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维迅速转头看他,被他眼中的恶意逼退了一步,脸上的嚣张自信裂了裂,变成了不可置信:“你、你说什么?”

    “我喜欢男人。”梁舟十分体贴的重复了一遍,抬起手表看一眼时间,说道:“警察差不多快来了,闫先生,您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喜欢男人?”闫维怔怔反问,突然暴怒起来,毫无形象的呵斥道:“胡说!你怎么可能喜欢男人!”喜欢男人的不都是些娘里娘气的男人吗,梁舟这么……这么强势,怎么会……若梁舟喜欢男人,那他闫维不就真的如那恶毒女人所说的,断子绝孙了吗?

    梁舟冷冷看他一眼,收回视线,留他一个人震惊暴怒,转身,看向舟家人。

    舟家这边也被梁舟的话震傻了。

    “舟舟啊,你说你喜……什么?”舟清仁最先回过神,艰难问道。

    余疏林看看梁舟,又看看舟家人,挠挠脸,缩到角落,努力减小存在感……见鬼,哥哥怎么就这么出柜了,他完全没准备啊……

    “喜欢男人。”梁舟回答,表情温和下来,语气认真:“在闫维闯进来前,我正想向外婆坦白这件事,我喜欢男人,两三年前发现的。”

    吧嗒,舟和手中的扫帚落了地,指着梁舟,手指抖啊抖,傻了,“表、表哥,你你你……你太前卫了……你知道我班上有多少女孩子喜欢你吗?哦这……表哥你……”

    舟清仁仍在艰难消化消息中,听舟和这么说,条件反射一巴掌糊上他的后脑勺,斥道:“胡说八道,给我安静点,站后面去!”

    舟和委屈的瘪瘪嘴,缩后面去了。

    梁舟看向瞪着自己不说话的舟青禾,在心中叹气,说道,“大舅舅,我说的都是真的,不是为了刺闫维的气话,我确实喜欢男人。”

    “你……”舟青禾开口,又闭上,整个人都纠结了。

    众人这边气氛正微妙着,那边文琪突然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焦急道:“快快,老太太晕过去了!”

    警察和救护车一起来了,场面很是混乱。

    闫维早没了刚来时的嚣张,在震惊茫然中被警察带走了。

    院子里诡异的安静下来,舟家人面面相觑,然后不约而同的散开,想要维持表面的和谐。

    舟青禾兄弟俩商讨之后,决定让舟清禾去警局解决闫维的事情,舟清仁则随救护车一起陪老太太去医院,剩下的人留在家里,陪着女眷。

    一直沉默的看着他们闹的老爷子在老太太晕过去后终于失了淡定,他没挤上救护车,便让梁舟开车送他去医院。

    好好一顿团圆饭,就这么被搅和黄了。

    车上,余疏林坐在后座,看看舟老爷子,又看看梁舟,老老实实的窝着不说话。

    “外公,我确实喜欢男人,之前的话不是什么找来气闫维的借口。”梁舟打着方向盘,目视前方,哪壶不开提哪壶,十分淡定的开口了。

    舟老爷子手抖了抖,面皮抽搐,明显在压抑怒气,沉声道:“你要是想把我也气进医院,大可以继续说。”

    “外公你身体很硬朗,不会的。”梁舟丝毫不惧,在十字路口转弯,继续丢炸弹:“我喜欢的人是疏林,等他到了法定结婚年龄,我会带他去国外结婚。”

    哦天哪……余疏林默默捂脸。哥哥真是坑人不浅,他还没做好坦白的准备啊……就不能等他成年后再说吗?现在就说……太作死了。

    “你,你……”舟老爷子的怒气终于炸了,手紧了紧,抬手一巴掌打梁舟身上,嫌不够,又拍了几下,边拍边怒道:“你这个不肖子!梁驰当年那么帮我舟家,还辛辛苦苦把你养大,交给你那么大个家业!你、你居然……你喜欢男人就算了,还害他儿子!疏林那么小,我、我打死你个不肖子!我打死你个不肖子!我当年就该把你掐死扔掉!免得让你长大了祸害别人!”

    梁舟任他打,牢牢把着方向盘,提醒道:“外公,你再打下去,咱们三个就该车祸进医院了,还有,安全带系紧。”

    “外公你别气,都是我们不对,您别气了。”余疏林忙跟着安抚。

    舟老爷子拍下去的手顿了顿,扭头,恨恨收回手,深呼吸调整了一下情绪,转头看向后座的余疏林,尽量温和说道:“疏林,你哥哥是个禽兽,咱不跟他过了,你搬来老宅,我养你!放心,你爸留下的东西全是你的,一分都不让你哥碰!”

