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舟家二女舟清雅当年也算是个叛逆少女,填高考志愿时因为与父母意见不统一,便赌气的将东西一收,从大哥舟清禾那里坑了一笔钱,跑出国去了。

    父母气得要死,但女儿切断了与家里的联系,外面天高地远的,他们想找人都找不到,最后还是查了航班信息,才知道她飞去了y国。

    他们本以为小孩子闹够了,没钱了就会回来,但没想到,那舟清雅在国外却是如鱼得水,混得风生水起。她不仅学了自己喜欢的专业,还找了个十分牛叉的男朋友,风风光光的回国了。

    那闫维,便是舟清雅带回来的牛叉男朋友。

    一开始都好好的,家人团圆,舟清雅与闫维甜甜蜜蜜,舟父舟母开始计划准备女儿的结婚事宜。结果等闫家父母一来,事情就变了。那闫家父母嫌弃舟清雅家世不够好,配不上闫维,在闹了一场之后,强硬的带闫维回国了。

    当时闹得很难看,两家是彻底的撕破了脸。

    闫维回国后不久就传出了婚讯,舟清雅气得晕倒,进医院一查,怀孕了。

    舟家是保守人家,遇到这事便想出国找闫家讨要说法,舟清雅却不干,说什么都不肯再见那个负心汉,更不想父母去闫家找羞辱,便咬牙偷偷从医院跑了出去,一个月后,带着梁驰回来,说要和他结婚!

    舟父大怒,觉得她这是坑人家老实小伙子。梁驰却表明他是自愿的,他其实暗恋舟清雅很久了。

    这事也是凑巧,梁驰在两年前有部片子需要去国外取景,各种巧合之下,认识了活泼靓丽的舟清雅,一见钟情,再见倾心,追了好长一段时间,只可惜当时的周清雅一心全系在闫维身上,他完全没有机会。如今兜兜转转,佳人有难,他心中感情仍在,便决定和她在一起。

    舟父见他是自愿,虽觉得这样结婚太过草率任性,但想起女儿如今的情况,便咬咬牙同意了他们的婚事。然后便是盛大的婚礼,舟清雅收了全身的张狂肆意,全心全意的和梁驰过起了安稳小日子。

    两人结婚后,舟家对梁驰心有愧疚,便一直全力扶持他的事业,舟清雅在生下梁舟后,也开始全心扶持丈夫的事业。梁驰也是个有本事的,干什么成什么,生活越过越好,夫妻感情也水到渠成,在又一年结婚纪念日后,两人便计划着再要个孩子,与梁舟作伴。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那闫维的老婆是个善妒的,也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当年那点子破事,居然杀回了国,闹到了舟家面前,说舟清雅是狐狸精,破坏人家家庭。闫维随后赶到,夫妻俩拉拉扯扯的,十分难看。舟清雅见到他们就来气,避不见客,那闫维却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居然在哄好了老婆之后,偷偷摸到了梁舟所读的幼儿园,去堵舟清雅。

