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护人[重生]》 第57章 刘芬公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荣华栽了,荣光就轻松了。

    前段时间还要死不活的张谦瞬间精神抖擞,每天上蹿下跳好不快活,也不嚷嚷着要休假了,整天窝在公司里,看荣华热闹看得乐不思蜀。

    没了梁建碍眼,赵知简直走路都带风,着手挖了荣华好几个人品不错的艺人,给他们使劲洗脑之后,安排工作赚钱赚得欢快。

    公司一派欣欣向荣之景,梁舟身为老板表示十分满意,然后他就翘班了。

    张谦大骂他无耻。

    心情颇好的梁哥哥坐在沙发上翻着报纸,等待考试结束的弟弟回来一起吃晚饭。但他等了又等,弟弟都没有回来,在第三次看表之后,他决定打电话。

    ……电话被毫不留情的掐掉了。

    他放下翘着的二郎腿,将报纸丢回茶几上,面无表情的看手机。

    别墅大门轻响一声,被推开,余疏林的声音传了过来。

    “哥,我都到家门口了,你怎么还给我打电话。”

    他迅速收起手机,起身,调整一下表情,开始胡扯,“刚刚翻报纸不小心碰到了手机……”他转身,看到了余疏林眼角的淤青,脸刷一下黑了,拉得老长,人也冲了过去,“怎么回事?打架了?谁打的?为什么打你?”

    余疏林躲开他摸着眼角的手,面皮抽了抽,将背包塞梁舟怀里:“疼,别摸。没事,我就被伤了个眼角,对方可是被我揍趴了一片,同学间的一点小纠纷而已,已经被我解决了。”

    “真的?”梁舟眉头皱着,回头看了看,见刘阿姨还在厨房忙活,客厅里一个人都没有,忙迅速低头,在他淤青的眼角亲了亲,又亲了亲他的嘴唇,沉声问道:“真的只是小纠纷?解决了?没骗我?”

    余疏林扒住他的肩膀垫脚亲了一口,笑眯眯道:“骗你做什么?我知道哥哥关心我,好了,我饿了,吃饭去吧。”

    被塞了个糖衣炮弹,梁舟表情好了点,揽着他朝里走,唠叨道:“你先去洗把脸,我去拿药,给你擦点,晚上我去你房里,看看你身上还有没有其它地方被伤到了。”

    “去我房里?”余疏林目光落在他的下半身,语气怀疑:“你又想洗冷水澡了?”他又不是真的小孩子,哥哥每次与他腻歪不一会就要姿势僵硬的退开,想也知道是为什么……偏偏都这样了还总想往前凑,自虐?

    不过话说回来,自己好像对哥哥一直都没有这方面的冲动……是还不够喜欢吗?

    “……胡闹,快去洗脸。”梁哥哥努力用面无表情掩饰自己的尴尬。

    他侧头,仔细打量一番梁舟的侧脸,点头。哥哥还是那么帅,亲起来没压力,那么没冲动这事……算了,继续努力吧。

    温馨的晚饭过后,余疏林回到房间洗了个澡,翻出习题册做了一页,然后揉揉肩膀,打开电脑,将下午要到的地址输了进去。

    页面跳转很快,画面转变,一个满满都是粉红色的页面刷了出来。

    “刘公主の粉丝俱乐部……”余疏林皱眉念着,看着页面最显眼位置挂着的少女照片,认了半天才认出那个浓妆艳抹的明艳少女就是刘芬。

    “什么鬼?”他随意翻了翻,登上企鹅,将页面发给了王志,并留了言。

    王志灰色的头像瞬间就亮了,滴滴滴响得欢快。

    我是大志我怕谁:疏林!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个论坛?不要告诉我你真的像外面传的那样,因为刘芬成了明星,就回头喜欢上她了!

    疏林:什么乱七八糟的,今天有几个学生找我麻烦,说是要为刘芬出气,这地址是他们告诉我的。

    我是大志我怕谁:还好还好,你不喜欢那女人就好,你是不知道啊,自从参加了那个什么荣华选秀,这刘芬就一天比一天得意,说她要成大明星了,后来那选秀不是中断了吗,她又说有公司找她签约,要培养她!眼瞎哦,到底是哪家公司要签她,准备赔死吧!

