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说歹说之下,梁舟终于愿意回公司上班去了,只不过只每天上午过去,下午仍固执的戳在医院里,盯着李涛和余疏林复习。

    因为不能写字,两人复习的重点便放在了对重要知识点的回顾上,一个问一个答,遇到意见不同的地方,就友好的讨论一番,配合十分默契。

    “第二次模拟考试已经结束了,你要看看试卷吗?这次的物理卷子有点难。”李涛从背包里掏出一套卷子,问道。

    “那把物理给我看看。”余疏林点头。

    李涛翻出物理卷子,举在他面前给他看,说道:“前面的选择填空还好,难的是解析题。”

    余疏林皱着眉看了看题目,突然笑了:“难你还考了满分。”

    “嗯。”李涛将试卷放下,突然抬手去揪余疏林的刘海,仍是没什么表情的样子,语气却微妙的有些温柔下来:“这题你来做也能拿满分……头发长了。”

    “是吗?”余疏林翻着白眼去看自己的刘海,无奈笑道:“躺病床上没法剪,你别看前面刘海这么长,我后脑勺上的头发可短着呢,缝针的时候全给剃掉了,好丑。”

    “你不丑。”李涛摇头,伸手去摸他后脑,嘴角微微翘起:“果然很短,扎手。”

    “诶诶,别摸,伤口刚拆线,痒。”余疏林没想到他会突然做出这么亲昵的动作,愣了愣,笑着躲开了。

    李涛的手顿了顿,收了回来,微微扭头,看向他被绑着的右手,问道:“疼吗?”

    余疏林也跟着看向自己的右手,回道:“刚醒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右手骨折了,都没感觉到疼……至于现在,还好,已经慢慢愈合了,就是长伤口的时候有点痒,还不能挠。”

    “多补补。”李涛看一眼他,突然伸手,抓住了他露在外面的右手,捏了捏,“有知觉吗?”

    余疏林手指条件反射的动了动,笑了,“当然有啊,我又不是残废了,对了,你回去后替我和王志说一声,我很好,让他不要担心。”

    “嗯。”李涛点头,看向他的眼睛,沉默了一会,突然认真说道,“疏林,你别死。”

    李涛很少喊他的名字,更何况是用这么认真的语气,他愣了愣,抬眼看进他总是没什么情绪的黑眸里,笑容温和下来,“当然,我可是要长命百岁的人。”

    “你说的,要长命百岁。”李涛朝他伸出手。

    余疏林抬手回握,摇了摇,勾唇,“当然。”

    一直旁观的梁舟脸黑了黑,起身放下手中的文件,走过去插入两人的交谈,先是将余疏林的刘海摸顺,然后将他收回来的手塞进被子里,温声问道:“复习了有一会了,休息一下吧,渴不渴?”

    “你文件处理完了?”他问。

    “还差一点,咱们一起休息一下,嗯?”

    余疏林点头,看向李涛:“咱们等一会再看卷子吧,你喝什么?我这什么口味的果汁都有。”

    李涛侧头对上梁舟看过来的视线,垂眼,微微侧开了头,回道:“我和你喝一样的就好。”

    “那就两杯橙汁吧。”余疏林看向梁舟。

    梁舟深深看一眼李涛,起身去小桌那倒了两杯果汁端过来,一杯给了李涛,另一杯则插上吸管,放到余疏林嘴边,状似随意的问道:“你来医院帮疏林复习,老师和家长同意了吗?”

    李涛喝一口果汁,十分淡定的回道:“我申请了在家复习,老师批了,父母也同意了。在学校呆着也只是多做几套试卷而已,没什么差别,回家做是一样的。”

    “还可以申请在家复习?”余疏林瞪眼:“高老师会同意?”

    李涛转头看他,目光暖了暖:“我成绩好,老师当然没意见。”

    原来是优等生的特权,余疏林了然点头,叹气:“在高考前一个月进行这么密集的考试,也不知道大家受不受得了。”

    “不用担心。”李涛放下果汁,开始收拾试卷,解释道:“高老师说只考三次,最后一个星期会让大家放松一下的,而且高考前还会放几天假。”

    “那就好。”余疏林放心了,笑问道,“我这算不算在家复习?还有陪读,我这可是高级待遇,只是麻烦你了。”

    李涛被他的笑容感染,脸上也微微露出了一丝笑容,说道:“不麻烦,陪你复习比在学校清净。”

    “那就好。”

