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护人[重生]》 第55章 订婚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等梁舟忙完了荣光的事,余疏林却开始了暑假补课。

    马上就要升高三了,为了赶课程进度,市二中延长了他们的补课时间。这前后加起来,两个月的假期,他们足足要补一个月的课。而在剩下的一个月休息时间里,他们还得完成一大堆作业,可谓是苦不堪言。

    天气太热,骑自行车上下学就有些受罪了,梁舟便收了余疏林的自行车钥匙,让何伯每天接送。后来他闲下来了,便经常翘班,自己去接送。

    补课最后一天,轮到余疏林值日,他和李涛抬着垃圾桶下楼,刚好碰到了打扮得花枝招展,脸上还化了淡妆的刘芬。

    刘芬身边伴着的仍是那个微胖的女孩子,她见两人抬着垃圾桶挡在前面,顿时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尖声道:“臭死了,真是倒霉。小芬,你现在可是明星了,像这种生来就该倒垃圾的人,还是少见为妙。”

    刘芬淡淡扫一眼余疏林和李涛,脸上露出个矜持的微笑,柔声道:“小娜,我明白的,那些以前欺负过我的人,我可都记着呢,哪怕他们现在跪着求我,我也不会多看他们一眼。”

    微胖女孩昂头,很是得意的样子:“还是小芬你看得明白,这地儿臭了,咱们从另一边走廊过吧。”

    两人昂着下巴骄傲的走了,余疏林觉得莫名其妙,扫一眼她们离去的背影,皱眉:“李涛,她们刚才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他心大,在刘芬不再骚扰自己之后,便将她抛在了脑后,如今见她这副胜利者归来的架势,着实有些摸不着头脑。

    李涛也皱着眉,闻言摇头:“不知道,她这样有一段时间了。”

    “算了,不管她们,咱们走吧。”

    “嗯。”

    选秀活动进行得很顺利,在最初的海选、初赛、复赛过去之后,进入晋级赛的选手们已经积攒了足够多的人气,出入有粉丝追捧着,颇有点小明星的架势。

    张谦忙得累死累活,为了将荣华的选秀彻底压下去,他可费了不少心思,各种宣传、特色选手的培养、网上断断续续放出去的比赛小花絮、雇人在网上发起的配对票选……花招层出不穷,将观众的视线牢牢定在了荣光这次的选秀上。

    荣华为了应付荣光的各种刁钻招式,也很是花了一番心思,先是请了几位言辞犀利的评委做噱头,又大肆宣传了几位选手的悲惨身世,最后还将选手们的家人请来,来了场关于梦想的辩论,总之是各种博眼球博同情,打得一手好感情牌。

    两家对掐,新闻频出。今天荣光那边爆出谁和谁在比赛时擦出火花,组成临时组合的消息,明天荣华就爆出选秀选手亲人突然出事,在台上悲伤过度晕倒,不幸退赛的惨事;上周末荣光集合了几位各具特色的选手办了次小综艺活动,下周一荣华就挑出了几个外形出挑的选手,跑孤儿院送温暖送祝福……

    戏码太多,群众们瞧得热火朝天,渐渐的,荣光的比赛是越办越关注参赛选手的个人实力与性格魅力,荣华的比赛却越办越有狗血八点档的架势,只要长得好,会哭戏,你就能晋级!就能火!

    两家粉丝在网上掐得轰轰烈烈,你家说我家没长相,我家就掐你家没脑子,总之,好战正酣,壮士别走!

    别墅里,余疏林刚刚瞻仰完荣华高端大□□血乱撒的最新一期选秀活动,可谓是目瞪口呆大开眼界,还不待他发表看法,刘阿姨就为难的走进来,递过来一份请柬。

    梁舟将文件放下,接过来翻开,挑眉:“梁子修要订婚了?”

    余疏林闻言忙关掉电视蹭过来,拿过请柬看了看,疑惑道:“刘雨芬……谁?”