    疏林:……

    我是大志我怕谁:她还贼特么不要脸,到处跟人说你现在又在重新追她,只是她如今已经看不上你,不要你罢了,我去她奶奶个腿,一班被她弄得乌烟瘴气的,大家都盼着她摸底考没考好,去普通班呢。

    疏林:我知道了,谢了。

    将对话框关闭,他翻了翻论坛里几个置顶的帖子,果然在其中一个名为的帖子里,看到了有关于自己的部分。

    帖子里是这么说的,刘芬公主所读的高中十分牛叉,公主成绩又十分好,一入校就被分到了优秀班做了学习委员,然后这班上呢,有个臭屁得不行的、靠走后门进学校的、家里有点臭钱的……年级第一名。

    对的,走后门进来的年级第一名。

    嗯,这确实是事情,不用在意。

    然后,温柔大方善解人意的刘芬公主与臭屁跋扈目中无人的年级第一名相遇了,年级第一名对刘芬公主一见钟情再见倾心穷追猛打紧追不舍,那是玫瑰蛋糕烛光晚餐珠宝首饰拼命的送,但刘芬公主这么高尚纯洁的人,怎么会收这些东西呢?她当然是严词拒绝了年级第一名的追求,并把礼物退了回去!

    没想到她这样做,那年级第一名却更加喜欢他了,不仅为她的容貌所倾倒,更被她高尚的人品给折服了!

    渐渐的,那年级第一名收起了跋扈,低下了高傲的头颅,开始像所有的普通的男孩子那样,疯狂的……给刘芬公主写情书……

    但刘芬公主怎么会是早恋的人呢!她再次拒绝了年级第一名,并退回了所有情书!

    年级第一名伤心了,居然因爱生恨,开始处处针对刘芬公主!刘芬公主那么善良的人,当然是处处退让,就这么,两人升入了高二。

    高二,刘芬公主追求者更多了,被分入了另一个班的年级第一名嫉妒愤怒,在强求无果之后,居然告到了老师那里,污蔑刘芬公主早恋,还说刘芬公主一直对他死缠烂打!

    无耻!卑鄙!不要脸!

    可怜的刘芬公主就这么被欺负了一年,直到参加了荣华选秀,才终于洗脱掉污名,不再受同学排挤!且变得比从前更受同学喜爱了!

    一切都很顺利,现在只差将那个坏人年级第一名赶出学校,狠虐一遍,刘芬公主的高中生活就能幸福美满了!

    回帖的粉丝们热血沸腾,纷纷表示要为公主撑腰,要为公主出头,团结一致,弄死渣男年级第一名!

    看完帖子的年级第一名渣男余疏林:“……”

    “故事写得不错。”梁舟中肯评价:“不过对于男主的描写我十分不满意。”

    余疏林吓了一跳,手一抖,鼠标一挪,打开了与王志的聊天框。

    我是大志我怕谁:疏林,你怎么不说话了!你别生气啊,明天我就去学校警告那些乱说话的人!

    我是大志我怕谁:疏林疏林,你快去看高一时建的班级群,刘芬在里面给你泼脏水呢,她就是欺负你闭群看不到消息!

    ……

    …………

    余疏林额头开始冒冷汗,他僵硬回头,看向不知道在他身后站了多久的梁舟,吞吞口水,干巴巴道:“哥……”

    “点开。”梁舟弯腰,将脑袋搁到他肩膀上,推推他握着鼠标的手:“打开班级群,看看那女孩子是怎么泼你脏水的……”

    他不自在的挪挪,挣扎:“这么八卦,不好吧……”总感觉哥哥现在说话的语气有点可疑。

    “看看。”梁舟侧头含住他的耳垂,轻咬一口。

    这种亲昵可是从没有过的!哥哥果然不开心了!

    余疏林虎躯一震,忙打开企鹅,戳开了屏蔽许久的高一班级群。

    才刚点开,里面的消息就刷刷刷的开始冒。

    公主刘芬:那些都是我粉丝说的,我不知道。

    我是大志我怕谁:我呸,你不跟你粉丝说,他们能知道?

    瑟瑟:刘芬,你别欺人太甚,疏林又没怎么样你,一直都是你自己在作,别仗着现在有点人气就得意,小心报应。

    王杰:什么情况什么情况?刚刚考试完,你们就热闹起来了,有什么好玩的?

    我是娜娜:杨瑟瑟你别乱说!明明就是余疏林犯贱,见小芬出名就又跑出来缠着她,不要脸!

    班长刘泽:怎么回事?那什么娜娜不是班上的人啊,怎么进来的?

    我是大志我怕谁:我知道!那是九班的徐娜,最爱捧刘芬臭脚,女孩子家家的,特别粗鲁!每次碰到都阴阳怪气的,一点都不可爱。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十分钟后……

    公主刘芬:呵,有什么好说的,你们那么向着余疏林,倒是让他别缠着我啊,我真是见到他就倒胃口。

    李涛:bitch。

    陈露:刘芬你够了啊,要脸不要了,疏林在学校缠没缠你我们不知道啊,你编瞎话能不能带点脑子?

