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疏林是被疼醒的,脑袋疼后背疼手臂疼腰也疼,总之全身上下就没一块地方是舒坦的。他迷迷糊糊的想翻身,却发现身体动不了,心里一惊,眼睛刷一下就睁开了。

    “醒了?来喝点水。”

    一根吸管凑到了嘴边,他条件反射的吸了一口,温水入喉,脑子稍微清醒了一点,晕倒前最后看到的画面冲入脑海,他手颤了颤,想要起身:“哥……”

    “我在这。”

    熟悉的声音就在耳边,他侧头,见梁舟好生生的坐在床边,心安下来,又想要翻身,关切问道:“你没事?”

    “别动。”梁舟忙按住他的肩膀不让他动,摸摸他的头发,凑过去珍惜的在他额头亲了亲,温声道:“我没事,你伤了腰椎,腰上绑了固定带,不能动。”说完,按了床头的呼叫铃。

    伤了腰椎?余疏林皱眉,心慌了慌,拽住梁舟的手,疑惑出声:“可我其它地方也疼……伤了腰椎是不是,是不是说我以后都只能躺床上了?”才说了这么几句话,他嗓子也开始疼了,闭眼咳了咳,想动一动,却浑身无力。

    梁舟被他这幅脆弱样子刺得心揪了揪,紧紧回握住他的手,深吸口气,弯腰亲吻他的眼睛,声音低低的,有点哑:“没那么严重,医生说没伤到神经,没事的,养养骨头就好了……疏林,对不起。”

    余疏林听到这个答案心里松了松,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手被捏得有点疼,他动了动,挠挠梁舟的手心,扯扯嘴角露出个笑容来:“哥,说什么对不起……这次是我救了你对吧?”消毒水的气味很难闻,难闻得他终于彻底清醒了。印象中的梁舟一直是干净利落的打扮,如今这胡子拉碴满眼血丝的模样,还真是……看着让人难受。

    梁舟抬眼,仔细描摹着他的脸,手指摸上他的嘴角,点头:“对。”

    “那我救了你……”他努力加大脸上的笑容,想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些,声音努力提高,“我救了你,你得以身相许对不对?”

    “对。”梁舟觉得心脏处酸涩得厉害,下意识的握着他的手反复摩挲,俯身,与他额头相抵,“疏林,只要你活着,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无论什么。”

    “那我要美人。”他十分干脆利落的回答,扭扭手腕挣脱开他的手,皱眉,“我喜欢美人,可你现在看起来太糟糕了,既然你要以身相许,那你就是我的人了,快回去收拾干净了再来见我,不然我就不要你了。”

    梁舟的状况细看起来更加糟糕,头发乱糟糟的,衣服也是乱七八糟的,黑眼圈深得可怕,整个人状态恶劣,活像是逃难出来的难民,哪还有一丝丝帅气影帝的样子。

    “你这幅样子,粉丝们看到都要认不出来了。”

    “那就不让他们认出来。”梁舟起身,帮他掖了掖被子,勉强露出个笑容,“我是你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好不好?”

    余疏林微笑点头,“好。”

    两人对视,温情弥漫,一时无言。

    规律的脚步声接近,梁舟回头,见是医生来了,忙起身让开床边的位置,望着余疏林说道:“哪里疼跟医生说,等医生检查完我就回去收拾一下自己,放心。”

    余疏林乖巧点头,“嗯。”

    例行检查之后,一直绷着脸的医生表情好看了许多,对等在一边的梁舟说道:“情况不错,骨折什么的只能慢慢养了,脑袋后面的伤口还是要稍微注意一下的,别压到了。对了,腰椎受伤必须卧床,别起来,先躺一个月吧,半个月后可以稍微翻身活动一下,这两天吃清淡点,补身体什么的别着急,就这样吧,有问题再来找我。”

    梁舟点头,准备送医生出去。

    “等等。”余疏林听完这一长串,急了,忙出声唤住医生,急急问道:“我一个月后要高考,到时候能动吗?”

    “疏林。”梁舟皱眉。

    医生也皱眉:“那有点麻烦,看恢复情况吧,恢复得好的话,戴上支架也是可以去考两天的,你右臂的骨折倒是不怎么影响,一个月后写字肯定没问题,就是需要写慢点,考完后还是尽量静养一下,骨头可是大事,恢复不好老了要受罪的。”

    余疏林瞪眼,“我右臂也骨折了?”他想要低头去看,动不了,想抬手,抬不起,最后可怜兮兮的看向梁舟:“哥,咱好好补补吧,我不想错过高考。”上辈子就错过了,这辈子……这辈子他就是爬也要爬着去!