    “刘家居然会让他们订婚,有意思。”梁舟勾唇:“刘家靠煤发家,是b市出了名的暴发户,没什么家族底蕴和权势地位,但身家丰厚,家里只有一子一女,再努力钻营一番,也未尝不能更进一步,权钱双收,只可惜……选了梁建做亲家。”

    居然是煤老板的女儿……余疏林咋舌:“梁子修好会选。”

    梁舟顿了顿,表情瘫下来,看他:“你觉得这刘雨芬不错?”

    “不。”余疏林果断摇头,解释道:“是钱不错。”他虽然手握母亲遗产与荣光的股票分红,算得上是个有钱人,但跟传说中的煤老板一比,他就穷了。

    更何况,他只会花钱,还没赚过钱……他自卑。

    梁舟表情好看了一点,想了想,牵着他起身:“走,去书房。”

    “做什么?”余疏林顺从起身,疑惑询问。

    梁舟不答,进书房后直奔书柜角落的小柜子,打开,里面是一个保险柜,他按下密码,将保险柜打开,拿出里面的东西,摊在余疏林面前,点了点:“看。”

    地上是几份文件和存折,几本证书,还有一个精致的两层木盒,另外还有几把小钥匙被随意丢在了一边。

    “这些都是什么?”余疏林先是拨了拨那几把小钥匙,然后拿起文件翻开,态度很是随意。

    “我手上其他公司的股权证明,房产证,母亲留下来的首饰,父亲留下来的存折,和银行保险柜的钥匙。”

    余疏林下巴掉到了地上,他翻完手上的文件,又翻了翻其他的,然后打开了那个木盒子,最后抖着手拿起存折,在看清上面的数字之后,蹭的丢掉,又慌忙捡起来,整理好,轻轻放在了那堆东西旁边。

    “哥,你、你买国外公司的股票干什么……”抱歉,那一堆英文他不太懂,看起来眼晕,还是别看了。

    “那是大学练手时做的投资。”他说着,起身走到书桌旁,打开一个带锁的抽屉,又抽出一叠东西来,递给余疏林:“保险柜里的东西大多是父母留的和我大学时攒下的,这些是我自己拍戏时赚的,接手荣光之后赚的钱在另一张□□里,我办了副卡给你,但你从来没刷过。”

    想起那张被自己随手甩到抽屉最里面的卡,余疏林心颤了颤,接过梁舟递过来的东西,翻了翻,然后捂胸口……他哥好有钱,要窒息了。

    梁舟在他对面蹲下,直视他:“梁子修会选,嗯?”

    他低头看看地上那堆东西,又抬头看看此刻帅得惨绝人寰的梁舟,捂了捂脸,果断飞扑,在梁舟脸上吧唧一口:“我最会选!”

    梁舟一个不稳,坐倒在地上,微笑着伸臂拢紧怀里的人,亲亲他的侧脸,满意了:“眼光不错。”

    “那是。”余疏林用力点头。

    两人腻歪完,余疏林监督梁舟将那堆东西收好,这才捡起被两人坐出折痕的请柬,问道:“要去吗?”

    锁好保险柜,梁舟将他拉起来,朝外走:“去,你和我一起去,我倒要看看梁建这次打的什么算盘。”

    八月二十九日,宜嫁娶。

    b市城郊的某豪华别墅门口,豪车云集,闪瞎人眼。

    梁舟一改往日的低调作风,开了车库里最贵的一辆跑车,带着打扮得贵气逼人的余疏林,在订婚仪式开始前半小时,到了场。

    有佣人上来帮忙停车,梁舟将钥匙抛给对方,带着余疏林在另外一个佣人的指引下,朝别墅走去。

    与舟诗选择在正午举办订婚仪式不同,刘家和梁建选择了晚上。

    豪华别墅里灯火通明,花园里打扮一新,中心的大喷泉被灯光映衬着,十分美丽壮观。

    “跟演电影一样……”余疏林不习惯的扯扯领结,拨拨腕上的新手表和袖子上的宝石袖扣,小声说道:“哥,你穿得那么简单,为什么我要打扮成这样?”

