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辈子困扰折磨余疏林多年的监护权问题,就这么简单利落的解决了,余下的一些零碎事情凌春一个人就可以搞定,为了避开情绪有些失控的余修,何龙将余疏林带到了外面的一间餐馆,边吃边聊。

    几年的监狱生活对余疏林还是有些影响的,他吃饭很快,但吃相却不难看,只不过动作看起来过于规矩了一些。

    何龙打量半响,对此有些疑惑,余疏林察觉到他的视线,夹菜的动作顿了顿,低头将口中的饭菜咽下去后,开口道:“今天谢谢你了。”

    “不客气。”何龙收回视线,提起了另一件事:“你舅舅用掉的那些事故赔偿款,你准备怎么办?”

    “不怎么办,让他按规定还回来。”余疏林不愿多谈余修,答完之后便迅速吃完了碗里最后一口饭,放下筷子后用餐巾纸擦擦嘴,表示自己吃饱了。

    何龙看看他干净的碗,也连忙加快了自己的吃饭速度,说道:“你等等,吃完我送你回去。”

    两人都不是话多的性格,气氛一时沉默尴尬起来,将人送到后,何龙看着垂着头乖乖巧巧的余疏林,皱皱眉,将事先准备好的东西拿出来,递过去,说道,“有什么问题给我打电话,这个给你。”

    余疏林接过袋子,问道,“这是什么?”

    “手机。”

    “……谢谢。”

    何龙扫一眼他单薄的肩膀,声音不自觉温和下来,“那我先走了,你整理好东西之后给我打电话,我接你去酒店。”

    余疏林乖巧点头。

    送走何龙后,他迅速关上门,三两步走进客厅倒在沙发里,从袋子里拿出新手机摸了摸,脑子乱了一会,突然觉得有些迷茫——他摆脱了余修,却选择了一个完全陌生的梁舟,也不知道这个选择对不对。

    想想上辈子那悲惨的一生,他又自嘲的笑笑,翻身将自己埋进了抱枕里,叹气,罢了,再怎么不对,也不会比上辈子更糟糕了。而且这年月手机虽然基本普及,却很少有大人会给小孩子配置,那何龙说送就送,想必他现在的监护人条件还不错……应该不会像余修那样算计自己的那点东西吧。

    一直压在心上的大石突然消失,他紧绷的精神骤然一松,不由有些昏昏欲睡起来。

    这辈子,他应该可以安心学习,然后考个自己喜欢的大学了……好像忘了点什么东西……算了,不管了,想不起来就不想了。

    事实证明,有些东西不是你想忘就能忘的。在接到班主任的电话时,余疏林终于深刻的意识到自己是重生回了十五岁。

    十五岁,刚刚中考结束的十五岁。

    他重生回来的时间太坑爹,居然是在最后一门考试的考场上,当时他只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傻乎乎的坐在位置上什么都没干,等他意识到周围的一切都是真的时,考试已经到了最后的十分钟。

    想起那白惨惨的空白考卷,他欲哭无泪的捂住了脸,挣扎了又挣扎,在不断的心理暗示之后,坚强的爬了起来,决定去学校对答案。

    是的,没错,就是对答案!

    中考结束第二天,贴着全部考卷答案的报纸就会印发,班主任本着负责任的态度,会召集同学回校集体对答案,做个细致的估分,与学生商量择校的问题。

    上辈子他恍恍惚惚的错过了这茬,而这辈子……这辈子他可就逃不过了。

    ……天知道他都多少年没摸过课本试卷了。

    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考试成绩,余疏林在十五岁之前是个绝对的好学生,但在十五岁之后……呵呵。

    班主任胡俊捏着他估出来的各科分数条,手有些抖,眉间的褶皱更是足够夹死苍蝇。

    “那个,疏林啊……”

    他挺直脊背,面上平静,心里则有些忐忑的抬头,乖巧应了一声:“胡老师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受得住。”

    胡俊看看他瘦了一圈的脸,想想他家里的情况,这责备的话是怎么也说不出口了,最后只得叹息一声,无奈开口:“疏林啊,你这英语和理综怎么……这、这分数……”

    “对不起。”他低头,乖乖认错。因为压根不记得考试题目,他这分数是照着上辈子考出来的成绩估的,鉴于最后一门他交了白卷,所以他的估分,比他上辈子考出来的分数……还要低。

    比上辈子那学渣成绩还要烂的分数,可想而知会有多惨不忍睹,也难怪班主任一副“这分数不科学,我要窒息了”的模样。

    见他如此乖巧,胡俊越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摇摇头,将分数条放下,斟酌良久,迟疑道:“疏林,你这分数想上个好的高中有些困难,你底子不错,这次只是发挥得不好,要不……要不咱们再读一年?你要是愿意,这复读的一年,我还带你。”

    “谢谢胡老师的好意,只是复读……我可能不需要了。”余疏林心中微暖,脸上不自觉露出个微笑,衬着他清秀的模样,越发显得可亲,“我现在的监护人是b市人,过段时间我就要离开这启程去b市了,到时候是复读还是直接升高中,还得听听他的意见。老师您放心,我不会荒废自己学业的。”

    胡俊闻言表情温和了一些,点点头,说道:“这样啊,不过你舅舅现在在b市生活吗?我怎么没听说过。”

    余疏林脸上笑意淡了几分,心中各种念头快速转过,最后选择露出一副伤心的模样,低头说道:“不是舅舅,我现在的监护人是我哥哥。”

    “哥哥?怎么回事?”胡俊皱眉,问道:“你不是独子吗?是出了什么变故?”他自认对余疏林这个学生还是有一定了解的,余修他见过几次,人貌似还不错,怎么现在监护人却变成了其他人。

    “舅舅他……用我妈妈的事故赔偿款买了车……”他抬头看一眼胡俊,低头,手指神经质一样握着手中估分用的报纸,关节用力的发白,“别人都说他接近我是为了钱,我不知道……可他确实用了我妈的事故赔偿款,那是妈妈用命换来的钱,我很生气,可他是我舅舅,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什么!”一辈子教书育人,三观正直的胡老师被这消息炸得有些回不过神,愣了愣,然后略微焦急的看向他,急急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你确定?”

    “嗯。”他垂眼,遮住眼中闪过的算计,声音仍是低低的,“本来我也不信的,可律师手上的帐确实对不上,我舅舅又拿不出那笔钱……”

    “这、这……真是畜生不如!”胡俊重重拍了下桌子,气得脸都红了,心中着实为自己学生这坎坷的命运心疼不已,“我还以为他是个好的,却没想到……真是没了礼义廉耻,狼心狗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