“你们说什么了?”

    舟诗和文琪迅速起身,朝包厢中间的桌子跑去,“是不是开饭了?啊啊啊,好饿,小琪走,我们去吃饭,我听说这家店的老鸭汤很不错。”

    “是吗?那我一定要好好尝尝,我最喜欢喝汤了。”

    梁舟眉头皱得更紧,跑这么快,一看就是心虚……怎么了?

    余疏林调整好情绪起身,迎上梁舟疑惑的视线,红着眼眶笑了,“哥,你有一个很好的表姐,和一个很好的表嫂。”

    梁舟抬手摸摸他的眼角,不满,“她们欺负你了?”

    “没有,哥你想什么呢,表姐和表嫂怎么会欺负我。”余疏林握住他的手,叹气,“她们是在安我的心。”安心过自己的小日子就好……这是他听过的最窝心的话。

    梁舟摸摸他虽然在叹气,却依然翘起的嘴角,明白了点什么,勾唇,“错了。”

    “什么?”余疏林抬头看他。

    “不是我的。”他握住他的手,十指相扣,“是我们的表姐和表嫂。”

    余疏林愣了愣,笑了,用力点头,“对,是我们的。”这些都是,我们的家人。

    热闹的午饭过后,大家各自散去。

    大舅舅要忙公司的事,带着舟启走了。舟诗的宝宝才几个月大,不适合一直在外面呆着,舟诗夫妻俩便在吃完饭后,告辞离开,大舅妈想帮着一起照顾孩子,和他们一起走了。

    小舅妈和文琪则负责带两老回家。

    梁舟留下来结了账,带着舟清仁父子和余疏林去了之前定好的酒店房间。

    进门前,舟清仁喊住梁舟,小声说道,“不准胡来,疏林还小。”

    梁舟无奈,“我知道的,舅舅你别乱想。”

    “你有分寸就好。”舟清仁拍拍他的肩膀,转身带着贼兮兮来回看的舟和进了房。

    午睡前,余疏林拉着梁舟的手,低声问道,“哥,你想要孩子吗?若你想代孕的话,我……”

    “嘘。”梁舟阻了他的话,抬手盖上他的眼睛,说道,“好好睡一觉吧……疏林,我想和你过一辈子,是我和你,嗯?”

    “……嗯。”他闭上眼,安心睡去。

    有了亲情的鼓励加持,接下来的考试简直简单顺利得不像话,不止余疏林,就连一直很紧张的舟和都变得轻松自信起来,等最后一门英语考完,舟和已经成功进入了疯癫模式。

    “嗷嗷嗷,黑暗的高中终于过去了!不要拦着我,我要去大学里谈一场痛快淋漓解放自由的恋爱!”

    舟清仁捡起他丢掉的笔袋,黑着脸一把呼上他的后脑勺,训道:“少得意忘形,还痛快淋漓,去了大学敢不好好学习试试,扣你零花钱!”

    舟和愤愤回视:“的封建家长,打压年轻人积极性,疏林可以谈恋爱,为什么我不可以!我已经十八岁了!我成年了!”

    舟清仁一噎,看一眼梁舟,继续呼他脑袋:“成年了又如何!你敢去祸害小姑娘试试!疏林可以考年级第一,你能吗?你能吗?”

    “打人不打脸!家暴是不对的!你这是成绩歧视!勿以成绩论英雄,有本事来比能力啊,你你你……不准打脸!”

    余疏林笑看着舟和蹦跶,扯梁舟的胳膊,心情颇好的玩笑道:“哥,你居然拐带我这个高中生早恋,太不应该了。”

    “幸亏我拐得早。”梁舟揽住他,也是满目的轻松惬意,“不然你就要被别的早恋高中生拐走了。”

    准备过来道别的李涛闻言脚步顿了顿,看了眼背对着自己的余疏林,默默转身离开。

    考完后,大家去舟家老宅好好聚了次餐。吃完饭准备离开时,舟老爷子悄悄喊住了余疏林,塞了份文件给他。

    “外公,这是……”

    “给你的,别告诉你哥,男孩子还是得有点私房钱的。”舟老爷子语气很随意,好像给出的只是几百块零花钱,而不是清韵集团分公司的股份一样。

    余疏林有些囧,“哥在花钱方面对我一直很大方,我名下还有个荣光,外公你不必……”

    “拿着!”舟老爷子瞪他一眼,说道:“花不出去留着也行,谁也不能保证自己能一辈子富贵,这钱你留着,也算是条后路,明白?要是舟舟以后对你不好了,你来告诉我,我打断他的腿!”

    余疏林摩挲一下文件,选择了接受,“好,哥他要是对我不好,我就掏空他的钱跑掉!一定不让他欺负到我。”

    “你这孩子……”舟老爷子忍不住笑了,笑完眼神又暗淡下来,叹气,看一眼他,说道,“是我舟家对不起你,你……你放心,舟家以后就是你的后盾,不会让你过的不好的。”

    叹着气的老人,好像凭空老了几岁。

    若不是他和哥哥……他心里酸了酸,冲动上前,抱住了老人,认真道:“外公,我和哥哥会很幸福的,我保证。”

    舟老爷子被他抱得愣了愣,渐渐缓和了表情,露出一丝笑意,抬手摸摸他的头发,点头,“好……好,你们过得好,就好。”

    回去的车上,梁舟看一眼余疏林一直拿着的文件,问道,“什么东西?来的时候还没有,谁给的?”

