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里,高老师黑着脸看着李涛和余疏林,拍桌子怒道:“你们高三了!高三代表什么你们明白吗?这一年很重要!十分重要!怎么,觉得高考很容易?不用静下心学习就能有个好大学等着你?做梦!我跟你说啊,好高骛远是没用的,脚踏实地才是正经!你们现在最重要的身份是学生,学生的主要任务是学习,别整天折腾些乱七八糟的!”

    余疏林垂头听着,越听越觉得他不是在训斥自己和李涛。侧头看看隔壁办公桌前站着的刘芬,心下了然,高老师这是在给他们出气呢。

    田老师被高老师的话说得脸红一阵白一阵的,一向温和的她也难免有了些火气,可二班两个孩子确实没错,她理亏,高老师那边反驳不得,这火气就只能往刘芬这儿撒了。

    “刘芬。”她皱眉,总是温和柔软的嗓音沉下来,带着些不喜:“从暑假补课开始,同学们就一直向我反映你的各种问题,什么影响班级和谐,破坏班内学习氛围,鼓动部分同学去参加那个什么、什么选秀,我以为暑假完了你就会收心,可如今,你怎么越来越不像话了!身为学习委员,你就是这么做榜样的?你已经高三了,能不能有点轻重!”

    说着说着,她真的生气起来,从抽屉里拿出刚排出来的排名表,摔到桌上,用力点了点:“你看看你摸底考的成绩,对得起你学习委员的职位吗?老师一直很信任你,觉得你虽然心思浮躁了点,但分寸还是有的,可是你看看这个……你自己看!”

    “老师……”刘芬见一向温和的班主任发了脾气,越发心虚,语气软下来,听她提起自己的成绩,忙小心拿起那张排名表看了起来。

    田老师叹口气,摇摇头,火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叹道:“高三我是带不了你了,你去了普通班后自己努力吧。记得好好收心学,学习上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

    “老师,你说什么?什么普通班,对了,我的成绩呢?这张排名表上怎么没有?”刘芬脸都白了,满脸慌乱。

    “你往下看。”田老师觉得有些疲惫,说完便沉默了下来。她性格太软,管理一个班级压力很大,这刘芬一而再再而三的闹事,她已经管不了了。

    刘芬闻言手都抖了起来,苍白着脸一行一行看下去,终于在一百五十多名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一百五十三……不,怎么会这样……”她有些茫然,不应该啊,摸底考她明明发挥得不错,怎么名次却掉了这么多?她当了两年学习委员,名次可从没掉出过年级前五十!女孩子都巴结她,男孩子都爱慕她,她怎么会掉出实验班?不,这不可能!

    田老师见她这样,心软了软,劝道:“若你只是掉到了一百零几,我还能想办法让你留在实验班,可如今……三班五班十一班,这些班级整体成绩都不错,你考虑一下,我想办法帮你安排个好点的。”

    实验班每个班是五十人,文理分开排名,她掉到了一百五十多,老师确实帮不了她……可去普通班?不,她的骄傲不允许!

    见她捏着排名表不说话,田老师看一眼李涛和余疏林,换了个话题:“刘芬,这次你攻击一班余疏林同学的事,影响恶劣,毁坏的物品又太过贵重,回头请你父母来一趟吧。”

    父母……刘芬抖了抖,终于从成绩下滑的打击中回神,急道:“老师,求你,别请家长,我妈会打死我的!一定会的!还有普通班的事,老师,下次考试我一定考好,求你别让我去普通班好不好,我不要去普通班。”

    “打孩子是不对的,老师会帮你解释,你母亲我接触过,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你不用这么慌张,不会让她打你的。”田老师劝慰了几句,转头去看高老师:“高老师,你看事情这样解决合适吗?”

    “嗯,毁坏的物品确实太过贵重,还是请家长来比较好。”高老师满意点头。

    余疏林却有点纠结,开口说道:“老师,被砸坏的手表是别人送我的,我哥说那手表只值一万多,没十万那么贵。”若真让刘芬按照十万给他赔了,价格不符,以后被告敲诈怎么办?

