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护人[重生]》 第62章 一无所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那你能让刘雨芬幸福吗?”余疏林仔细打量着他,试探着开口:“她爱你,那你爱她吗?若你不爱她,你怎么给她幸福?”

    梁子修哆嗦了一下,停下絮叨,眼中重新有了焦距,却被茫然布满:“我……我当然……”

    时钟滴答滴答走着,室内安静得不正常。

    “你看,你自己都不确定是不是爱她,梁子修,你爱她吗?”

    “怎么样才算是爱她……”梁子修喃喃,手不自觉的揪着地毯:“我一出警局就去找她了,可她不见我,她都不给我机会去爱她……”他面色蜡黄,瘦骨嶙峋,指甲很久没修剪了,揪地毯时劈裂了几个,牵扯到肉,渐渐渗出了鲜血,布满红血丝的眼睛茫然的看着虚空,干裂起皮的嘴唇张合,不断溢出模糊的呓语。

    状态太差了……余疏林环顾一下这个纯白安静的房间,扫一眼被紧紧拉上的窗帘,目露同情。那个让梁子修住进这个房间的人用心太险恶了,纯白的装修,绝对的安静,安静走着的时钟……这不是要把人逼疯吗?

    敲门声突然响起,梁子修仍在呓语,没理。

    门被推开,一个面目平凡的中年男人拿了个饭盒进来,放到地上,看都不看房内的人,说道:“梁少爷,午饭到了,吃完记得把碗洗干净,小姐不喜欢脏乱。”

    房门关闭,余疏林收回视线,看一眼地上的饭盒,再看一眼听到“小姐”两字后突然精神起来的梁子修,摇头。

    都是孽。

    一个小时后。

    沙发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梁子修终于结束了呓语,抹把脸,神态又恢复了正常,走过去接了电话。

    “王晨,什么事?”

    也不知道那边说了些什么,他表情突然变得阴沉起来,恶狠狠道:“别痴心妄想一些不属于你的东西,荣光老板娘只能是雨芬,你算什么东西!”

    “不,荣光的老板娘不可能是什么刘雨芬。”

    房门被推开,梁舟大踏步进来,冷冷看一眼呆愣住的梁子修,见他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皱了皱眉,转身蹲下身去解余疏林手脚上的绳子,关切问道:“疼不疼?有没有哪里受伤?”

    余疏林摇头,对他安抚的笑笑:“没有,就是有点饿。”

    梁子修很快就被随后进来的警察制住了,他死死盯着梁舟,仿佛不相信自己看到的,嘴里喃喃说着什么,表情扭曲。

    光线从房门处传进来,梁子修在被带出去时明显瑟缩了一下。余疏林见状,喊住押着他的那两位警官,抿抿唇,说道:“你们可以先送他去趟医院,他的精神状态……不太好。”

    两个小警官愣了愣,看向自家老大,老大又看向梁舟,梁舟扫一眼梁子修,点头。

    “先送去医院。”警官老大沉声开口。

    两位小警官点头,押着人朝车边走去。

    “不!我赢了!我赢了——”梁子修像是突然被打开了开关,疯狂挣扎起来,头扭着,死死看着梁舟,大吼:“你说啊,我赢了!我赢了!”

    梁舟深深看着他,摇头,“不,你输了。”

    “不——!雨芬!雨芬!”

    警官毫不温柔的将他塞进车里,车门关闭,隔绝了一切声音。

    余疏林深吸口气,垂眼,握住了梁舟的手,“哥。”

    “怎么了?”梁舟侧头看他,回握住他的手。

    “没什么。”他紧了紧两人交握的手,勾唇,“就是突然觉得我挺幸福的。”他只是想起了上辈子那个在监狱里痛苦度日的自己,自己那时候的状态,和现在的梁子修,何其相象。

    幸好,那只是上辈子了,这辈子,他身边有梁舟。

    梁舟勾唇,揉揉他的头发:“傻乎乎的。”

    梁子修被抓了,王晨随后也被抓了,事情终于真相大白,原来荣华的幕后老板是梁子修,他偷偷与王晨勾结,想要抢夺荣光。

    绑架案的消息被警局和梁舟一起压了下去,余疏林还在上高中,梁舟不想过度曝光他,弟弟还是藏起来偷偷养比较让人放心。

    群众们被这出狗血反转剧雷翻了,张谦作为将假消息漏给王晨的“深受老板信任的下属”,被警察亲切的请去谈话喝茶了。

    “张谦那没什么问题吧?”赵知难得的有了点同事爱。

    “没事。”梁舟将排骨端到余疏林面前,说道:“我已经打点过了,不用担心。”

    赵知放心了,夹了个猪蹄开始啃:“荣华终于彻底完蛋了,轻松十分。”

    关博闻嫌弃的看一眼他的吃相,将手机放下,无聊的搅沙拉:“刘壕这次一点小尾巴都没留,不怕留隐患吗?”

