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甜蜜蜜的去度假了,得到消息的舟老爷子气得不轻。

    舟清禾不解,劝解道:“爸,您别生气,舟舟出去度假了也好,免得那个闫维总上门骚扰他,清净。”

    “我不是说这个!”舟老爷子气得直拍床头柜,张张嘴,又没脸直说自己是在担心梁舟在国外会把余疏林怎么样了,一口气憋在胸口,噎得他怎么都冷静不下来。

    “不是这个,那是什……爸,您不会是在担心舟舟会把疏林怎么样吧?”舟清禾瞪大眼,摇头道:“爸,您想太多了,疏林是舟舟的弟弟,他不会那么禽兽的,他虽然喜欢男人,可也不是逮个男人就喜欢啊。还有,性向又不会传染,疏林和他呆在一起没事的。”

    “谁说没事!什么想太多!现在就是出事了!他就是喜——”舟老爷子话说到一半,又急忙刹车,面皮抽搐两下,烦躁得直摆手:“你走你走,我暂时不想跟你说话。”

    “……爸你怎么了?”

    “没怎么,快走,不然我揍你了。”

    “……”感觉今天老爷子的脾气格外暴躁……

    舟清禾满头雾水,微带委屈的走了。

    病房里安静下来。

    “老头子,舟舟他真的……”舟老太太睁开眼,皱眉拉拉老伴的手,担忧问道。

    面对相伴了几十年的妻子,舟老爷子的脾气瞬间没了,沉着脸点头,说道:“这事总归是舟舟不对,咱不能害了疏林。”

    舟老太太眼中的期待暗淡下来,良久,长叹口气:“怎么就喜欢男人呢,还是疏林那孩子……清雅就留了这么个独苗苗给我们,是咱们没教好,是我们的错啊……如果舟舟真害了疏林,我要怎么向地底下的梁驰交代,他……”

    “别乱想。”舟老爷子握紧她的手,说道:“这明明就是舟舟自己走了歪路!他歪了也就歪了,咱年纪大了,管不了小辈这许多事……可疏林是梁驰唯一的儿子,咱不能害人家孩子!”

    舟老太太点头,说道:“那疏林他怎么说……”

    “他说他是自愿的。”舟老爷子黑了脸,摆摆手说道:“他还小,平时又乖,能懂什么,肯定是舟舟骗了他,那个畜生!”

    “什么畜生不畜生的,他是畜生,那清雅是什么?我们又是什么?”舟老太太拍他一下,沉思良久,叹气,摆摆手,侧过身躺着,闭上眼:“管不了了,管不了了……随他们去吧,疏林是个明白孩子,他那么说,也许……看他们能走多久吧。”

    “可是这不合规矩,他们可是兄弟!不对,两个男人,混一起,像什么样子。”舟老爷子皱眉,不满意老伴这么快就妥协。

    “那你说怎么办?”舟老太太突然激动起来,坐起身,眼中带了泪,哽咽道:“你当我愿意这样吗?当年你就是这么把清雅逼出国的!她要是不出国,又怎么会遇到闫维那个丧良心的王八蛋!舟舟这次就是被你逼得出了国躲清静去了!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这次他只是出去度假,那下一次呢?万一下次他出去以后再也不回来了怎么办?我没几年好活了,折腾不动了,我不想在失去女儿之后,再失去这唯一的外孙!现在闫维又找上了门……我能怎么办,你说啊!这事我怎么管……怎么管……他们都在一起了,怎么管……我只能随他去啊,舟舟喜欢……我有什么办法。”

    她捂住脸,哭得不能自抑。为什么偏偏是舟舟呢?那孩子那么好那么懂事,为什么就是他呢?若是小启和小和,她还能强硬一下,可舟舟那孩子从小就没了妈,大学还没毕业,爸爸又没了,如今又摊上了闫维那么个混账亲爹……现在舟舟好不容易喜欢上个人,她怎么忍心再去阻止?她怎么忍心让这唯一的外孙过得不开心?

    明明中午大家还和和乐乐的一起准备吃团圆饭,怎么就,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舟老爷子听着她的哭声,侧头望向窗外夜色,握着拐杖的手紧了紧,良久,长叹口气。

    都是孽啊。

    余疏林天还没亮就醒了,梁舟睡得很沉,他怕吵到他,便偷偷摸出手机,跑到阳台上,靠着躺椅,玩手机。

    刚登上企鹅,舟和的消息就滴滴滴的响了起来。他捂住手机的出声口,回头看一眼梁舟,见他仍睡着,忙转回头将手机调了静音,点开舟和的消息。

    粥糊了:兄弟,别说我没帮你,我刚刚去医院看奶奶,乖乖,还没进门就听到爷爷在吼,然后奶奶就噼里啪啦骂了爷爷一顿……然后奶奶就哭了!哭了啊!