    梁舟有些头疼,“疏林,身体比较重要,好学校我可以帮你找,你……”

    “我要考。”余疏林倔强的与他对视。

    梁舟皱眉看着他,良久,揉揉额头,妥协了:“好,我让刘阿姨给你好好补补。”这孩子现在已经这样了,他怎么忍心再拒绝他的要求。

    “哥你最好了。”余疏林火速塞糖。

    梁舟失笑,走到床边重新坐下,看了他良久,抬手挂挂他的鼻子,宠溺的低叹,“你啊……疏林,对不起,说好的要好好照顾你,结果这次却是你……”说着说着,他眼中的神采又暗淡下来。这几天他完全不能睡觉,一闭眼就是疏林被车撞飞的画面,太煎熬了。

    为什么被撞的不是自己……若自己当时多注意一点,疏林也不必……

    “哥……”余疏林握住他的手,摇了摇,抿抿唇,认真道,“哥,别自责,能救到你,我很开心,你想保护我,我也想保护你啊。”

    “……嗯。”

    又聊了会,余疏林开始催梁舟回家,“回去,洗个澡收拾干净睡一觉,不然我真不要你了。”

    梁舟垂头亲亲他,还是不舍得走,“我找人来替我,等人来了我就回家休息,你累了就睡,我守着你。”

    “真的?”

    “我保证。”

    余疏林说了这么久的话,确实有些累了,闻言点点头,强撑着精神又嘱咐了几句,姿势别扭的睡了——伤了腰又伤了头,真是怎么躺都难受。

    从医院出来后,梁舟先回家洗了个澡收拾了一下自己,然后沉着脸去了疗养院。

    赵知在门口等着他,见他下车,将一叠文件递过去:“肇事的人抓到了,是个逃犯,已经送局子里去了,主使是梁建,证据很充分,他跑不了了。”

    他接过文件翻了翻,拍拍赵知的肩膀,大步朝里走去。

    梁建对他们的到来毫不知情,他此刻正沉浸在夺回荣光的美梦里,心情不错的翻着报纸。其实他本来是不准备下杀手的,可谁让梁舟太绝情了呢?居然把他仅剩的儿子弄走了……再说了,他手上的人手可只够他行动这最后一次的了,不狠心不行啊,他得斩草除根不是?

    他翻开社会版,想要找到关于车祸的新闻,可找来找去,没找到。难道是娱乐版?他疑惑的想。也对,梁舟毕竟是个影帝……他迅速将报纸翻过几页,上下查了查娱乐版,还是没有。

    不对啊,那人明明送来消息说计划成功了啊,他皱眉丢下报纸,按下床头的呼叫铃——这份报纸没有,其它报纸上肯定有,他就不信找不到!

    推门声传来,他看过去,烦躁吼道:“怎么这么慢,快给我找几分其他报纸——”

    话音陡停,他看着站在门口的梁舟,瞪大了眼,“你,你不是已经……”

    “以为我已经死了?”梁舟站在门口,冷冷看着他:“没有车祸,你安排的人已经进了局子,昨天那消息是我让他发的,你偷藏在外面的人手也已经被我一锅端了。梁建,梦该醒了。”

    “梁、梁舟……你,你为什么没死!”梁建满目震惊和愤恨,抓着被子的手收紧,“你为什么没死!不!你怎么可能逃得过我的安排!你骗我!”

    “梁建。”梁舟阴沉着脸走近,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把他拉过来,压低声音冷冷说道:“我念着你是我爸的弟弟,疏林的小叔,对你可谓是一忍再忍,可我没想到,你居然这么狼心狗肺!连梁子修的死都换不来你的安分!若不是你动手动到疏林的身上,我可能还会让你舒舒服服的在这养老,可现在……”他把人丢到床上,整理一下衣袖,把一份文件丢到他身上,“去监狱里过你剩下的日子吧!”

    梁建在疗养院里确实过得舒服,在一番精心调养之后,连中风后遗症都好了许多,说话变得十分利索,再不见之前的断断续续。此时他双目赤红,呼吸急促,哑声道:“不,我什么都没做,我是你长辈,你不能这么做!什么监狱,我没做,我为什么要去!”