    “我确实禽兽,我承认。”梁舟侧头看一眼两人,继续作死,“但我和疏林是两情相悦的,外公,现在提倡恋爱自由。”

    “自由个屁!”做了一辈子文化人的舟老爷子终于忍不住爆了粗口,怒气值爆表,“自由不代表你可以去祸害人家小孩子!疏林才多大!啊?说!你是怎么哄骗他的!你还是不是人!这么小的孩子,世界观人生观婚姻观都还在成形期,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那个,外公,哥哥没哄骗我,我自愿的……”见老爷子误会,余疏林忙为梁舟辩解道:“哥哥对我很好,性向是天生的,当时哥哥也很困扰,还避开了我,是我自己去找哥哥,然后同意和哥哥在一起的,外公,其实我们……”

    “难道你也是天生的?”

    “这……”余疏林看一眼梁舟,纠结了,“我不知道……”

    “你果然是被骗了,疏林别怕,他不会对你怎……”舟老爷子说到一半,突然反应过来什么,看向余疏林,急急问道,“疏林,他有没有,有没有……碰你?”

    “碰我?”

    “就是对你做些奇怪的事情,比如脱你衣服……”

    “外公!”梁舟黑脸了,“我还不至于禽兽成那样。”

    余疏林反应过来,忙摆摆手说道,“没有没有,哥没有对我怎么样,我们有分寸的,平时最多亲……”

    “亲?”舟老爷子声音高了个八度,转头继续打梁舟,更怒了,“混小子!你让我怎么跟地底下的梁驰交代!你让我怎么跟你外婆说!你还有没有良心!”

    余疏林果断闭嘴,他发现了,他每次说话,舟老爷子的怒气就会升一层,他还是别说话为妙。

    “我会自己去交代。”梁舟回头安抚的看一眼余疏林,回道。

    “你别交代了。”舟老爷子终于打够了,收回手,脸色漆黑:“我今天没空收拾你,等你外婆出院了……你给我等着。”

    梁舟不说话,加快了开车的速度。

    医院快到了。

    “过会你别进医院,省得你外婆看见你,气得血压更高。”舟老爷子用眼神抽了梁舟一顿,气不过,又加了一句:“忘恩负义的坏玩意!”

    梁舟依然淡定,将车开进医院,找停车位:“您十多年没这么骂我了,真怀念。”

    “你!”舟老爷子被他这态度气得怒气重燃,等他将车停稳后,又开始拍他:“你爸白养你了,忘恩负义!白眼狼!我舟家没你这样的外孙!”

    “我只是喜欢疏林而已。”他侧头,对上舟老爷子的视线,眼神认真,表情严肃:“我会好好照顾他的,我和他的感情里并没有什么哄骗欺瞒存在,外公,我想和他过一辈子,就像你跟外婆那样。”

    舟老爷子被他目光中的认真和隐隐的恳求惊得心中一跳,拍打的动作停下。

    这个外孙在家人面前一直都是沉默乖巧稳重的,一直都是,他真的好久好久,没有见他这幅模样了……这是清雅留下的孩子啊,唯一的孩子……良久,他收回目光,看一眼后座的余疏林,握紧拳,开车门出去了。

    “梁舟,没我的允许,你再不许跨进舟家一步!”

    老爷子走了,脊背挺直,没有回头。

    “哥……”余疏林担忧出声。

    “没事的。”梁舟收回注视着舟老爷子背影的视线,低声说道:“等他们想通了,就能回舟家了。”

    余疏林垂头,情绪低落下来。出柜最难过的,便是亲人这一关,他和哥哥又是这样一种情况,该怎么办……

    到家后,梁舟接到了舟清仁打来的报平安电话,舟老太太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一时气急攻心有点血压升高而已,在医院养两天就可以了。

    “小舅舅,这几天要多辛苦你了,外婆外公最近可能不太想见我,我暂时没法去医院。”梁舟听到结果担忧稍减,紧绷的心弦松了松。

    舟清仁透过门上的玻璃窗看了看病房内正在说话的两老,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往外走了几步,犹豫开口:“舟舟,你真的……喜欢男人?”

    “真的。”梁舟给了肯定的答案。

    舟清仁皱眉,焦躁和担忧交杂,情绪一时有些混乱:“你……你怎么就,怎么就喜……”

    “抱歉。”梁舟垂眼。

    “……算了。”舟清仁揉揉额头,叹气:“我会好好照顾爸妈的,你自己……你自己也好好的吧。”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怎么样?”余疏林见他收起手机,凑上前问道。

    “外婆身体没什么问题,只是外公仍然很生气,不愿意让我见外婆。”梁舟转身,将他拢进怀里,低叹一声:“暂时不能去舟家了……对不起,没有征求你的意见就坦白了。”

    余疏林回抱住他,将脑袋在他肩窝蹭了蹭,声音闷闷的,“没什么,迟早要说的……哥,外公他们会同意吗?”