    粥糊了:我听见奶奶在说什么随他去,好像是在说表哥的事,貌似奶奶要妥协了……不准说是我告的密啊!

    粥糊了:诶,表哥他真的喜欢男人吗?简直酷炫前卫啊,我跟你说,上次我买了个画面很精致、主角很帅气的游戏,兴冲冲跑回家安装了玩,结果……balabala……麻痹那卖游戏的太坑了,居然卖这种游戏给我!不要脸!

    粥糊了:不过那游戏表哥倒是可以玩玩……话说你们到底去哪度假了啊,记得给我带礼物!

    粥糊了:最后,表哥喜欢的男人是谁啊,难不成是凌春哥?别说你不知道,来,偷偷告诉我,我保证不告诉别人!

    随他去?哭了?余疏林皱眉,将舟和那条消息反复看了又看,心中既期待又担忧,有些焦躁起来。难道外婆真的已经开始妥协了?太快了吧,会不会是舟和听错了……还有哭了……外婆刚进医院,如今又情绪不稳哭了,会不会影响身体?什么积郁成疾之类的……

    “在想什么?”梁舟走出来,坐到躺椅扶手上,揽住他的肩膀,凑过去问道。

    “吵醒你了?”余疏林回神,想了想,将手机递了过去:“舟和给我发了几条企鹅消息,你看看。”

    “小和?”梁舟疑惑,接过手机翻了翻,沉思了一会,突然露出个笑容来,垂头在他额头亲了亲,说道:“成功了一半了,以我对外婆的了解,她多半是妥协了。”

    “真的妥协了?”余疏林侧头看他,仍是不信:“会不会是舟和听错了?这跟我想象中的……还有外婆哭了……都是我们的错。”

    “别多想,所有的事情我都会处理,别担心。”梁舟揉揉他的头发,拉他起身:“好了,先去洗漱吧,也许度假完咱们就可以回舟家了。”

    “真的?这么快?”

    “如果外婆真的已经妥协了的话。”

    余疏林听他说得这么笃定,心理稍微踏实了一些,却还是忍不住嘟囔:“听到外婆哭的消息你居然这么开心,不孝子。”

    梁舟步子一顿,随即继续拉着他往前走,眼神暗淡下来,点头:“我确实不孝。”

    “哥……”余疏林声音小了点,面带歉疚——哥哥表面再怎么淡定平静,心中总归还是不好受的吧,是他说错话了。

    梁舟回头,看向他,抬手揉揉他的头发,温声说道:“以后和我一起好好补偿外婆,嗯?”

    “好。”余疏林握紧他的手。

    美丽的风景赐予了游客们美丽的心情,余疏林抱着新买的冲浪板,抛开各种纠结情绪,豪气冲天:“哥,你说,冲浪怎么冲!”

    梁舟看看戴着救生圈在浅海区扑腾的孩子们,皱眉看向他:“疏林,你……会游泳吗?”

    咔擦——

    余疏林被一道天雷劈傻了。

    他抱紧冲浪板,僵硬的扭头看向梁舟,摇头:“我……不会……”

    不会游泳还敢去冲浪?嫌命长?

    梁舟黑脸,牵着他朝回走。

    “哥,干、干嘛?咱们都到了,难道不冲了吗?”余疏林扭头看一眼身后漂亮的大海,干巴巴问着,满心不情愿。不会游泳什么的,小失误而已,他们这次度假来这就是为了冲浪,如果不能冲……不!

    梁舟不理会他的小挣扎和小反抗,拉着他坚定不移的往回走,说道:“买救生圈,什么时候你学会游泳并游熟练了,咱们什么时候去冲浪。”

    余疏林张大嘴,然后抹脸,握拳,不就是学游泳吗,他可以!

    这世上有一个东西,叫“我以为我可以”。

    在努力了一天,灌了一肚子海水都只学会基本的狗刨后,余疏林悲愤了!凭什么梁舟自由泳蝶泳蛙泳全都会,他就只会狗刨!

    梁舟好笑的拉住他,劝道:“算了,咱们不冲浪了,这里还有其他好玩的东西,我陪你逛逛,嗯?”

    “你在嘲笑我?”余疏林瞪眼。

    “没有。”梁舟迅速摇头,十分正直可靠的模样,浑身上下满满都是体贴情人的稳重气息,仿佛之前脸上的笑意都是幻觉。

    余疏林呲牙:“骗鬼呢,不学了,走,咱们回酒店!”