    “没做?长辈?”梁舟勾唇,“你做没做警察比你更清楚!至于长辈,梁建你忘了吗,我跟你可是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放心,你进监狱之后,我会找人好好照顾你的。”

    梁建瞪大眼,脸慢慢涨红。

    “对了。”他点点丢到梁建面前的文件,淡淡道:“你那些偷藏起来的财产我已经做主全部捐了,还有你那个貌似不怎么省心听话的私生子,我也会派人去国外好好关照的,你好好呆着吧,警察一会就该来了。”说完,他伸手按下床头的呼叫铃,靠近梁建,低声说道,“梁建,你又输了,你的命,我收下了。”

    梁舟头也不回的走了,房门关闭,梁建抓着胸口的衣服,呼吸急促,脸色紫红,目光愤恨:“梁舟……你给我滚回来!滚回来……”

    赵知等在外面,见梁舟出来,皱眉道:“你快回去休息吧,剩下的事情我和何龙解决就好。”

    “不用。”他摆摆手,掏出手机打电话:“我去趟警局。”

    赵知看着他大步离去的背影,摇头叹了口气。

    到了警局后,梁舟让何龙去跟局长“喝茶聊天”,自己则径直去了审讯那个肇事逃犯的房间。许是被提前交代过,审讯室里的警察见到他进来,什么也没说,利落的收拾东西出去了,还体贴的关了门。

    那逃犯被高强度审讯了一天一夜,早已精神萎靡,面色灰暗,连审讯室里换了个人都不知道。

    “还活着?”梁舟走到他身边,拽住他的头发,猛的向上一提,沉沉道:“渣滓,梁建的钱拿得爽吗,嗯?”

    那逃犯被头皮上传来的疼痛刺激清醒,瞪大眼看着梁舟,剧烈挣扎起来:“你是谁?暴力审讯是违法的,我要告你!”

    梁舟眯眼,一拳打到他脸上,伸脚一踹,把他踹倒在地上,用力踩上他的脸:“连动手目标都认不出来,看来你功课做得不够细啊,还有,别用你那副脏眼看我,恶心!”

    那逃犯被踩得痛呼一声,这才发现自己的手铐已经被解开了,翻身就想将梁舟的腿掀开,凶恶的咆哮道:“狗娘养的,敢欺负你大爷我,我打死你!”

    梁舟不给他翻身的机会,对着他的后背又是狠狠一脚,目光平静,出手狠辣:“你父亲前年得肺癌死了,母亲有糖尿病,没钱治,现在正在家里等死,老婆跑了,孩子两岁,你不想着怎么养孩子孝顺父母,却跑出来害别人性命,说你是渣滓都是抬举你!”

    那逃犯被踹到背上的骨头,疼得冷汗都出来了,转头目光愤恨的看着他,大吼:“你们这群有钱人,哪里知道穷人的苦楚!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我呸!之前怎么没撞死你!”

    “撞死”两个字大大刺激了梁舟的神经,他下手更狠,冷笑,“拿着坑蒙拐骗的钱在外面养情人的痛苦,嗯?”他踩上他的胸口,弯腰看着他的眼睛,“你伤了我弟弟,我很不开心,你说我该怎么对付你?”

    逃犯被他眼中的冷意吓得抖了抖,发热的头脑终于冷静下来,慌忙说道:“我我我,我错了,我知道你,你是荣光的老板,我只是拿钱办事而已,您大人大量……你手下要我做的事我都做了,要我说的东西我也说了,饶了我吧,我保证再不做坏事了!”

    “呵。”梁舟冷笑,起身,将踩在他身上的脚拿开,“不再做坏事?”

    “是是,肯定不做了。”逃犯猛点头,这人能在警局这么打自己,后台肯定很硬,他还是识时务比较好。

    梁舟摸上一边的椅子,面无表情的提过来,看向逃犯的眼睛,勾唇:“这些话,你去监狱里跟你的狱友说去吧。”说完举起椅子,朝着他的背部狠狠砸去。

    闷响声和惨嚎声过后,梁舟丢掉椅子,出了审讯室。

    外面等着的警员目带惊恐的看着他,有一个胆子稍微大点的站出来,小声道:“梁先生,您这教训得会不会太过了……”

    “没事,死不了。”梁舟侧头看他一眼,继续朝前走:“跟我弟弟身上的伤比起来,他现在受的这些,可轻多了。”

    警员们目送他走远,偷偷抹冷汗。

    那什么,弟控好可怕……

    车祸的消息虽然已经让张谦尽量往下压了,可还是有些零碎信息漏了出来。

    陆陆续续开始有路人将偷拍的事故现场照片传到了网上,大部分照片都是混乱模糊的,可其中有几张,居然把梁舟的脸清楚拍了下来。

    梁舟的粉丝们震惊了。

    ——卧槽,这照片上的人居然真的是我家那个几乎消失在群众视野中的偶像!这糟糕的形象是怎么回事?这可怕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卧槽,你为什么跪在地上?你眼眶怎么红了?你不是转到幕后当老板去了吗?说啊,你为什么这么狼狈!