    “不怕。”梁舟摇头:“他再也不敢打荣光的主意了。”

    “嗯?”

    赵知啃完猪蹄,拿餐巾擦嘴和手,解释道:“荣光现在不仅仅是荣光,清驰和舟韵都是我们的后盾,刘家虽然有钱,但根基太浅,不敢妄动的。他之前敢打荣华和荣光的注意,大概是觉得梁建和梁子修太蠢,梁舟又太年轻,好欺负,结果没想到踢到铁板了。梁子修和刘雨芬接触了接近一年的时间,王晨拿到资料也有几个月了,他躲在背后布置了这么久,是个能忍的,既然那么能忍,那么他必定很小心,栽了一次,他不会想再栽第二次的。”

    “不是因为这个,刘壕已经朝我递出橄榄枝,想要跟我合作。”梁舟喝了口汤,说道:“如今梁子修和王晨都在我手上,要抓刘壕的尾巴其实很简单,主动权在我们这。”

    赵知有些惊讶,皱眉消化了一下这个消息,沉吟不语。

    已经迅速解决完温饱问题的何龙擦擦嘴,端起茶喝了一口,说道:“我在刘家老家呆了一段时间,查出了不少东西,大家可以放宽心。”

    关博闻嗖一下坐过去,搭住何龙肩膀,笑道:“哎呀,这么能干的助理,难得难得,怎么样,要跳槽吗?”

    “不。”何龙起身,从包里拿出个糖葫芦,放桌上,朝梁舟点点头,走了。

    “……”真是一点都不可爱!

    忙乱的一天过去了。

    夜半,余疏林关掉电脑,靠在椅背上,沉沉叹了口气。

    只短短一个下午,媒体就将梁子修和王晨之间的关系扒了个干干净净,详细得可怕。从王晨担任荣华董事之后就消失在群众视野中的梁建也已经被警方找到了,他被梁子修软禁在了市中心的一间公寓里,生活有人照料,但却不能出门,也不能跟外界联系,每天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看电视。警察破门而入的时候,他正好看完荣光的发布会,见警察进来,他十分淡定,只要求见一面梁子修和王晨。

    网上的消息只报道到这,后续情况还在跟进。

    他趴在桌上,拨弄着圆珠笔,思绪飘远。

    跟梁家的事情一比,他上辈子和他舅舅的那点恩怨,根本连小打小闹都算不上。夫妻离散,父子反目,公司被夺,锒铛入狱,这一桩桩一件件,他旁观着,却仍觉得不真实。

    跟做梦一样。

    梁舟开门进来,见他趴在书桌上不动,走过去,摸摸他的头,低声问道:“在想什么?”

    他动了动,转过头来,蹭蹭他的手心,轻叹:“我在想……如果是我生在梁子修那样的家庭坏境里,会不会也早早的就被逼疯了。”唯利是图的父亲,冷漠的母亲,天真无知的妹妹,糜烂的生活,浮华背后遍布的黑暗……比监狱更加可怕。

    “不会。”梁舟弯腰,亲亲他的脸颊,近距离看着他:“不会的,你很好,不会有那么一天的。”

    两人呼吸相闻,余疏林平静的与他对视,突然笑弯了眼睛,探手抱住他:“哥,我好累,不想动,帮我洗澡吧。”

    梁舟摸上他眼角的手指僵了僵,对上他带笑的双眼,不说话。

    “哥,我好累。”

    两人对视,良久,梁舟妥协:“好……就知道使坏。”

    十分钟后。

    浴缸已经放满水,梁舟看着堵在浴室门口的余疏林,无奈了:“疏林……”

    “说好要帮我洗的。”余疏林将门关上,反锁,转身正对着梁舟,将手放在衣扣上:“在我洗完前,你不许走。”

    “疏林……”

    “不许动。”

    梁舟叹气,妥协点头。

    余疏林开心了,扑过去在他嘴角亲了亲,开始脱衣服:“哥哥最好了。”

    少年人的身体柔韧修长,浴室内水雾蒸腾,白皙的皮肤一点一点暴露在空气中,光泽饱满,肌理细腻。

    梁舟将视线从对方的锁骨处移开,深吸口气,握紧了手掌。这种场景对于一个热血方刚的成年男子来说,太刺激了,他怕自己再看下去,会忍不住扑过去。

    将上衣脱下,余疏林上前两步,抬手将梁舟侧过去的脸掰正,往下一拉,啃了他一口,笑道:“哥,好好看着。”

    嘴唇被咬得有些刺痛,他低头,喉结动了动,深吸口气,抬手狠狠揉揉他的头发,却果真听话的没再移开视线,只狼狈低斥道:“胡闹!”