    梁舟摸摸他晒黑了一层的脸,点头:“好,回去后我给你擦点晒后修复,免得变红脱皮。”余疏林皮肤偏白,又很少晒太阳,这么暴晒了一天,不仔细点,很容易晒伤。

    余疏林抬手摸摸自己的脸,眼中闪过一丝算计,开心点头:“好啊,你一定要仔细的帮我涂。”

    回到酒店,他洗了个战斗澡,然后大喇喇的只穿这着个小裤裤就出来了。

    “疏林你……”梁舟被他露出来的一大片肉色晃了晃眼,无奈开口。

    他往床上一趴,扭头朝梁舟招手,笑得纯良:“这样比较方便涂晒后修复,来吧,不要客气。”

    梁舟坐到床边,目光扫过他线条漂亮的背脊,诱人的腰线,挺翘的臀部和修长笔直的腿,觉得有点热,哑声道:“疏林,别闹。”

    “是你说要涂的,快快。”余疏林才不管他怎样,不停催促着。

    记仇的家伙。

    梁舟好笑的摇摇头,深呼吸强压下心思,开始专心帮他涂晒后修复。

    余疏林肩膀上的皮肤已经有些发红了,有些地方甚至还有点脱皮,他皱眉,旖旎心思顿消,涂得更加仔细起来。

    “嗯……”酸疼的肩膀被按揉到,余疏林舒服的呻吟出声,动了动肩膀:“哥,我全身都好酸,帮我揉揉。”

    梁舟手一顿,觉得呼吸有些不稳。

    他抬手,揉腰。

    “啊……”

    皱眉,捏腿,

    “唔……”

    脸黑,掐脖子。

    “啊……咳咳,轻点轻点,脖子后面好痛。”余疏林挣扎。

    梁舟动作顿了顿,随即更用力的按了下去,沉声道:“别动,你平时总低头写字,今天又仰头游了一天,脖子那里的肌肉早僵硬得不像样子了,我帮你揉开,会有点疼,忍着点。”

    “不不不,我不要,咱们继续涂……嗷!好疼!哥你松开,松开!”

    ……

    然后这样那样,那样这样……余疏林“嗯嗯啊啊”“唔唔嗷嗷”一番,美妙的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事毕,余疏林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心中名为报复的小恶魔又开始蠢蠢欲动,翻个身,指指自己胸口:“哥,晒后修复,前面。”

    梁舟站在床边抱胸看他,挑眉:“你确定?”

    余疏林有点心虚,舔舔唇,大无畏的继续作死了:“确定,来!”

    “好,这可是你说的。”梁舟脱掉上衣,扑了上去:“擦之前,我先帮你把全身僵硬的肌肉揉一遍。”

    余疏林大惊,翻身想逃,无奈手软脚软,没逃过,终被扑倒,哀嚎:“救命——放开我……雅蠛蝶……”

    “嗯?”梁舟眯眼,更用力的按住他,勾唇:“会的倒不少,不乖的孩子要惩罚,别动。”

    “嗷——”

    被禽兽了一遍,余疏林软绵绵的将自己甩进浴缸里,好好泡了个澡。

    梁舟靠在床上看电视,见他脸颊红扑扑的出来,眼中带着笑意:“舒服吗?”

    “舒服!”这种全身轻松的感觉,太棒了!他享受的伸个懒腰,蹦上床,抱住梁舟的脖子,吧唧一口:“哥你好厉害!”

    “嗯。”梁舟将他拢进怀里,心中十分受用,垂头亲了亲他:“我给外婆打了个电话。”

    余疏林愣了。

    “偷偷打的,外公不知道。”梁舟补充,笑道:“外婆不打算干涉我们的事,但外公那里却需要我们自己去磨。”

    “真的?”他惊喜抬头,随即又为难的皱眉:“怎么磨?外公好固执的样子,还有外婆的身体怎么样了?”

    “听声音,外婆的精神貌似还不错,我过会再打个电话给小舅舅问问,至于外公那……只能耗时间了。”梁舟揉揉他的头发,觉得手感不错,又揉了揉:“我们什么都不必做,等外公主动来联系我们,时间问题。”

    “不主动联系?”

    “不主动联系。”梁舟放松的靠在床头,解释道:“外公的性格太古板固执,我们越主动往前凑,就越容易引起他的抗拒,这事,需要他自己想通,当然,咱们可以讨好一下外婆,让外婆帮我们说点好话。”

    余疏林懂了他的意思,只觉得心中大石落下了一大半,兴奋道:“那咱们明天就去帮外婆买礼物,讨好她!”

    “嗯。”梁舟点头。

    b市,舟家。

    舟和贼兮兮的收回手机,小小声:“奶奶,您真同意表哥的事了啊……”

    老太太摆摆手,叹气:“随他吧。”

    “咳,那个……”舟和表情更贼了几分,偷偷凑近:“表哥喜欢的人到底是谁啊?爸妈他们都说不知道,爷爷一提这个就生气……我偷偷用排除法这样那样了一遍,所以表哥他其实……”

    老太太眉头跳了跳,忧伤不下去了,死死瞪着他。

    他被瞪得有点紧张,吞吞口水,继续说道:“表哥他喜欢的人……不会是我吧……你看,凌春哥不可能,张谦他们表哥好像也没多关注,表哥又没啥绯闻对象,这算来算去……”

    “……”老太太不瞪他了,改用拐杖敲他:“你个小间谍,我让你瞎猜!让你瞎猜!你给我老老实实读书去,高考若是考差了,我让你爷爷揍你!”