    当然是为了炫耀,梁舟勾唇,替他整理一下领结,低声道:“以梁建的性格,这次订婚宴肯定会邀请很多有身份的人,你是荣光的另一个老板,自然不能打扮得太低调。”

    余疏林懂了,原来是面子工程。

    别墅大厅里轻轻飘荡着优雅的钢琴曲,淡淡酒香弥漫,各种昂贵的装饰随处可见,客人们端着酒杯穿梭其中,放眼看去,一片奢华梦幻之景。

    余疏林扫一眼头顶上夸张的水晶吊灯,再低头看看脚下精致的地毯,最后不动声色的环视一圈来往的客人,点头。果然好多面子工程,男的个个西装革履端着酒杯聊得开怀,女的全都衣着精致巧笑倩兮,好一张上流社会社交图。

    “哥,你穿得太低调了。”他感概,原来在这种场合,自己这种打扮才是正常的。

    “无妨,人不低调就行。”梁舟眼中露出笑意,抬手扣好西装:“放心,我和你的手表可比那些女士身上的珠宝首饰贵多了。”自从发现自家弟弟有点潜在的财迷倾向后,他就开始热衷于各种炫富行为。

    虽然听着很俗气,但他炫得很开心。

    反正他只炫给疏林一个人看。

    余疏林眯眼,想起自家哥哥衣柜里那个专门放手表袖扣领带夹的抽屉,突然觉得戴着手表的手腕有点沉。

    “哥,我是个平民。”

    梁舟扯扯嘴角,看向迎过来的梁子修,露出一个浅得几乎看不到的敷衍笑容,嘴唇微动:“没事,我允许你傍我这个大款。”

    “……”哥哥最近好像越来越自恋了。

    梁子修红光满面的走过来,笑得十分热情,但眼神却并不是那么回事,嘴上假假的寒暄道:“堂弟到了啊,怎么这么晚,快请进,爸爸在接待一位贵客,没时间过来,只能过会再来接待你了。”

    “无妨,小叔身为长辈,自然不必亲自过来迎接。”梁舟答得客气,一派君子有礼之风,衬得咧嘴假笑的梁子修十分傻缺。

    梁子修笑容变淡,语气也冷淡下来:“堂弟你随意转转,我还要招呼其他客人,失陪。”说完转身就走,一点面子都没给梁舟留。

    余疏林皱眉,主人家这样对待客人,态度有点太欺负人了。

    “不必理会,他这般态度,丢脸的是刘家。”梁舟倒是很淡定,这订婚所用的别墅是刘家提供的,刘家作为主人,请来的客人被这般无礼对待,他们可是会被说闲话的——哪怕这位客人只是亲家那边的亲戚。

    果然,过不了一会,一位陌生青年赶了过来,见到梁舟就像见到了亲兄弟,热情上来招呼,一边自我介绍,一边引着梁舟朝大厅搭起的主台位置走去。

    余疏林打量着这位面容普通的刘家长子刘壕,心中对他打了个勾。对答有礼进退有度,比梁子修有素质多了。

    刘壕意识到他的打量,微笑回视,说道:“余先生,这次来的客人里有几位也是市二中的学生,你若有兴趣,我可以帮你介绍一下,宴会沉闷,有同龄人陪伴,热闹一些。”

    对自己了解得很清楚啊,余疏林微笑,回道:“不用麻烦,多谢刘先生好意。”

    “客气,应该的。”

    梁舟听着他们的对答,悄悄捏了捏余疏林的手。

    主台前,梁建正在和一个英俊青年说话,态度热情,豪气干云。刘父端着酒杯伴在青年另一侧,偶尔附和两句,神态间竟隐隐有捧着那青年的意思。

    梁舟视线在那三人间转了转,最后落在英俊青年身上。

    余疏林的视线也落在了那青年身上,无它,只因那人居然与梁舟长得有几分相似,特别是脸型轮廓与唇形,几乎一模一样。

    似乎是察觉到两人的打量,那一直表情淡漠的青年突然转头看了过来,目光在余疏林脸上转了转,然后死死盯着梁舟,不动了。

    余疏林眯眼,这家伙看哥哥的眼神有些奇怪啊。

    梁建顺着青年的视线看过去,见是刘壕带着梁舟兄弟俩过来,脸上笑容僵了僵,随即笑得更开怀了,看向梁舟的眼神里带着一丝幸灾乐祸与不怀好意。

    “小舟你来啦,到得可有些晚啊。”他迎过去,直接忽略了引人过来的刘壕,径直拉过梁舟,笑道:“来来来,小舟,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