    舟清雅最怕的就是梁舟身世暴露,见闫维出现,二话不说抱上梁舟就上车走了。闫维不甘,开车追了上去。结果闫维的老婆居然偷偷跟踪了他们,妒火燃烧,开车朝舟清雅撞去。

    车祸时,舟清雅护住了梁舟,自己却重伤去世。等舟家人和梁驰赶到医院时,见到的便是舟清雅的尸体,和闫维旁边白着脸目光空洞的梁舟。

    闫维的老婆害怕了,推了个人出来顶罪,自己匆匆回国了。

    取证时,闫维沉默了很久,选择了帮自己老婆。

    事发突然,闫维老婆跑得干脆,事发路段刚好没有监控,那顶罪的人又滴水不漏,事情很快便判了下来,闫维更是早早的就被他父母接回了国。

    舟家气得要死,却毫无办法。

    事情过去三个月后,舟家想接梁舟回舟家,梁驰和梁舟都拒绝了。梁驰将手下的公司全部交了出去,只专心做两件事,拍戏和养孩子。

    舟家怕闫家杀个回马枪发现梁舟的身世,便同意让梁驰继续养梁舟,还让长子舟清禾接下了梁驰的其中一个公司,用心经营,想给他们父子俩留下点身家。

    “父亲很重承诺,答应母亲会好好照顾我,便打定主意只要我这一个儿子,他其实是怕自己有了亲生儿子后会忍不住偏心,薄待了我。当年父亲也并不是不爱你母亲,他只是固执了一辈子,钻了牛角尖,一时转不过脑筋罢了,却没想到就这么错过了你们母子,遗憾了一生,临死都在后悔。”梁舟顺着余疏林的头发,继续说道:“父亲很挂念你们,但协议却让他无法靠近,他知道,你母亲是真的不希望他出现在你面前,他死前拉着我说了这些事情,让我不要去打扰你们母子的生活,却又留下遗嘱,等我拿回荣光,等你长到十八岁,便将他的财产一分为二,交一份到你母亲手上。”

    结果还没等他到十八岁,妈妈就去世了……余疏林垂眼,皱着眉将所有事情回想一遍,突然就有些好笑,扯下梁舟的手,握住:“所以咱们都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好巧。”

    梁舟一愣,将他拥进怀里,点头:“确实很巧,这就是缘分。”上一辈的事情他无法评价对错,但幸好,命运将疏林送到了自己身边。

    缘分吗?他靠在梁舟怀里,闭上眼,想起上辈子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在心内徐徐叹气,或许,真的是缘分吧,只是这缘分的到来颇有些曲折,足足花了他两辈子的时间。

    抬手抓上梁舟腰侧的衣服,他将脸埋入对方肩窝,怔然之后,释然一笑。其实想想,亲情是缘分,爱情也是缘分,既然都是缘分……好像也没什么不同?

    聊了太久,吃完晚饭都八点半了,两人下午说的都是些沉重的话题,也没了出去玩的心思,索性早早洗洗睡了。

    第二天,余疏林被梁舟带着,径直去了机场。

    “哥,你不拍戏了?”余疏林被他拉着走,满脸疑惑。

    “不拍了,休息两天。”梁舟少见的任性,脸被墨镜和口罩遮着,看不清神情,声音也有些闷闷的,“我们去w市呆两天。”

    余疏林瞪眼:“w市?去那做什么?”难不成去见余修?那太膈应了。

    梁舟看出他的想法,抬手敲敲他的脑门,低声说道:“w市又不是只有余修一个人,咱们去见见你妈妈,嗯?”

    见妈妈……他愣了愣,想起孤零零呆在w市墓园里的母亲,想起自己如今和梁舟的关系,抿抿唇,微笑着捏紧他的手,点头,低声道:“好。”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自己第一次谈恋爱,确实需要告诉一下妈妈。

    s市飞w市很快,不到两个小时两人就换了个地界。

    余疏林下地之后吐了一场,晕沉沉的被梁舟拖上了出租车,难受得不行。

    梁舟喂了他一口水,不停帮他揉额头揉胃部,眉皱着,脸色可怕:“是我冲动了,下次咱们换火车坐。”

    “别,火车太慢,耽误时间,飞机就飞机吧,买点晕机药就好了。”余疏林吐过之后好受许多,安抚着说道。

    梁舟脸色依然不好看,继续帮他揉额头,不说话了。

    两人在酒店好好休息了一晚,第二天,重新变得精神抖擞的余疏林带着梁舟,去了余母所在的墓地。

    仍是那个偏僻的角落,五一扫墓的人基本没有,周围很是安静。

    将买来的花束放在墓碑前,两人烧了纸钱上了香,磕完头后,余疏林席地而坐,仔仔细细的擦着墓碑,指指沉默蹲在他身边的梁舟,朝墓碑照片里微笑的女人说道:“妈,我带媳妇回来了,您帮我过过眼,不好咱就换。”