    我是大志我怕谁:……我看到了什么,李涛居然出现了,奇迹。

    瑟瑟:睁着眼睛说瞎话,李涛骂得好!

    班长刘泽:注意文明,注意文明。

    我是娜娜:你才是□□,你全家都是□□!我¥……

    围观群众若干:……

    【我是娜娜被移出了“高一二班班级群”】

    公主刘芬:刘泽,你凭什么踢掉小娜!我告诉你,我现在可是荣光的签约艺人,荣光你知道吗?那可是b市最大的老牌娱乐公司!我以后可是大明星,得罪我,你没好果子吃。

    我是大志我怕谁:刘泽踢得好,刘泽威武!

    “荣光?”余疏林皱眉,侧头撞梁舟脑袋:“你们怎么选人的,荣华不要的选秀艺人你也要,这刘芬都没到晋级赛前十名吧。”那比赛他瞻仰过一场,十强全见过,里面没有刘芬。

    梁舟也跟着皱眉,手伸到键盘上,啪啪啪打字。

    疏林:荣光什么部门?

    瑟瑟:疏林你终于出来了,快说你没缠着刘芬,她一直在污蔑你!

    群里顿时又是一番热闹,刘芬的消息过了会才回过来,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公主刘芬:荣光的培训部,怎么了?我只要过了培训就是正式签约的艺人了,我告诉你,你现在巴结我也来不及了,我不稀罕。

    疏林:哪个班?

    刘芬没再说话了。

    “估计是培训部的练习班,塞钱就能上,这部门我前段时间交给张谦了,你等等,我问问他。”梁舟起身,开始给张谦打电话。

    一分钟后,他挂断电话,重新开始打字。

    疏林:你明天不用去荣光了,练习班的学费公司会退给你,人品有问题的人荣光不收。

    班级围观众:哇……这是……

    公主刘芬:装什么装,你凭什么说这个,你又是荣光什么人?

    梁舟勾唇,侧头看一眼余疏林,在他脸上亲了亲,啪啪啪敲下一行字。

    疏林:我是荣光老板最重要的人。

    群里瞬间炸了锅,连潜水的都炸出来不少,同学们开始疯狂刷屏,问这句“最重要的人”是怎么回事。

    余疏林无奈的看着不停刷新的群聊消息,抽了抽嘴角。

    完了,明天到学校说不清楚了。

    果然,第二天他从进校门开始,就被听闻这个八卦消息的同学们围观了。

    昨天班级群里“余疏林打脸刘芬公主”的事情已经迅速在学校里传播开来,对于这则消息堪称逆天的传播速度,热心群众王志居功至伟。

    事情经过都传开了,那句“荣光老板最重要的人”当然也都传开来了。大家纷纷猜测这个“最重要的人”到底是怎么个重要法。

    王志早早蹲在了二班教室门口,一见余疏林出现,便猛窜过去,按住他的双肩,大喝:“是兄弟就给个准话!你知道被好奇心折磨得睡不着觉是什么滋味吗!你居然说完那句话就下!线!了!人性在哪里!说!你和荣光老板是什么关系!诶?你眼角怎么是青的,打架了?”

    余疏林下盘很稳,任你咆哮我自岿然不动,淡定道:“没有,摔的。荣光老板是我哥,就高一来给我开家长会的那个,你见过的。”这事没法瞒了,经过深思熟虑之后,他决定说实话。

    王志嘴张得很大,震傻了:“可,可网上都说荣光老板是影帝梁舟啊……”

    “是他。”他挠挠脸,心中有些无奈,哥哥的身份到底还是曝光了……都怪那家伙乱说话!

    王志持续发傻中,“可可可可……可一点都不像啊……不不不,还是挺像的,当时我和瑟瑟还开过玩笑……不对!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他稍微做了下伪装,五官没法变,所以看着还是像。”余疏林继续解释。

    王志不说话了,改用一副“你特么是在逗我”的便秘表情看着余疏林。什么样的伪装能装得跟电视上区别那么大,不,他不信!他绝不相信他错过了和影帝拥抱握手合照要签名的机会!

    “是真的。”余疏林点头,“哥哥是演员,很擅长模仿其他人的行为习惯,再换个造型什么的……其实区别真挺大,不过现在这种伪装已经没什么用了,粉丝们眼尖。”

    wtf?

    王志后退一步,混乱了。

    这世界真玄幻……疏林从来不说假话,所以……影帝的弟弟跟自己做了两年同学?他还见过影帝?还跟影帝说过话?

    他捏捏自己的脸,很疼。抬头看看余疏林,再低头看看自己的手,原地蹦跶两下,突然冲回教室,拿着一沓白纸又冲了回来,将纸伸到余疏林面前,双眼亮晶晶,脸都憋红了,“疏林,能请你哥帮我签个名吗?”