    “哥哥疼我嘛。”余疏林没脸没皮的笑着,在他的注视下,将手搭在裤腰上,一点一点的解开腰带,然后是扣子,拉链……

    梁舟呼吸急促,在他将手放在裤腰上准备往下脱时,狠狠的闭上眼,伸臂将他用力抱进怀里,与他身体紧贴,手摸着他的脊背,垂头胡乱的在他脸上脖间乱亲,语气中带着渴求,低哑开口:“疏林,别闹了……”

    梁舟的体温很高,拥抱的力气很大,呼吸喷在身上有点怪怪的,他动了动,发现自己一点抵触与不自在都没有,只觉得无比安心。他抬手,回抱住他,固执的摇头:“不要。”

    “疏林……”梁舟再也忍不住,低头寻到他的嘴唇,急切的亲了上去。

    这次的唇舌交缠比以往的都要激烈,水雾环绕间,两人的喘息声听起来有种煽情的味道。梁舟的手在他后背摸索着,渐渐往下,然后又克制的收了回来。

    “唔……”两人靠得太近,他被梁舟的热度烫得有些受不了,往后躲了躲,却又被对方用力按了回去。

    身体有些热……他侧头挪开嘴唇,攀着他的肩膀喘息,哑声道:“哥哥……我要洗澡。”

    吻着他颈侧的梁舟喘息着停下动作,低头与他额头相抵,轻轻抹掉他嘴唇上的水光,深吸口气,突然再次将他抱进怀里,手放在他的腰间。

    “哥?”

    梁舟不答,手搭上他的裤腰,三两下帮他将裤子脱掉,横抱起他,将他丢入浴缸,按住他的身体不让他转身,沉声道:“快洗……不准转过来!”

    他转身的动作顿了顿,闷笑两声,老老实实面对着墙壁不动了,指指后背:“哥,帮我擦背。”

    “下次不准这么闹了。”梁舟声音里带着点恶狠狠的味道,语气很严厉,擦背的动作却十分轻柔,脸黑着,身体热度高居不下,很是狼狈。

    余疏林偷偷回头看他,见他低着头不肯看自己,小心转身,头伸出去扫一眼他的裤子,心虚的挠挠脸,小声道:“哥,要不我帮你……”

    梁舟呼吸一顿,终于抬头看他,见他一副小心翼翼的讨好样子,皱皱眉,扯过一条毛巾盖住他的脸,脸更黑:“别乱说话,好好洗澡。”

    余疏林洗了有史以来最快的一个澡,身体刚被浴巾裹住,帮他洗澡的人就开门大踏步走了,步伐凌乱,背影狼狈。

    “貌似闹得太过火了……”他摸摸脖间的吻痕,找出一套领子稍高一些的睡衣换上,轻手轻脚的去了梁舟房间。

    房间里没人,浴室里却有水声响起。

    他悄悄接近,扭了扭门把手,没反锁,勾唇笑了笑,推门走了进去。

    梁舟正在冲冷水澡,见他突然进来,心脏猛跳,手上一个用力,小兄弟差一点就废了,他慌忙扯过浴巾遮住自己,喝道:“你过来干什么,出去!”

    余疏林不说话,往前走了两步,猛扑过去,伸出贼手。

    “疏林!”

    “哥你别动!”余疏林抱紧他,心中有些小羞耻,脸有些热,小小声说道:“哥,刚刚我也……嗯,有反应了……”

    梁舟被震傻了,推他的动作一停,罕见有些结巴:“什、什么反应……你乱说什么……”

    “就是……这个反应啊……”余疏林将头埋在他的肩窝里,有些不好意思,声音小小的,却隐约带着丝笑意:“身体是最诚实不会骗人的……哥,我好想快要喜欢上你了。”

    梁舟怔愣良久,突然用力将他拥进怀里,满足的叹了口气:“疏林……”

    余疏林闹了一场,精神不济,沾床就睡了。

    梁舟盯着他的睡颜,手摩挲着他脖颈间的吻痕,目光软下来,垂头亲亲他的脸颊,心中只觉圆满:“晚安,疏林。”

    翘了一天课,学霸依然是学霸。

    将高老师布置下来的大堆作业迅速搞定,余疏林揉揉手腕,伸了个懒腰,趴在了桌上:“求过年啊……”

    李涛瞥他一眼,继续看书。

    “唉……”余疏林长叹,为什么他的同桌话这么少,为什么离假期还那么远。

    在他长吁短叹半分钟后,李涛终于盖上了手中的书,拿出手机翻日历:“距离寒假还有一次月考,一个期末考,一次模拟考,快了。”

    考考考……余疏林虎躯一震,爬起身,翻出习题继续做:“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谢谢战友提醒。”

    “你今天很不正常。”李涛下结论:“发生什么事了?”