    “啊,疼!奶奶饶命!”舟和忙蹦跳着躲开,脸上却露出个得逞的笑:“现在连我也排除了,所以表哥他喜欢的人真的是疏——嗷嗷,疼啊奶奶,别打,别打。”

    “兔崽子,以后你哥打电话过来别让我接了,一窝不孝子,走走走!别扰了我的清净!”老太太朝他嫌弃的摆摆手,然后气沉丹田,朝书房吼:“老伴,小和这小子又不听话了,你快来!”

    “奶奶别!我走我走,你别喊爷爷来揍我……奶奶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其他人的。这是秘密,秘密,您好好休息,我、我先回家了。”他说完,探头看一眼外面,见老爷子还没出来,松一口气,颠颠跑了。

    这可是大新闻啊,表哥喜欢的人居然是疏林……话说这事疏林知不知道?要不要用这个秘密好好敲诈一下表哥?诶嘿嘿,感觉以后的生活会很热闹的样子。

    舟和走后,正堂里便只剩下了舟老太太一人,她坐着发呆了好久,然后起身回房,翻出相册找出舟清雅的照片,摩挲良久,叹气。

    “清雅啊,若你还在……你会同意舟舟这事吗?我这样做,到底对不对……”

    照片里的少女开心笑着,不知世事的模样。

    “其实走了也好……”她坐到床上,抬手抹了抹发红的眼眶,“走了也就不用操心这许多事了……清雅,妈该怎么办……”

    舟老爷子推门的动作顿了顿,手紧了紧,重新关上了门。

    到x岛的第五天,两人迎来了一位不请自来的朋友。

    闫凯文穿着沙滩裤戴着□□镜,笑眯眯的和两人在沙滩上“偶遇”了。

    找了间咖啡馆坐下,梁舟皱眉看他:“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

    “用了点小手段从你们朋友那问出来的。”闫凯文耸耸肩:“合作伙伴都要抛弃我了,我追来问问原因总不为过吧。还有,我不是跟大伯一伙的,你别赶我走,我来是为了生意。”

    看来是赵知说的。

    梁舟皱着的眉头松开,说道:“你想太多,闫维的脾气比我想象中的烂,继续合作他会更闹腾,还是终止了比较清静。”

    “诶诶,别啊。”闫凯文苦了脸:“咱不能公私不分啊,跟你谈合作的是我,我不闹腾,咱们有事好商量。”

    “你们都姓闫。”梁舟想起闫维那天毫无风度可言的一番闹腾,脸黑了:“闫维严重影响了我家人的生活,我不想再跟他有什么牵扯。”

    “放心,暂时是牵扯不上了。”闫凯文叹口气:“贝贝在家里闹腾呢,他前天赶回去了,暂时烦不到你。嗯,贝贝,就是闫贝,你……妹妹。”

    梁舟没接话。

    “好吧,咱们不说这些,谈合作。”闫凯文表情再次垮下来,拖着长音说道:“进军国内市场是我第一次独立主持的项目,你不会忍心看我失败的,对吗?”

    “忍心。”梁舟毫不留情的开口。

    闫凯文傻了,然后纠结了,“我知道大伯做的事十分不受人待见,但一码归一码,清驰已经往这项目里投了不少钱了,就为了大伯让这些钱打水漂,你觉得划算吗?”

    “不划算。”梁舟将果汁往余疏林那推了推,十分淡定,“但若是能坑到闫维,十分划算。”

    无言以对。

    闫凯文将目光投向余疏林,满满的哀求,“疏林,你哥太固执了,你劝劝他。”

    “不要。”余疏林干脆利落的摇头,微笑,“我听哥的,哥的决定绝对没错。”

    “……”

    兄弟同心是他最讨厌的词,没有之一!

    沉默十分钟。

    闫凯文:“梁舟,若这次合作终止,那你用来牵制大伯的手段就没了一个,你再好好考虑一下。”

    梁舟端咖啡的动作顿了顿,抬眼看他,“如果下次闫维还这么闹的话。”

    “什么?”闫凯文有点没明白他的意思。

    “就合同终止,还有,我要求更改合同方案,想继续合作的话,投资加倍。”投资加倍,也就是风险也加倍,以闫维的尿性,就算只是为了钱,也该收敛一些了。

    闫凯文将他说的话想了想,眼睛亮了,然后脸又黑了。

    ——!说话为何要如此大喘气!同意继续合作就直接说,干嘛前面加个如果,他心脏不好的好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