    刘芬猛地转头看向余疏林,眼睛刷一下亮了,随即又有些愤恨,瞪向李涛:“李涛,你为什么骗我!一万多的表你居然说成十万!才一万多,我刘芬自己就赔得起!”她说完转头去看田老师,满脸希冀,“老师,我自己赔得起,就不用请家长了吧,求您……”

    田老师被她求得有些犹豫。

    “就是十万。”李涛将自己手腕上的表摘下来,放到高老师桌上那个坏表旁边,说道:“老师们可以看看,我的表跟余疏林的表是同牌同款不同的颜色,□□我还留着,国内外统一售价,十万。”

    “这……”高老师被这俩土豪学生震惊了,梁舟那家伙有钱宠弟弟他知道,怎么这李涛平时一声不吭的,出手也这么壕。

    “不,余疏林那表不一定是真的!除非他拿出□□,否则那表就是假的!”刘芬仿佛找到了救命稻草,咬死不认那表是真的。

    “疏林,你有□□吗?”高老师皱眉,询问道。

    这表是凌春送的,拿到手的时候就只是用个盒子装着在,□□那玩意……余疏林摇头:“没有。”

    刘芬松了口气,表情放松许多。

    “不用□□也可以证明这表的价值。”李涛淡定插话,将那坏掉的表拿起来,翻过去,指着表壳上的一行数字字母说道:“这个牌子的表都是限量的,为了方便做售后,每个表上的出厂码都是不同的,打个电话问问就知道了。”他说完,直接掏出手机,搜了搜售后的电话,开始拨。

    国际品牌的售后还是很给力的,李涛报了买表的大概时间和表壳上的出厂码,那边很快就查到了售表的具体时间和地点。

    客服小姐细致询问了手表的损坏程度,在得知表盘整个碎裂,指针也遭到破坏之后,为难的表示,这表修起来会相当费事和费钱,划不来,还不如买个新的。

    “谢谢。”李涛挂掉电话,看向高老师:“您看,余疏林的手表是真的。”

    一室寂静。

    李涛看向李芬:“请家长来赔表吧。”

    说完又转头看向余疏林:“恭喜,摸底考又是第一名。”

    刘芬捏着排名表的手抖了抖。

    余疏林:“……谢谢。”

    手表事件在刘芬妈妈气冲冲的杀进办公室之后,进入白热化阶段。

    高老师问余疏林要不要把梁舟喊过来处理这事,余疏林摇了摇头,拒绝了这个提议。

    各种喝骂和尖叫声后,经过老师和刘母的一番协商调解,余疏林获得了六万块赔偿款。刘芬被她妈妈压着过来道了歉,然后搬着东西,被她妈妈一路喝骂的带去了普通班。

    王志在知道刘芬的成绩之后,表示大快人心,高兴完之后又有些唏嘘,摇头感叹:“自作孽不可活啊,普通班,唉……”

    “普通班一样可以考个好大学,你叹什么气。”余疏林好笑的拍拍他的肩膀,“我们又不是没有普通班的朋友,你觉得他们考不上好大学?”

    想起自己普通班那一大堆成绩不错的朋友,王志重新精神抖擞起来,用力回拍他肩膀,大声道:“对,你说的没错!重点大学在等着我们!”

    刘芬消停了,刘芬的粉丝却还在到处蹦跶,坚持不懈的黑着余疏林。

    王志身为八卦王,自然是时刻关注着刘芬那群蛇精病粉丝的动向,一见他们又开始作死,立刻就将手上的八卦消息贴上了那个粉丝俱乐部论坛。

    里面全是刘芬成绩下滑、被赶出实验班、被同学讨厌、被老师不喜的消息,当然还有对年级第一名的洗白,真正做到了有理有据,还原事情真相。

    粉丝怒了,管理员直接删了他的帖!

    王志斗志满满,你删,我就贴!看谁斗得过谁!

    掐架进入白热化,只可惜王志身为学生党,并没有多少时间去跟粉丝们对掐,就在他渐渐双拳难敌四手之时,一个超级给力的帮手从天而降,直接黑掉了粉丝论坛,将他的帖子顶到了最上面,加精挂红,无比醒目!

    粉丝们想尽办法,都没法将那帖子弄下去。

    王志惊讶了,然后得意了,在心里为这位黑掉网站的高手喝彩一番后,撸袖子,开始在帖子里大写特写!

    你说刘芬成绩好?摸底考成绩单给你看;你说刘芬获得同学喜爱?刘芬在群里在企鹅上和各个同学对掐的聊天记录打码之后贴上去;你说她长得好性格好为人十分nice?见仁见智喽,你自己去市二中问问,看有几个喜欢她的;还有年级第一缠着她?说假话也不怕遭报应,当年到底谁缠着谁,都请家长了好吗?就差告她骚扰了好吗?

    粉丝们被这一大堆爆料震傻了,有些粉丝认清了刘芬的真面目,愤然退圈,有些粉丝则始终不信,与王志战得热血沸腾,倒把那贴顶到了最热的位置。

    总之,这场掐架,王志赢得漂亮!