    有人扒,就有人爆料。

    ——话说那天是美好的五一小长假的第一天,影帝和朋友们到我工作的餐馆聚餐……然后他们吃完了,影帝带着弟弟和朋友们道完别,去开车,然后一辆车疯了一样的朝两人撞去,关键时刻,影帝的弟弟推开了影帝,自己却悲惨的倒下了。

    ——弟弟都被撞得飞起来了好吗,太可怕!

    ——梁影帝简直要疯!虽然消息封锁了,可这事绝对是真的!你看呐看呐,这么多照片传出来,荣光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梁影帝绝对是忙着照顾弟弟去了!

    粉丝们再度震惊了!

    车祸!

    弟弟救了影帝!

    感动天朝好弟弟!

    震惊完,他们怒了——不造我家偶像是个弟控吗!谁胆子这么肥,敢动我家偶像的弟弟?不对,谁胆子那么肥,敢动我家偶像!

    弟弟一定要平安啊嘤嘤嘤。

    车祸的细节随着网友们的深扒,也渐渐浮出了水面。大家这下都明白了,这车祸合着不是意外,是有人故意行凶!

    到底是谁这么丧心病狂?

    第二天,梁建被抓的消息传了出来,然后众粉丝呵呵了。

    又特么是你这个老不死的,坑荣光坑梁舟坑得自个儿子都死了,你怎么还折腾呢?什么,二次中风了?活该啊!谁让你尽干缺德事!

    梁建这下进了监狱,彻底不能蹦跶了,群众们表示大快人心。

    臭虫终于滚蛋了,咱家偶像终于可以清清静静的养弟弟了。

    ——那什么,高考加油啊,弟弟。

    在睡多醒少的几天后,余疏林的身体状况终于渐渐稳定下来。养伤的生活十分痛苦,每天除了吃就是睡,不能翻身不能仰头,无聊至极。

    “好无聊,我宁愿去学校做卷子。”吞掉梁舟喂过来的水果,他含糊说道。

    “以前不是嫌每天做卷子累得很吗?”梁舟帮他擦擦嘴,温声说着,拿过床头柜上的保温桶,往外舀汤:“不腻了吧,再喝点汤。”

    他目露惊恐,慌忙阻止:“不不不,我腻,腻死了,一天八顿的喝汤,别人生病都是变瘦,就我胖了。”

    “胖点好。”梁舟不为所动,舀了勺汤送到他嘴边,继续哄劝:“喝了吧,你不是想早点养好骨头,起床活动吗?”

    想想腰上的固定带,想想越来越近的高考,他咬咬牙,张嘴把汤喝了,分辨了一下味道,说道:“今天的汤是小舅妈煮的,加了红枣,有点甜。”

    “舌头不错。”梁舟眼中带上丝笑意:“多喝点,红枣补血。”

    伤的是骨头,补什么血啊……他腹诽着,然后乖乖张嘴把梁舟喂过来的一小碗汤全喝了。

    “哥,你天天呆在医院,清驰不会已经破产了吧。”他砸吧砸吧嘴,吃掉喂到嘴边的水果,故意说道。

    “有赵知他们看着呢,没事。”梁舟开始收拾碗和水果皮,完全不接他的暗示。

    余疏林眼珠子转了转,继续暗示:“哥,荣光是我的私房钱,你可不能让它破产啊。”

    “我养得起你。”梁舟掀开他腿上的被子,开始帮他揉腿:“背还疼吗?腿酸不酸?”

    这是完全不准备回去工作啊……他叹气,索性直白道:“哥,我恢复得很好,有刘阿姨他们照顾我,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张哥手上的项目,还有清驰与闫家的合作都需要你去拿主意,你就去公司看看吧,嗯?”为这事,张谦和闫凯文都快把他的病房门敲破了,而且……他仔细打量着梁舟的神情,心下叹气,车祸之后,哥哥一直寸步不离的守在病房,精神太紧绷了。

    梁舟皱眉:“是不是张谦他们来吵你了?下次不让他们进来了。”

    “哥。”余疏林拉长音喊了一声,无奈看着他:“哥,回去休息两天,然后去公司处理公事,嗯?”

    梁舟黑着脸不说话。

    “那这样,你上午休息,下午去公司,晚上来陪我,怎么样?李涛说他可以每天下午抽时间过来陪我复习,你上班,我复习,好不好?”他妥协。

    梁舟脸更黑了:“那个李涛,每天都要来?”

    他点点头:“他基础很牢固,替我复习正好。”

    想起那个总是来看望疏林的沉默少年,梁舟眯眼,皱眉。

    李涛……是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