    梁舟好笑的看他一眼,整理了一下花束,学着她的样子席地而坐,帮忙擦墓碑,顿了顿,低沉开口:“妈。”

    余疏林瞬间喷笑出声,扭头掩饰了一下,这才转头摆出一张认真脸,抬手拍拍梁舟的肩膀,对着墓碑说道:“妈,我这个媳妇还不错吧,多乖。”

    “胡闹。”梁舟有些宠溺有些无奈的抬手拍拍他的后脑勺,转头看向墓碑,换上认真的神色,承诺道:“我会好好照顾疏林的,您放心。”

    说完,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老旧的盒子,从里面拿出一个款式简单的戒指,放在花束前面:“这是父亲一直没能送给您的,现在由我转交,您会喜欢吗?”

    余疏林低头看一眼戒指,突然伸手将他手中的盒子抢过来,把戒指塞进去,开始在墓碑旁边的泥土地上刨坑。

    “疏林你做什么?”梁舟疑惑。

    余疏林头都不抬,丢掉用来挖坑的树枝,确定坑够深之后,将盒子丢进去,填土埋好,还拨了一些草屑遮了遮,这才说道:“你把戒指放在那么明显的位置,不是找偷吗,还是埋起来比较安全……我妈的东西,谁也别想动。”

    梁舟看一眼他握紧的双手,在心内叹气,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发,“疏林,我说过,父亲一直在后悔……他爱你的母亲,一直都是。”

    余疏林看一眼墓碑照片里温柔微笑的女子,扭头,吸了吸鼻子,点头,“嗯……我明白。”

    五月的阳光照得人很舒服,空气中飘着淡淡的花香和烧纸过后的焦糊气,闻起来让人微妙的有些安心。他深吸口气,整理好情绪,侧头看看认真擦墓碑的梁舟,转头,抚上墓碑上的照片。

    ——妈妈,这个人很好,我想我以后会喜欢上他的,您在保佑我的时候,也顺便保佑保佑他吧。

    ——我不是早恋,您知道的,虽然我这两年越活越回去了。

    ——高中的学习很紧张,但我适应的很好,这辈子,我一定能考上个好大学,您不是一直盼着我读个好大学吗?放心吧,很快就能实现了。

    ——还有,您大概是要绝后了……对不起。

    ——下辈子挑男人的时候,别再那么冲动了。

    ——妈妈,我很想你……我爱你。

    ……

    在心里絮絮叨叨了一大推,他放下手,乱七八糟的发了会呆,扯扯安静陪着他的梁舟,起身说道:“好了,我已经告完状了,咱们走吧。”

    梁舟跟着起身,揽住他的肩膀,点头:“好。”

    他用脑袋撞撞梁舟的肩膀,故意板着脸说道:“我妈说了,如果你以后对我不好,她就帮我挑个更好的,送到我面前。”

    梁舟低头,在他额间印下一吻,微笑:“不会的,我就是最好的。”

    “……真自恋。”

    晚上,余疏林心情颇好的带着梁舟去了w市最出名的小吃街。

    梁舟戴了帽子,架了副黑框眼镜,穿了套嘻哈风格的衣服,摇身一变,成了个爱音乐爱玩闹的年轻人。

    “这样伪装可以吗?”他手指在帽檐上抚过,打了个响指。

    余疏林张大嘴,竖拇指,毫不犹豫的夸赞:“帅!”