    余疏林从试卷中抬头,看向对面敲电脑敲得欢快的梁舟,疑惑:“哥,你忙什么呢?对着电脑敲半天了。”明明平时都是翻文件,对电脑办公很不喜欢的。

    梁舟打字的手一顿,若无其事的将桌面上粉红色的页面关掉,盖上电脑,去捞丢在一边的文件,说道:“公司的一点急事,现在已经忙完了,我吵到你了?”

    “没。”余疏林摇头,重新低下头写试卷。

    梁舟松了口气。

    “对了哥,那个闫凯文给我打电话了。”余疏林将试卷的最后一题解完,放下笔开始收拾课本,头也不抬的丢炸弹。

    “什么?”梁舟皱眉,脸黑了:“他怎么会有你的电话?”

    “不知道,他说要请我吃饭,还约我下个周末去看电影。”余疏林收好课本,看向梁舟,满脸疑惑:“哥,他最近有找你吗?他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居然提都没提你,太奇怪了,我还以为他会去粘着你。”

    梁舟握紧文件,想了想,起身说道:“你不用理会他,这事我来解决,你继续做作业,我去打个电话,很快回来。”

    余疏林瞄一眼已经做完的作业,默默摸过课本,乖巧点头。

    客厅里很安静,梁舟走到窗边,将闫凯文的电话从黑名单里拖出来,拨了过去。

    电话很快接通,闫凯文的语气轻松,像是心情很不错的样子,语速有些快:“梁舟?你终于把我从黑名单里放出来了,是想通了准备见我了吗?你定地点,我没问题,要是你觉得麻烦的话,我去你家或者你公司见你也行。”

    与他的轻松高兴相反,梁舟语气很沉,开门见山道:“你找疏林干什么?我说了,我与闫家没关系,我并不想与你有过多接触。”

    “你打电话来是为了这个?我对疏林没有恶意,只是联系不上你,我就想通过他多了解一下你。”闫凯文语气中的轻松高兴消失,叹气:“梁舟,大伯只是想见见你,看在父子一场的份上,就见他一次吧。”

    “我姓梁,不姓闫,请你弄清楚。”梁舟握紧手机,语气冷下去:“类似的事情我希望不要再发生第二次,如今的舟家,可不像当年那样好欺负。”

    “别别,你别这样,我这次回来并不是想找你们麻烦……我知道当年是大伯和大伯母不对,我们是带着歉意和诚意来找你的……”闫凯文急了。

    “歉意和诚意?”梁舟勾唇,语带嘲讽:“闫维连去我母亲墓前磕头谢罪都不敢,还敢说自己有歉意和诚意?”

    闫凯文哑然,大伯确实理亏,他无言以对,可梁舟这边……他苦恼的在房间内转了两圈,还想再说点什么解释一下,结果拿起手机一看,电话已经挂断,再拨过去,空号。

    “!”他烦躁的将手机丢回床上,有些挫败。良久之后,他叹口气,将手机重新拿在手里,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梁舟站在窗边,心情有些烦躁,他没想到闫凯文会绕过他与疏林接触,这是他的疏忽。刚刚的那些对话让他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回忆,不行,疏林还在等着他,要冷静下来。

    “哥。”余疏林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他,蹭了蹭他的后背。在两人确定关系后,他对梁舟做过很多亲密的动作,但心中却始终觉得自己是在与“哥哥”接触。可就在刚才,他见到梁舟一个人站在窗边,拿着手机微显烦躁无奈的样子,突然就觉得有些心疼。这个人并不是无坚不摧的,他也想保护他。这个人不仅是他的哥哥,也是他决定一辈子在一起的人。

    “梁舟。”他收紧手臂,第一次喊了他的名字,低声道:“都过去了,我陪着你,我会快点长大的。”虽然他活了两辈子,但无论从哪方面看,他都太幼稚——梁舟比他强了太多。

    他以前想要长大,是想要快点去体验与上辈子截然不同的未来。

    现在他想要长大,是想变得足够强大,能够保护这个人。

    梁舟并不是无所不能的,他一直都知道,可他却什么忙都帮不上。他一直享受着对方的照顾,可除了送礼物,他貌似什么都没为对方做过。

    ……太差劲了。

    与梁舟以情侣的关系相处越久,他越觉得自己差劲。

    他不是个合格的恋人。

    梁舟被他喊得愣了愣,低头握住他的手,长长吐了口气,勾唇,那些莫名升起的烦躁瞬间褪去,只余欢喜。

    “作业做完了?”他转身,将人抱进怀里,蹭他的头发,心中万千感慨,说出口的话却微带调侃:“你确实要快点长大,我快忍不住了。”说完手指暧昧的在他腰间划了划,往腰部以下探去。

    余疏林心中的温情感动瞬间被冲散,慌忙挣脱开他的怀抱,羞恼起来:“说好的不乱摸的!还有,我刚刚说的意思不是这个……就、就是,还记得张哥和凌大哥说的话吗?你要克制,克制!”这么说着,他心中突然有些心虚起来。

    未成年是梁舟的一道锁,也是他的一种□□。他观念还没彻底扭过来,与哥哥亲吻牵手什么的没压力,但更深一步……他知道同性之间发生关系需要用到哪,但就是因为知道,他才觉得别扭。哥哥一看就不是下面的,就算他疼自己,愿意在下面,可自己……到时候会不会站不起来?