    余疏林解题的动作一顿,想起昨晚这样那样,那样这样的不和谐事情,转头看他,认真问道:“猥亵未成年要判几年?”昨天他一时脑抽瞎胡闹,如今想想后果,心里有点虚。

    “……你被梁子修猥亵了?”李涛脸黑下来,抓住他的手腕,语气冷飕飕:“新闻上说的被绑架少年是你吧?你昨天没来上课,是不是出事了?”

    “不是。”余疏林黑线,果断摇头:“昨天被抓的确实是我,但我没被梁子修猥亵。等等,绑架的消息我哥明明已经找人压下来了,你在哪里看到的?”

    “一个没什么人关注的小报纸。”李涛打量他半响,终于放开他的手,点点头:“没事就好……那你为什么心思浮躁得这么厉害?”

    有个敏锐的同桌好可怕……他微笑,开始胡诌:“梁子修抓我的时候精神状态有些不正常,我被他吓到了。”

    “被吓到?”李涛瞥他一眼,重新趴回桌上,翻书。良久之后,他侧头,盯着余疏林的侧脸。

    “干嘛?”余疏林被他盯得寒毛直竖。

    “哼。”李涛收回视线,继续看书去了。

    “……”青春期的孩子真善变。

    梁建在医院见到了梁子修,他黑着脸冲上去就给了他一巴掌,冷声说道:“不争气的东西!”

    “梁先生,病人的精神状况很不稳定,请您不要再刺激他了。”守在一边的医生忙拦在病床前,皱眉说道。

    “什么叫精神状况不稳定?”梁建脸色一变,侧开一步越过他去看病床上的梁子修——刚刚他怒气上头,都没来得及仔细看看自己儿子。

    医生见他终于露出了一点为人父该有的关心神色,表情缓了缓,让开身,语气平板板的说道:“您可以自己看。”

    梁子修的胡子和头发都被剪掉了,露出了他蜡黄消瘦的脸,他的手腕很细,皮包骨头一样,皮肤是不健康的苍白,干巴巴扯着,像个老头子。人虽然靠坐在床上,但眼神却是空洞的,脸上有一个红红的巴掌印,可怜又可怖。

    “子修?”梁建一惊,推开医生冲上前,拍拍他的脸:“子修,你看看我,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床上的人没有反应,他活在自己虚构的世界里,不愿意出来。

    医生被推得撞到了床头柜,好不容易站稳,见梁建这样对待病人,怒气上涌,上前没好气的将他拉开,不耐道:“病人的情况已经开始好转了,您这种行为不利于病人治疗,冷静点,探视时间也快结束了,您出去吧。”

    梁建被梁子修这副了无生气的模样刺激得不清,推开他,激动道:“我好好的儿子,怎么就变成了这样!你们怎么做医生的,乱治病,小心我告你!”

    莫名其妙。

    医生懒得搭理他,拉住他就往外扯,不快道:“告告告,随便告,毛病,探视时间结束了,您走吧。”这病人也不知道都认识的些什么人,来探视的一个比一个有毛病,烦都烦死了。

    梁建年纪大了,抵不过这年轻医生的力气,被硬生生推出了病房。他还想进去,但门口守着的警察却拦住了他。

    “探视时间结束了,梁先生。”

    “让开!”他还想硬闯,那两位警官却不再搭理他,只牢牢守着病房门,寸步不让,强调道:“探视时间结束,请离开。”

    “我呸!”梁建低啐一口,愤愤走了。

    他气冲冲回到家,家里却全然是陌生,老婆已经离婚,女儿也被带走了,家里空得厉害。他又开车去了荣华,荣华大门紧闭,已经挂上了停业整顿的牌子。

    董事长王晨被抓,幕后老板梁子修进了医院,真正的注资人刘壕为了撇开关系,直接放弃了这个棋子,荣华已经彻底完了。

    他站在自己的公司门外,想进去,却被一道锁拦了去路。

    这里已经不属于他了,全没了,全都没了。

    儿子进了医院,老婆离开了他,女儿跟他断绝了父女关系……他已经一无所有了,只几个月而已,他就一无所有了。他弯下脊背,目光透过电梯旁的落地窗看向不远处风光无限的荣光,眼神晦暗。

    刘壕再次打电话来提起合作事宜,梁舟拒绝了。

    没了荣华和梁子修这个棋子,刘家已经不再是威胁,他不想拿刘壕怎么样,可也不想与这样一个心思诡谲的人合作。

    “你准备怎么处理梁子修?”正事谈完,赵知说起了私事。

    梁舟签文件的手一顿,淡淡说道:“有病就治,治好了就送监狱。”

    “如果治不好呢?”

    “那就养着吧,梁家不缺这点医药费。”他将签好的文件收好,拿起咖啡喝了一口,目光复杂:“他毕竟是梁家人。”

    赵知点头,表示明白。

    总归是亲人,没必要赶尽杀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