    小吃街人很多,灯光昏暗,梁舟帽子又压得低,且大多时候都在低头与余疏林说话,脸隐在阴影里看不太清,倒也没人多注意他。

    余疏林抱着一根烤玉米啃得欢快,瞅见前面有家店前面围了好多人,撒丫子就想往前冲。

    “别急。”梁舟忙拉住他,有些无奈的说道:“小心跑丢了,咱们今天又不急着回去,慢慢来。”

    “我就是太久没吃了……”余疏林辩解着,还想往那冲。

    “疏林?是余疏林吗?”一道惊讶的问候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余疏林回头,挡在梁舟面前,然后眯眼打量了一下靠近的中年男子,笑了:“胡老师,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您。”

    胡俊也没想到眼前这干净帅气的少年居然真是记忆中那个瘦小的余疏林,他脸上的迟疑褪去,露出个真心的笑容来:“居然真是你,长高长大了,我都要认不出来了。你在b市还好吗?学习怎么样,读的哪个高中?”

    “好着呢,学习还好,现在在b市的市二中读书。”余疏林乖巧回答,心情很好。对于胡俊他心中还是很感激的,无论上辈子还是这辈子,胡俊都是位认真负责的好老师。

    胡俊听到市二中三个字愣了愣,好一会突然点点头,脸上笑容更大,感概说道:“市二中好,市二中好……我就知道你是个有出息的,对了,你这次回来……”

    “回来给母亲扫墓的,嗯,和我哥哥一起。”他笑着回答,扯扯梁舟,介绍道:“哥,这是我初中的班主任胡老师,当年对我很好的。”

    梁舟礼貌点头,伸出手:“您好,谢谢您当年对疏林的照顾。”

    胡俊回握,隐约觉得他有点眼熟,但死活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又见他举止间自带一股气势,不自觉就有些紧张起来:“你好你好,应该的,也没照顾什么。”

    “您客气了。”梁舟收回手。

    胡俊仍好奇的打量着他,满脸掩不住的困惑。这人穿得跟个爱玩的小年轻似的,怎么周身气派倒是像个当惯了老板的……主要是这长相……

    “咳,老师,您这几年过得好吗?”余疏林见状忙将胡俊的注意力扯回自己这里。

    胡俊回神,意识到自己的打量十分失礼,忙收回视线,看向余疏林,回道:“挺好的,对了,我听说你舅舅去b市找过你,还闹了一场,那事到底……”

    听他提起余修,余疏林脸上的笑容淡了淡,说道:“一言难尽,不过他也遭了报应,都过去了。”

    想起余修一家后来发生的事,胡俊眼神复杂了一瞬,叹气,拍拍余疏林的肩膀:“你没事就好,都是命啊。”

    小吃街这个插曲很快过去,也是在很久以后余疏林才知道,当年胡俊在碰到他之后,居然去监狱找过余修,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居然把余修气中了风,在医院躺了半个月,再也没了当年斯文败类的形象,人迅速苍老了下去。

    扫完墓,五一假期也要结束了,两人在w市机场分别,一个飞b市,一个飞s市。

    梁舟特意买了晚一点的机票,盯着余疏林吃了晕机药,嘱咐了又嘱咐,才依依不舍的送他上了飞机。

    余疏林一下地,等了许久的何龙便迎了上来,二话不说将他塞进车里,带他回了别墅。

    他去s市找梁舟的事依然瞒着刘阿姨和何伯,见他回来,刘阿姨一边催他休息,一边问他玩得开不开心,有没有被同学欺负,最后还抱怨了一把梁舟的不靠谱,居然出差到现在都没往家里打个电话。

    余疏林有些心虚,借口休息上了楼,关门之后忙打电话给梁舟,让他快给刘阿姨打电话报个平安。

    刚确定关系,两人便分隔两地,梁舟心情郁闷,但他没有表现出来,温声应了余疏林的要求,一副百依百顺的样子。

    五一之后的月考,余疏林又考了第一。

    李涛拿着排名表,转头看他:“家里的事情解决了?”