    “……好的。”余疏林被他这一系列的反应弄得有些愣,抽了抽嘴角,接过那叠厚厚的白纸。

    “好兄弟!改天请你大餐!”王志拍拍他的肩膀,激动的回教室了。

    余疏林:“……”

    走进教室坐下,他放下背包,侧头:“看着我干嘛?”

    李涛目光扫过他手中的白纸,趴回桌上:“你果然是富二代。”

    “……彼此彼此。”

    第一节课下课,刘芬气冲冲的冲进二班,双手按住余疏林课桌,质问道:“余疏林,你凭什么不让我上培训班!我才不要什么退回来的学费!”

    余疏林看看自己被按住的习题册,抬眼:“昨天你们聊天的时候,我哥就站在我身后看着。”

    “你哥?”

    “荣光老板。”

    “骗人!你哥怎么会是荣光老板!你哥哥我见过,高一家长会的时候,他明明、明明……”

    “是不是你自己心里清楚。”余疏林不愿多说。

    刘芬脸白了白,咬唇:“可他也不能……不能……”自己已经被踢出练习班了,是与不是确实不必再争辩。

    “他是荣光的老板,他当然可以。荣光开培训班的目的是为了挑选优秀的人才,你在他面前污蔑我,他觉得你言行有亏,品行不好,不够优秀,不愿意继续留你,有错?”

    刘芬张张嘴,不说话了。

    “你能松开我的习题册了吗?”余疏林直视她的眼睛,平静问道。对于刘芬,他实在是没法给好态度,这个女孩子做的事情都太过了。

    刘芬被他这样直直看着,心跳不受控制的快了几分,恍惚一瞬后面色变得更加苍白,突然伸手抓住他的衣袖,柔柔道:“求你……我不该乱说话,我这就去跟粉丝澄清,我道歉,我道歉……对不起,别把我从荣光赶走,我好不容易进去的……”

    “我没办法。”余疏林摇头,把一个女孩子弄成这样,他也不愿意,但有些事情既然做了,就要付出代价,而且他也不愿意插手公司的事情。

    “你有办法的!你是梁舟的弟弟!你为什么会没办法,你还在恨我污蔑你对不对?我只是喜欢你啊,我喜欢你……”刘芬眼眶红了。

    余疏林皱眉:“谢谢你的心意,我承受不起。”这种扭曲的喜欢,太可怕了。

    李涛从书本里抬头,冷冷看她一眼:“快上课了,别打扰到我们。”

    “你们……你们为什么这么狠心!”刘芬眼眶通红,表情绝望,低头沉默了一会,突然伸手捞起旁边一个空着的凳子朝余疏林砸了过去。

    余疏林灵活后退,李涛却抬手想帮他挡,情急之下,余疏林伸手将李涛往旁边用力一推,此时再躲已经来不及,他的手臂被凳子砸了个正着。

    嘭——

    凳子砸到课本,腿部歪下,正中余疏林的手臂。

    同学们惊呼出声,有一两个性急的已经跑出去喊老师喊校医了。

    “疏林!”李涛被推得身体不稳,稳住后忙朝他扑过去,掰他握在手里的胳膊:“怎么样?伤得严重吗?”

    余疏林摇头,将右手松开,露出手中表盘碎裂的手表:“没事,板凳砸歪了,力度不大,又被手表缓冲了一下,只磕青了一块。”

    他将手表解下来,揉揉手腕:“戴手表的地方也磕青了。”

    李涛抓着他的手腕,盯着上面长长的红痕和大块淤青看了几秒,抬头,朝吓坏了的刘芬沉沉说道:“刘芬,先不说故意伤人性质多恶劣,你知道余疏林这块手表值多少钱吗?”

    “多、多少……”刘芬后退,有点被自己冲动之下弄出的动静吓到了,贴着桌子,强撑道:“不就是一块表,我又不是赔不起,我前段时间出活动,赚了好多钱的……”

    “呵,好多是多少?”李涛皮笑肉不笑,说道:“这手表市价十万,疏林戴了一段时间,算上折旧,念在咱们是同学的份上,也不要多,你就赔个六七万算了,如何?”

    “什么手表要十万!我没有!你骗人!”刘芬吓傻了,她虽然确实赚了一点钱,但早就被她买衣服买化妆用掉了,六七万,她哪里赔得起!

    “没有?”李涛表情沉下来,十分可怕:“那就只好通知家长,让你家长来赔了。”

    请家长?

    刘芬身体抖了抖,想起自己母亲那个暴脾气,眼前发黑,差点晕了过去。

    余疏林听着两人的对话,再看着桌上坏掉的手表,皱眉。这表不是才一万多吗?李涛怎么说这表要十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