    呃……哥哥那么帅,他到时候也未必会站不起来……

    不对不对!他为什么要想这个!他只是……只是还没做好要与同性深入交流的心理准备而已!

    反、反正,现在还不行。

    梁舟见他表情变幻,情绪一览无余,眼中带上些无奈,好笑的将脸红一阵白一阵的他拉过来,揉揉他的头发,低声哄道:“好了,别激动,我逗你的,没有你的同意,我不会碰你的。”那些纠结他都看在眼里,没关系,他可以等。

    “……嗯。”余疏林垂头,羞恼纠结过去,之前压下去的感慨又泛滥了上来,垮下肩膀道:“哥哥,对不起。”他的喜欢还不够深,所以对不起。

    “这有什么好对不起的。”梁舟笑着亲亲他的额头,牵着他朝沙发走去:“你能和我在一起,我就很开心了,走吧,作业还剩多少?”

    要不要这么善解人意的迅速转换话题……就是太善解人意了,他叹气,对他笑笑,回道:“就剩半张卷子了,很快的。”

    第二天中午,闫凯文又打了电话过来,他盯着电话许久,皱眉,挂断,将号码拖入了黑名单。闫家是梁舟和舟家最大的心结,他还是不要过多搅和比较好,自己的意见对哥哥来说,影响太大了。

    荣华在沉寂一段时间之后,再次爆出了大料。

    梁子修在与杨琳庭下和解之后,被他父亲从牢里捞了出来。就在大家都以为这位梁少爷吃了教训,应该学乖了之后,他任性的爆出了一大堆和不同女艺人照的不堪入目的照片,其中有几张居然连梁建都入了镜,尺度吓人,震人三观。

    照片涉及范围极广,在荣光和荣华之间来回跳槽的几个女艺人基本全中了枪。荣华那些现存的女艺人里,除了几个新培养的,大部分都上了镜。

    一时间网上各种照片乱飞,八卦不断。网友纷纷调侃,荣华哪里是家娱乐公司,这分明就是梁建父子给自己建的后宫!

    就在大家八卦之心大盛,想要从梁子修嘴里问出更多事情时,他却突然消失在了公众视线里,怎么找都找不到人。

    梁建气得跳脚,他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从牢里捞出来的儿子,会反过来坑自己一把,坑完还跑了个无影无踪。

    外界当然不信梁建会不知道自己儿子的下落,纷纷怀疑他包庇梁子修,将他藏了起来了。爆照在前,被坑在后,梁建可谓是苦不堪言。

    这次照片事件虽然荣华是主体,但荣光因为被梁建管理过十几年,也多多少少受到了一些质疑。在爆出荣光最近才收留了几个荣华跳槽过去的艺人后,大家开始纷纷怀疑荣光老板是不是也参与了此次照片事件,和梁建父子一样,潜规则过旗下女艺人。

    梁舟再次忙碌起来。

    荣光对照片事件的回应得很快,第二天上午,梁舟带着所有与此次事件有关的艺人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完全不辩解,挨个的让他们上台对公众道歉。

    发布会最后,梁舟上台,代表公司宣布了此次事件的解决结果,并以个人和公司的名义,总共捐出了价值三千万的财物,用于各贫困地区希望小学的建设,算是对此次事件所造成的恶劣影响给予的一点点补偿。

    集体道歉,三千万财物,这诚意可谓是妥妥的。而且荣光只能算是倒霉被连累了而已,这事细究起来,还真怪不到人家头上。

    打点之后,媒体开始为荣光说好话,没过多久,就将梁舟和荣光从照片事件里摘了个干干净净。

    至此,这次娱乐圈的照片大事件不仅没让荣华和梁舟栽跟头,还让梁舟获得了公众的一致好评,说他是娱乐圈少有的正能量,荣光的公司形象和口碑也再上了一层楼。

    与荣光的迅速应对不同,荣华从头到尾避而不谈此事,公司上下气氛紧张,艺人们出门都恨不得将脸整个包起来。照片事件影响太恶劣,有关部门迅速反应,将网上流传的照片全都清理了干净,直到此时,荣华艺人才稍微松了口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