    那英俊青年脸上露出个微笑,主动朝梁舟伸出手:“你好,梁舟先生,又见面了。”

    梁舟眯眼,伸出手,与他握了两秒之后放开,脸上神情有些冷淡:“你好,闫先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闫凯文点头,视线停在他脸上,不说话了。

    气氛沉闷下来。

    余疏林皱眉,闫先生?难道是……

    梁建的话被噎了回去,笑容僵了僵,目光在梁建和闫凯文之间转了转,眼中流露出些许狐疑,迟疑道:“闫先生,我这贤侄与您大伯当年颇有些渊源,当年他母亲舟清雅女士还曾……”

    “梁先生。”闫凯文终于舍得挪开盯着梁舟的视线,冷冷看向梁建,淡淡道:“今天是您儿子大喜的日子,还是不要再提那些过去的事情了吧。”

    梁建的话再次被打断,面子有些下不来,扯扯嘴角,干巴巴回了句“是”,心中却很是不满与疑惑。闫家与舟清雅有过节这事,当年b市可是传遍了,他明明已经点破了梁舟与舟清雅的关系,这闫凯文怎么还没对梁舟露出敌意?还有两人之前的交谈……难道这两人已经见过了?

    想到此,他的眼神陡然阴沉下来。这闫凯文回国是为了投资,并为闫家重新铺开国内市场寻找合伙人,如今梁舟似乎比他先一步接触了对方,难道两人已经达成了什么协议?

    不、不对,闫家当年与舟家闹成那样,他不信闫家还会与舟清雅的儿子合作!这一定是梁舟特意放出的□□,想让自己自乱阵脚。

    想起荣华这半年来处处被荣光压一头的窘境,他咬紧牙,将手中酒杯握得更紧。子修现在已经与刘家小姐订婚,如今荣华的发展资金算是有了,如果再搭上闫家这条线……荣华成为国内最大的娱乐公司将指日可待!

    梁驰可以开娱乐公司,他也可以!梁驰可以涉足其他行业取得成就,他也可以!以后谁再说他只会卖鞋子,他就用钱砸死他!

    梁建表现出来的情绪那么明显,梁舟再不明白他邀请自己来订婚宴的目的,那脑袋就可以切下来给余疏林当凳子坐了。

    想挑拨他与闫家人在这里发生冲突?真是愚蠢。

    他冷冷看一眼眼神有些可怕的梁建,无视又开始盯着自己看的闫凯文,朝被晾在一边的刘父伸手,礼貌道:“刘先生,恭喜令嫒订婚,祝喜乐顺遂。”

    刘强被梁建无视许久,正心中暗自恼火,见这小辈主动与自己打招呼,愣了愣,脸上露出个笑容来,与他握握手,笑道:“谢谢,梁先生赏脸光临,是小女的荣幸,荣光最近发展迅速,梁先生能来,倒让我们刘家蹭了点喜气。”刘雨芬是他捧在手心里宠的女儿,如今订了婚,其他祝福都是虚的,这“喜乐顺遂”四字,算是说中了他的心思,总之,他看梁舟十分顺眼。

    “刘先生客气。”梁舟礼貌回应。

    沉默半响的刘壕此时笑着上前一步,朝刘强说道:“爸,这梁先生不仅公司管理得好,教育弟弟也很有一手,到时候雨芬有了自己的孩子,可得让子修找梁先生取取经。”