    “会的,迟早。”

    “嗯。”

    沉默良久。

    “不开心?”梁舟摸他脑袋,侧头亲亲他的脸,温声问道。

    他摇头,长叹一声:“担心而已。”

    “别担心,我会解决的。”梁舟抱紧他,享受着这片刻的温存。

    外面万家灯火合家团圆,警局里气压低沉吵声翻天。

    “我好好一个儿子,就这么被你们养歪了,你舟家怎么陪我!”闫维拍桌子,毫无形象的大吼,眼神阴沉。

    舟清禾也拍桌子,吼回去:“这时候怎么不说他身上流着你的血了?舟舟哪里都好,就这点歪了,我看就是你那点坏血做的孽!”

    “哈,你终于承认他是我闫家的血脉了?”闫维冷笑。

    “承认又怎样。”舟清禾笑得比他更冷,语气嘲讽之极:“他照样一辈子都姓梁,你闫维照样要断子绝孙!报应!”

    “你!”闫维起身,怒指他。

    舟清禾也起身,仰头看他,输了身高不输气势:“我怎么?你想打架?”

    可怜的值班小民警捂住耳朵,大吼一声:“家庭纠纷回家解决!什么入室抢劫,我要告你们报假警了啊,吵吵吵,吵完给我回去!我还想回家吃顿团圆饭呢!”

    两人对视,火光噼里啪啦的燃烧,最后闫维冷哼一声,率先出了警局。

    小民警放下手,看向舟清禾。

    舟清禾眉头跳了跳,也走了。

    回到酒店,闫维越想越不是滋味,脸一黑,换下睡衣,喊来保镖,又出了门。

    另一边,舟清禾赶到医院,却又立刻被舟老爷子赶了出来。

    “爸这是干什么?为什么要我去把疏林接过来?”

    舟清仁看下自家大哥,也有些疑惑,想了想,犹豫回道:“难道是怕小余跟着舟舟学坏?”

    “喜欢男人这事也能学?”舟清禾大惊。

    “……总之,听爸的总没错。”舟清仁拍拍自家大哥,叹气。

    小区门口,刚刚分开不到两个小时的闫维和舟清禾又碰上了。

    “你来这干什么!”舟清禾开门下车,用力拍闫维的车窗:“还有完没完了,舟舟不想见你,快滚!”

    “我找我儿子,关你什么事?”闫维再一次被保安挡下,心情正不爽,见舟清禾又冒了出来,心中只觉得晦气,冷冷回道。

    舟清禾见到闫维,怒气上头,把老爷子交代的事情忘了个一干二净,讽刺道:“舟舟让你见吗?怎么,一直呆在这不走,是想给这小区当看门狗?”

    “粗俗!”闫维厌恶皱眉。

    “对待禽兽,还管什么高雅不高雅。”舟清禾针锋相对。自从遇到闫维,他吵架的功力可是一天比一天厉害,可喜可贺。

    “你!不可理喻!”

    “总比坏透心肠要好。”

    两位企业的老总,再次毫无形象的对掐起来。

    守门的保安头疼的看着他们,走进保安亭,给梁舟家里打电话。大过年的,这两人堵在小区入口吵架,影响多不好。

    梁舟听完保安的话,皱眉,挂断电话,转身上楼,径直去了余疏林房间。

    “哥你怎么了?”余疏林刚洗完澡,正坐在床上擦头发,见他进来很是疑惑。经过上次胡闹事件之后,哥哥可是很久没在他洗澡的时间进他房间了。

    “收拾东西,咱们出国度假。”

    “……啊?”余疏林愣了:“可现在不是过年吗?”

    梁舟开始帮他收拾东西,解释道:“大舅舅和闫维正在小区门口吵架,保安打电话过来了。”

    “那你还……咱们不该去劝架吗?”余疏林更不明白了,“闫维出入喜欢带保镖,吵起来大舅舅被打了怎么办?”

    “不能去。”梁舟将收拾出来的一背包东西拿在手里,又去衣柜找出一套衣服递给他:“换上。闫维是来找我的,保安说他是一个人来的,没带保镖,至于大舅舅……以我对外公的了解,大舅舅应该是来带你去舟家的。”

    余疏林隐约有些明白了,老老实实的开始换衣服:“难道是为了隔开咱们?”

    梁舟点头,突然勾唇,露出个笑容来:“疏林,咱们私奔吧。”

    然后他们就真的私奔了,虽然私奔时间只有一个新年假期。

    余疏林翻着背包里的身份证、钱包和护照,双眼亮亮的:“哥,咱们去哪里?”