    两人又聊了起来,梁舟坐在一边看着他们,目光深沉。

    第二天,李涛再次准时光临。

    一吻结束,梁舟淡定起身,摸摸余疏林的嘴角,转头看向推门进来的李涛,淡定得诡异:“来了?我去给你们切水果。”

    余疏林侧头看一眼站在门口没进来的李涛,脸有些红,心中把随时随地乱亲人的梁舟戳了个一百零八遍,尴尬道:“李涛你来啦,我和我哥,嗯,就是你看到的那样……”反正他和他哥的关系朋友们迟早都要知道的,既然已经被看到了,那就坦白承认好了……不行,还是觉得有点难为情。

    其实他总觉得,以李涛的敏锐程度,他和他哥之间的那点小九九,没准早就已经被人家发现了。

    “我知道。”李涛的视线在两人之间扫了扫,低头,走到病床边坐下,仔细描摹着余疏林的脸,凑上前,弯腰垂头,在他嘴上蜻蜓点水般一吻,起身,抬手摸他头发:“你和你哥在一起了,我知道……还有,我喜欢你,很久了。”

    余疏林傻了。

    梁舟端着水果站在李涛身后,手中的水果刀冷意十足,低沉沉问道:“你刚刚对疏林做了什么,嗯?”

    “我在表白。”李涛完全无视了他的敌意和威胁,将背包放下,往外掏课本:“复习吧,今天咱们重新背一遍单词。”

    梁舟上前一步,“你这……”

    “哥,刀放下,淡定。”余疏林慌忙阻止梁舟危险的动作,转头纠结的盯了李涛良久,迟疑道:“李涛,你什么时候……”

    “不知道,不过喜欢就是喜欢了。”李涛放下课本,丝毫不惧身后拿着刀的梁舟,平静的与余疏林对视,指指梁舟,问道:“你喜欢他吗?和他在一起你开心吗?”

    大概是李涛的姿态太镇定太坦然了,余疏林心中的震惊尴尬渐渐消失,冷静下来,看一眼梁舟,点头:“嗯,喜欢的,很开心。”

    意料之中的答案,所以……没什么好难受的。他垂眼,掩盖住眼中的情绪,手微微收紧,又迅速松开,点头:“我懂了,复习吧。”

    “谢谢你的心意。”余疏林有些不知所措。

    “……复习吧。”李涛不看他,翻开课本,拿起笔:“在喜欢上你的那天,我就做好了失败的心理准备。暗恋成功的几率很低,初恋能长久的几率更低,与其执着,不如退后一步做朋友,还能长久一点。”他说着,也许是在说给余疏林听,也许是在说服自己……其实他早就看明白了这点,所以一直不行动不言语,能成为朋友就好了……有了刚刚的表白和偷来的那个吻,他的初恋……也算是圆满了吧。

    求而不得的东西太多,他早就学会了退一步海阔天空。

    梁舟放下水果刀,将水果盘放到床头柜上,看一眼李涛,退到沙发上,继续看文件去了。

    余疏林看一眼梁舟,再看一眼李涛,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他是真的没想到李涛会……虽然李涛脾气不怎么好,但作为朋友,他还是很好的,可如今……

    “什么都别说。”李涛抬眼,对上他的视线,摇摇头,低声道:“复习吧……还有半个月就要高考了……都会好起来的。”

    余疏林沉默良久,终于微笑点头:“好,开始复习吧。”

    安静异常的复习结束后,李涛收拾完东西,沉默离开,走到门口时却又突然停下,背对着余疏林说道:“我需要时间……明天我不会过来……后天,我后天再来。”

    余疏林看着他的背影,点头,“好。”

    李涛握住背包的手紧了紧,开门,大步离去,没有回头。

    梁舟放下文件坐到余疏林身边,握住他的手,温声问道:“在想什么?”

    “想李涛。”他叹气,抬眼,回握住他的手,突然笑了起来,“如果没有你,我说不定会试着和李涛谈场恋爱,嗯,感觉跟他在一起也会很不错的样子,虽然他脾气不怎么好,可细想一下,他的脾气好像也并没有太不好。”

    梁舟黑了脸,垂头恶狠狠啃他一口,威胁道:“你敢。”

    他笑着躲开,摇头:“不敢不敢,我就想想而已。”

    “想也不许。”梁舟捧住他的脸,凑近,面沉如水:“看来是我最近太宠你了,这心再不收一收,说不定哪天你就被人拐跑了。”

    他闷笑出声,伸出完好的左手去捏他脸,说道:“逗你的,醋坛子。”