    他回神,将文件塞背包里,笑道:“秘密。”

    梁舟挑眉,“秘密?”

    他点头,笑眯眯的看向窗外,“对,是秘密。”

    梁舟好笑的伸手揉揉他的头发,没有再问。

    时间快速滑到了六月中旬,的拍摄终于不能再拖了,在关博文的再三催促下,梁舟依依不舍的告别了余疏林,搭上了飞往国外的飞机。

    养伤养得什么都不能干的余疏林无聊得几乎吐血,整天整天的窝在客厅里翻着一大堆b市大学的宣传页,纠结的挑学校。他估过分,b市的大学基本上他可以随便挑着上,可也正是因为选择太多,择校就变得无比困难起来。

    他对于这辈子的计划只到了高考这,可考完之后呢?上什么大学?学什么专业?

    没想过,无所谓。

    ……多么消极的人生态度。

    和他同样纠结的,还有舟和。

    “啊啊啊,我要去哪个学校啊,我不知道读什么专业啊啊啊……”舟和烦躁的揪头发,扒拉着一堆学校宣传页,几近癫狂。

    余疏林好笑的看着他,想了想,抽出一张宣传页,说道,“这个吧,百年老校,我记得小舅舅就是这个学校毕业的。”

    “不要!”舟和惊悚摇头,“这学校里到处都是我爸的眼线,我去不是找死?”

    ……好吧。

    他重新挑出一张,继续建议道:“那这个?校风比较活泼。”

    “可这家是出了名的和尚院校……”

    “这个?美女多。”

    “这是艺术类学校,总觉得去这里的男生都娘兮兮的……”

    “你这是歧视。”

    “……我错了。”

    “算了。”他收起各种宣传页,问道:“你先告诉我你想学什么专业吧。”

    舟和傻乎乎摇头,反问,“你呢,你想好学什么专业了吗?”

    他也摇头。

    两人对视一眼,齐齐叹气。

    挑学校好难。

    刘阿姨端着果汁出来,笑着劝道:“填志愿还有好多天呢,不急,来,先喝点东西。对了,游戏你们还玩吗?不玩我就收起来了。”

    “要玩要玩。”舟和的注意力迅速被转移。

    余疏林端过果汁喝了一口,好笑的摇摇头,随口说道:“那游戏你还没玩够啊,对了,你不是爱玩游戏吗?去学学自己做怎么样?”

    舟和端果汁的动作一顿,抬头,眼睛刷一下亮了:“疏林……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对啊,可以学做游戏啊!疏林你太聪明了,我爱你!”

    “不是……真的吧……”余疏林傻了……连忙放下果汁说道,“我就是随口一说,开玩笑的,你别冲动,这么多学校这么多专业呢,咱们再好好挑……”

    “不挑了!”舟和打断他的话,兴奋捶桌,“就学做游戏!哈哈哈哈,疏林我爱你,你帮我找到了人生的方向!”

    “可是……”

    “没有可是!我就要这个,疏林谢谢你!”

    “不……客气……”他扫一眼满桌的宣传页,捂脸。哦天呐……居然真的决定去学做游戏……那什么,小舅舅会不会打死他……

    舟和的志愿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决定下来了,余疏林哭笑不得。在又纠结了几个小时后,他从满桌的宣传页里挑出了一张,在上面打了个勾。

    既然高中读的是哥哥读过的高中,那么大学……也和哥哥读一样的吧,至于专业……没什么特别喜欢的,没什么特别想干的,那么就读那个可能对自己最有用的吧。

    如此这般,这般如此。

    余疏林最后报了b大的工商管理,舟家人对他的选择表示很满意,学这个专业以后可以帮着舟舟管理公司,就算不帮,学好了自己去创业也行啊,不错不错。舟和则一意孤行的报了传媒大学的游戏设计专业,舟家人表示很愤怒。你个玩物丧志的败家子,扣零花钱!全部扣光!但愤怒之后,舟家人还是尊重了他的选择。有了舟清雅的前车之鉴,舟家人对小辈的选择变得宽容了许多。

    ……不过该扣的零花钱还是得扣!

    半个月后,高考成绩出来,余疏林的分数远远高出了一本线一大截,而舟和则是险险的擦边飞过。

    舟老爷子在知道余疏林的分数之后有些遗憾,不住念叨:“就比状元少五分,可惜了,可惜了……”

    余疏林微笑不语。

    等待录取通知书的日子是无聊的,实验二班办了次同学聚会,余疏林准时到场,却没在人群里找到李涛的身影。

    他皱眉,有些疑惑。说起来,好像高考之后就没联系上他了,做什么去了?难道出去玩了?

    同学的招呼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他回神,笑着加入到了同学们的狂欢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