    “去暖和一点的地方吧,x岛怎么样?咱们去冲浪。”梁舟难得冲动一把,心情很好,建议道。

    “好。”余疏林开心点头。

    小区门口,保安挂掉电话,黑着脸走出保安亭,插到仍在争吵的两人中间,高声道:“两位请回吧,你们要找的业主出国旅游去了,在新年过完前是不会回来的。”

    “怎么会?他下午还跟我见过面。”闫维不信。

    保安抱胸:“业主家里的保姆说的,人刚走,从北门离开的。”

    舟清禾黑脸,他们这边是南门。想起老爷子的交代,他揉揉额头,问道:“那保姆有说业主是和谁去度假了吗?是一个人去的吗?”

    “不是一个人,说是和弟弟一起。”保安不耐烦的挥挥手,往保安亭走:“好了,你们请回吧,新年快乐,再见。”说完进了保安亭,用力关上保安亭的门,隔着玻璃窗不耐烦的看着他们。

    ……跑得真快,还把小余一起带走了……舟清禾叹气,转身,见闫维还戳在原地,双目一瞪:“舟舟都被你逼得去度假了,你还想怎样,快走!”

    闫维深冷哼一声,回车上,用力带上车门。

    舟清禾也回了车上,然后用比他更大的力气带上车门,利落倒车,走了。

    抛开所有现实困扰私奔度假是美好的,但晕机是痛苦的。

    余疏林被梁舟半抱在怀里,晕晕乎乎的下了飞机,上了车,最后到了酒店。

    新年期间出国旅游的人不少,也不知道梁舟是怎么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定到酒店的,总之,两人幸运的没有露宿街头。

    迷迷糊糊喝了水吃了点东西,余疏林倒头就睡了。

    这一睡,就直接睡到了太阳落山。

    房间里很暗,只开了一盏小灯,他爬起来,揉揉睡得有些胀痛的脑袋,哑声开口:“哥?”

    “醒了?”梁舟挂掉电话,从阳台上走进来,坐到床上,伸手摸他额头:“饿不饿?头还晕吗?”

    他摇摇头,直接扑过去,赖在他身上:“不用穿一堆衣服,好轻松。”一秒从冬天变春夏,这感觉,爽!

    ……如果不晕机就更好了。

    梁舟笑着回拥住他,抱他起来,推他去浴室:“先去洗漱,洗完去吃饭,这酒店晚上有晚会,要去逛逛吗?”

    “不去。”余疏林眯眼笑,抬手调戏的摸一把梁舟的下巴:“哥哥长得太惹眼了,才不给别人看。”

    “又开始胡闹了。”梁舟面上无奈,心中却爱极了他这样懒懒的依赖自己的模样,眼中笑意深了几分,“快去洗漱吧。”

    余疏林抱住他,在他脸上亲了亲:“反正你就喜欢看我胡闹。”他不要脸的说着,仍粘着梁舟不放手。

    梁舟无奈,只得拖着他去浴室。

    磨磨唧唧的洗漱完,两人出去吃饭。

    酒店里确实有晚会,一大群金发碧眼的年轻人正在酒店里的小酒吧里笑闹着,两人路过时还被热情的美女搭了讪。

    “很有魅力,嗯?”余疏林啃着水果,含含糊糊调笑道。

    “你也不差。”梁舟搭住他的肩膀,脸上一直带着笑。

    “被小萝莉要糖吃也算有魅力?”余疏林不忿了,为什么找梁舟的都是胸大腰细的火辣美人,找自己的就是身高不到自己一半的圆滚滚小萝莉?这不公平。

    梁舟轻笑,捏捏他的脸。

    悠悠闲闲的解决完晚餐,两人出了酒店,沿着外面的清幽小道散步。

    人群的喧闹听起来很遥远,海风吹过,余疏林惬意的深吸口气,找到个长椅坐下,叹道:“如果生活能一直这么轻松就好了。”

    梁舟在他身边坐下,点头:“嗯。”

    余疏林将脑袋靠在他的肩上,沉默。

    良久之后。

    “哥。”

    “怎么了?”

    “外公外婆他们能同意我们在一起吗?”不安全不确定感一直都在,现在的生活很幸福,他不缺失掉某部分,更不想失去。人虽然逃到了国外,但心却仍被困在国内的那些纷扰里。

    “会同意的。”梁舟摸摸他的脑袋,肯定说道:“只是时间问题。”

    “……好吧,我相信你。”他振作起来,坐起身,挥拳:“高考前最后的狂欢,哥哥,我们一定要玩个痛!”

    梁舟握住他的拳头,晃了晃,笑道:“好。”

    既然准备好好玩,那就不能再继续浪费时间!

    余疏林被各种情绪驱使着,胆大包天的拖着梁舟回了房,抱着人亲亲摸摸发泄了一下心中的纠结烦闷,然后眼睛一闭,呈大字型瘫在了床上,美滋滋的睡着了。

    梁舟气息不稳的压在他身上,恶狠狠的垂头在他肩膀上啃了一口,翻身躺到一边,深呼吸……失败,起身去浴室冲冷水澡。

    没羞没躁的小混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