    两人正笑闹着,病房门突然被推了开来。

    “啧,你们两个注意一点,这还在医院呢。”凌春满脸嫌弃的走进来,将一份文件丢给梁舟:“案子判了,两人都是无期,梁建二次中风,估计在监狱里住不了多久就得上路了。”

    梁舟起身拿过文件翻了翻,表情淡漠:“他是死是活都跟我没关系了。”

    “看你这样子,别想这事了。”凌春摇摇头,拖了把椅子坐下,感叹:“这梁建也是蠢,有人养老还不好吗?偏偏要作死。现在好了,二次中风,还是个犯人的身份,你不帮他,他就只能吊着命慢慢在监狱里享受残生了。”

    梁舟皱眉不语。

    余疏林安抚的握住他的手。

    见梁舟表情不对,凌春果断转移话题,看向余疏林,笑眯眯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小余啊,你妈那化妆箱里,可锁着好东西呢。”他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丢了过去,“那箱子有三层,其中两层放的都是化妆品和工具,剩下那一层,啧啧,全是首饰,还都不便宜呐,换成钱都够你挥霍好多年了,我帮你重新找了个盒子装好放银行保险柜里了,那是钥匙。”

    “居然放了首饰,我还以为就只是个妈妈不要的旧化妆箱而已。”余疏林这才想起还有化妆箱那茬,随即就囧了。留下来的首饰什么的……给谁戴?

    “我帮你收起来。”梁舟把钥匙收好,说道:“好歹是你妈留下来的东西,放着,没事去看看也好。”

    余疏林点头。

    凌春看着两人的相处,抬手撑住脸,问道:“我说,你们这算是出柜成功了?老爷子老太太他们怎么说?”

    余疏林愣了愣,想起经常过来探望的舟家人和嘱咐哥哥要好好照顾自己的外公外婆,有些不好意思……从舟家人的态度来看,应该算是成功了吧。

    不同于余疏林的不确定,梁舟果断点头,肯定道:“嗯,成功了。”

    凌春吹了声口哨,“果然是有后福啊,家人那关最难过,你们这才多久,居然就搞定了。”

    余疏林看向梁舟,“外公他也……”

    “同意了。”梁舟点头,给了肯定的答案,“你昏迷的时候外公单独找我谈过一次,没事了,两位舅舅也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关系,你好好养伤,伤好了,我们去外公那坐坐。”

    “好。”余疏林心中大石落了地,用力点头。

    “我算算。”凌春掏出手机翻了翻,突然露出个贼笑,看向余疏林:“小余,你今年九月份就满十八岁了吧。”

    “对。”余疏林老实点头,梁舟的脸开始变黑。

    凌春朝他挤挤眼,问道:“需要教材吗?你们现在两情相悦,又过了家长的面……你哥可憋了好多年了,他又没经验,估计技术方面,啧啧。”

    余疏林傻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教材指的是什么,脸渐渐红了。作为一个专心学业的好学生,小电影什么的,还是男男……呃,他还真没看过……

    梁舟直接起身送客,硬邦邦道:“疏林要休息了,你快走。”

    凌春挑眉,不动如山:“大家都是成年人,恼羞成怒可不好。”

    “公司最近账目有些乱,需要……”

    “好好好,别提账目,我走,我走。”凌春撇撇嘴,侧头朝余疏林挤眉弄眼一阵,慢悠悠走了。

    病房内安静下来,梁舟的脸仍然很黑。

    余疏林上下扫一眼梁舟十分有料的身材,眯眼:“哥,说好的以身相许啊,到时候第一次……我来?”

    梁舟的脸彻底黑了。

    养伤的日子眨眼就过去了,高考前几天,余疏林在医生的帮助下,起身,戴上支架,下床走了走。

    他恢复得不错,走动起来也不算太吃力,有支架的帮助,脊椎能一直保持挺直,应付考试应该没什么问题。右臂的夹板也拆掉了,保险起见,他恢复练习的时候稍微放慢了写字速度。

    梁舟再次丢开了公司的事,做了甩手掌柜,天天窝在医院陪余疏林做恢复练习,那贴心细致的劲头,简直二十四孝好男友。

    渐渐接受两人关系的舟家人纷纷表示受不了,曾经沉默不爱表达感情的外孙外甥表弟表哥谈起恋爱来完全像是变了个人,可怕。

    对此,余疏林有些羞,又有些窘,但好在舟家人对他的态度一如从前,甚至比从前更热情贴心,让他心中的尴尬减少了不少。

    唯一例外的,就是舟和。

    端着冰淇淋,舟和纠结的望着正戴着支架满地乱走的余疏林,表情扭曲,“疏林……不是,表嫂……不不不,也不是,表、表……天呐!我到底应该喊你什么!”