    想起每天电话黏糊自己的梁舟,余疏林微笑,点点头,从背包里抓出一把巧克力放他桌上,说道:“解决了,谢谢你的关心,请你吃糖。”

    班长从旁路过,惊呼:“李涛,原来你喜欢吃糖,好少女的习惯哈哈哈。”

    李涛将糖收进自己桌肚里,冷冷看他一眼,“哼。”

    班长笑声戛然而止,搓搓手臂,跑了。

    终于在七月初拍摄完毕,梁舟飞回b市,还没来得及与余疏林好好说说话,就被赵知一个电话,召回了公司。

    关博闻手上的电影已经拍摄制作完毕,正在各大报纸电视网络平台上宣传得热火朝天,影片预计会在暑假期间上映,公司想趁着这次电影的势头,再办一次选秀活动。

    去年下半年的那次选秀办得很成功,倒真选出了几个不错的唱歌苗子,这次选秀,他们预备再选几个出来,组合成一个团体。

    因为选的是组合的种子选手,这次选秀的重点便放在了“合作竞争”上面,相比于上一次的纯竞争,这样的噱头更加吸引年轻人。这次选秀可以组队参赛,也可以单人参赛,单人参赛的选手们可以在比赛时互相自由组合,与其他或固定或临时组建的组合打擂台。

    这样的灵活性让这次选秀充满了无数种可能,宣传一出,就吸引了大众的视线。

    与此同时,荣华突然也和电视台合作,推出了一个大型选秀活动,其内容与模式,居然不要脸的完全照搬了荣光去年的选秀活动,只不过换了个名字而已。

    两个活动时间差不多,八卦的网民将两个比赛仔细做了对比,笑了。

    这荣华紧跟在荣光之后推出选秀活动,其居心简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但可惜的是,这次荣光居然换了选秀模式,不跟你荣华炒剩饭,直接做新菜了。

    这剩饭和新菜之间,想也知道哪个会更受欢迎了。

    这荣华,真真是蠢啊。

    张谦拿着荣华的宣传页笑炸了,在会议上把那荣华的策划从里到外的嘲笑了一遍,好不快活。

    赵知不想搭理他,将文件一收,对梁舟说道:“选秀的事情大概就是这样,如今已经拍摄完成,制作需要一两个月,加上宣传期,刚好可以赶在十一黄金周上映,需要提前在网络上宣传一下吗?”

    “不必。”梁舟摇头,敲了敲文件说道:“赵导的名气摆在那,倒不需要这么着急往网上放消息,等关博闻的电影热度稍微下去一点再说。”

    “我明白了。”赵知点头,指指仍抓着宣传页笑得打滚的张谦,头疼道:“他怎么办?”

    梁舟侧头淡淡看他一眼,将选秀的策划案推了推,说道:“张谦,选秀的事交给你负责,你不是很想打压荣华吗,加油。”

    张谦僵硬了,缓缓回头看一眼梁舟,泪汪汪:“舟儿……老板……我半年没休假了……”

    “选秀办好了,我让你休假,办不好,我让你永远休假。”梁舟十分冷酷的说完,起身头也不回的出了会议室。

    半死不活的躺在另一边沙发上的关博闻抬头,同情的看一眼张谦,说道:“说吧,你怎么得罪他了……”他是因为那句“童子鸡”才被丢到了片场折腾了几个月,这家伙是因为啥?仔细算算,这娃被折腾了快半年了吧。

    “我不就是想给他介绍个对象嘛……”张谦哀嚎,以头抢沙发:“那不是没介绍成吗,我还好心劝他不要猥亵未成年呢……”

    “猥亵未成年?”关博闻起身,来了兴致:“这话你在小余面前说过没?如果你说过……以梁舟疼弟弟那劲头,你……啧啧,活该啊。”

    张谦长久的沉默,然后怒了,狂捶沙发:“梁舟你个死弟控!我跟你势不两立!我要跳槽去荣华,不要拦着我!”

    “去吧。”赵知将文件收拾好,看他一眼:“刚好让大家清净清净。”

    “……这个没人情味的公司!我要辞职!辞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