    “是吗?”提起女儿,刘强笑容大了几分,目光落在梁舟身边的余疏林身上,上下打量一番,见确实是个漂亮俊秀的孩子,亲切道:“我记得是叫疏林?来,让叔叔看看。”

    余疏林上前一步,微笑道:“刘老先生您好,恭喜令嫒订婚。”

    “好好好,果然是个好孩子。”刘强笑容亲切的拍拍他的肩膀,招呼道:“今天宴会好好玩,别拘谨。”

    “那是自然。”余疏林站着任他拍,态度礼貌乖巧。

    梁舟目光一直锁在余疏林身上,见状目光挪了挪,落在了刘强拍在余疏林肩膀上的右手上,眯眼。

    “你很在意你弟弟?”闫凯文神情动了动,靠近一步,低声说道。

    梁舟侧身挪开一步,看都不看他:“疏林很好。”

    闫凯文继续往他身边挪,努力让自己跟他显得亲近更亲近一些,面上一派高深莫测,但语气却微微带点委屈:“我也是你弟弟。”

    “呵。”梁舟冷笑,终于赏了他一个眼神,冷冷道:“你是搅乱我表姐订婚宴的仇人。”

    闫凯文一噎,想起几个月前那场糟糕的初遇,精英青年再也装不下去,眉眼垮了垮:“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有点激动,大伯很想见你。”

    梁舟回头,上下打量他一遍,勾唇:“突然觉得你顺眼了一点。”

    闫凯文眼睛一亮。

    “但依然很讨厌。”

    “……”

    闫凯文哀怨的看他一眼,见余疏林走了回来,又忙挪回原地,端起了精英范,表情恢复淡漠,下巴微微抬高,一副“唯我独尊,你们都是凡人”的模样。

    余疏林奇怪的看他一眼,走回梁舟身边,还没说话,肩膀就被他搭住了。

    “这也吃醋?”他侧头看看肩膀上的手,无语。

    “有灰尘,帮你拍拍而已。”梁舟面不改色的胡掰,看向刘强:“多谢刘先生对疏林的夸赞,小孩子会骄傲的。”

    梁建从对未来的畅想中回神时,见到的就是梁舟与众人一派和乐,聊得开心的模样。

    闫凯文虽然还是那副淡漠样子,却有意无意的侧开了两步,与刘强父子一起,将梁舟兄弟俩围在了中间,仿佛梁舟才是宴会的主人一般。

    “亲家,订婚仪式快要开始了,咱们先去准备准备吧。”他沉了脸,上前两步,开口打破这一片和谐。

    刘强被阻了兴头,面上带上些不快。他本就不喜梁建父子的品行,要不是女儿坚持,他也不会同意这门亲事。如今梁建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女儿订婚宴上表现差劲,他心中烦躁,便不太想搭理他。

    刘壕深知父亲脾性,想想前段时间闹腾得厉害的妹妹,看看时间,见订婚仪式确实快开始了,忙小声劝道:“时间快到了,父亲去准备吧,不然小妹又该闹腾了。”

    想起女儿,刘强眉头皱了皱,转头与梁舟和闫凯文寒暄两句,心情奇差的与梁建一起离开了。

    既然已经搞清楚了梁建请自己过来的意图,梁舟对这宴会就有些兴致缺缺起来,他带着余疏林躲开闫凯文,钻到角落,指着场中比较重量级的人物,一一给他介绍。

    这么介绍了一遍,主台上的订婚仪式也进行得差不多了。

    新娘刘雨芬长得并不是十分漂亮,身材尚可,五官稍显普通,在精美服饰与妆容的点缀下,也只是多了丝平凡女孩所没有的贵气。可梁子修看她的眼神却仿佛在看什么绝世美女,那叫一个缱倦温柔,深情无限。

    订婚仪式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一切都很完美,幸福的新娘,深情的新郎,开怀大笑的两家家长,和鼓掌祝福的众位宾客。

    大厅中的音乐变得温馨明快起来,司仪笑着打趣了两句新人,刚准备宣布仪式成功完成,一声不和谐的巨响却突然响起,打断了他的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