    “安静,这里是医院。”梁舟将切好的水果放下,抬手敲舟和脑门一下,走过去扶这余疏林,问道,“累不累?先歇会吧,过会再走,我帮你揉揉肩膀。”

    “没事,我才走了一会。”余疏林摇头,看向舟和,笑道:“当然是喊我疏林,别多想,咱们以前怎么相处,现在继续怎么相处,ok?”

    梁舟眯眼看一眼舟和,冷飕飕,“冰淇淋要化了,吃掉。”说完将余疏林扶到床边坐下,拉过水果盘,温柔问道:“想吃哪个?”

    舟和哆嗦一下,放下冰淇淋,捂住侧脸,“你们这样……我牙疼。”

    梁舟瞪他,“皮痒了?”

    舟和火速摇头,看向余疏林,“你现在是我表嫂……呃,不管了!表哥欺负我,你管不管!”

    “管。”余疏林笑着点头,伸手推梁舟,“别吓唬舟和了,好了,我渴了,要喝水。”

    梁舟无奈的看他一眼,起身倒水去了。

    “居然这么听话……”舟和目瞪口呆,然后对余疏林竖拇指,“你这个表嫂,我认了!”

    余疏林大笑出声。

    高考当天,余疏林反复检查了身份证和准考证,在确保所有东西都带着之后,在梁舟的陪同下去了考场。

    舟和已经提前到了,正神经兮兮的走来走去,见余疏林过来,立刻像看到救星一样扑了过去,嚎叫:“疏林,快来保佑我发挥正常!”

    梁舟一把架开他,黑着脸:“别撞到他。”

    余疏林笑着打了招呼,指指自己身上的支架,说道:“情况所迫,就不接受你热情的拥抱了,平常心考吧,越紧张越容易犯错。”

    舟和抹把脸,深呼吸:“好!听你的,我不紧张!”

    “臭小子,又没谁逼你考状元,自己瞎紧张个什么劲。”舟清仁无奈摇头,将买来的水分给舟和和余疏林,说道:“小余你别被小和影响了,平常心就好。”

    “我知道。”他点点头。

    李涛是一个人来考试的,他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打扮特殊的余疏林,慢悠悠摸过去,跟他打招呼。

    “热吗?”他指指余疏林身上看起来有些厚重的支架。

    余疏林点头,喝口水:“有点。”

    “考场里有空调,还好。”

    “嗯。”

    表白之后,两人之间的相处只尴尬了几天就恢复了从前的状态,李涛很坦然,余疏林也就摆正心态,仍如从前一般对他。

    简单聊过几句后,李涛突然伸手,摸了摸余疏林毛刺刺的脑袋,问道:“头发剪了?”

    余疏林看一眼瞬间黑脸的梁舟,有些好笑的点点头,回道:“嗯,总不能顶着一头狗啃了似的头发来考试。”在表白之后,李涛突然爱上了跟他肢体接触,也不过分,就摸摸脑袋扯扯胳膊什么的,还专挑梁舟在的时候这么干,一看就是故意的。

    这样幼稚的挑衅……挺好玩的。

    “先别喝太多水。”梁舟插进两人之间,打断两人的对话。

    李涛侧头看他一眼,不说话。

    梁舟直接无视他。

    舟和满目疑惑的看着他们的相处,然后震惊的张大了嘴,扯自己老爸,磕磕巴巴道:“是我太敏感了还是怎么样……表哥这是,有情敌了?”以前还不觉得,在明白男男也能出暧昧之后,他现在看谁都……哦,天呐,他是纯洁的好少年!不能这样!

    舟清仁一巴掌呼上他的后脑勺,喝道:“问什么问,现在又不紧张了?给我检查一下东西都带齐了没,傻样。”

    “偏心!”舟和连忙蹦开,垂头检查考试袋去了。

    李涛看一眼舟和父子的互动,扭头,沉默下来。

    考前高老师过来找了一下几天,关心了几句,就去找其他同学了。

    梁舟身份特殊,不能在人多的地方一直站着,便拉着余疏林回了车上,等待考试开始。

    舟和闹得停不下来,舟清仁无奈,在给家人打了报信电话后,揪着他去了阴影处,进行考前教育。

    李涛悄悄退入人群,掏出一直没动静的手机看了看,按下了关机。

    能够任性过活的青春期,快要结束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