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这边眉来眼去慢悠悠的很开心,那边周律师和余修简直是如芒在背。本来在监护权决定下来之前,余母留下来的遗产是谁都不能动的,但余修自认为监护权的事已经是板上钉钉,便直接将余母的事故赔偿款拿出来买了车。这事周律师本来不同意,但在余修塞了个红包之后,就半推半就的答应了下来,现在余疏林父亲那边派来的人要查,他们想要拒绝,却苦于没有立场。

    余疏林扫一眼余修有些僵硬的脸色,故意说道:“舅舅,我精神很好,还是先清点一下吧,毕竟是妈妈留给我的东西……凌先生核对完了吗?可有什么问题?”

    “倒是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存款数目和房产都是对的,只不过……”凌春点了点文件,看向余修:“来之前我联系过余母出事时的相关负责人,据他们所说,事故赔偿款最后是放在了余先生手中,这其中还包括被余母所救的那户人家赠予小余先生的二十万,不过我现在却没找到这笔钱的去向,不知道对此,余修先生可有什么解释?”按理说,这笔钱应该是直接交给余疏林保管的,他没成年又没有监护人,若他自己不愿意拿,则应该交给律师保管,等监护权定下之后,再转交给余疏林的监护人监管,可如今,那笔钱却是留在了余修手中,连余疏林的手都没过。

    “疏林年纪小,那么大笔钱给他拿着我不放心,便替他留起来了。”余修避开凌春探究的目光,力求镇定的说道。

    “哦?”凌春推推鼻梁上的眼镜,挑眉反问,“不是应该交给律师吗?怎么您自己留着了?”

    余修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心慌之下,索性不再搭理凌春,转头专心哄余疏林:“疏林,那钱我只是暂时帮你保管,以后还是会给你的,你知道舅舅做什么都是为了你好,对吗?律师什么的都是外人,哪有舅舅可信,你放心,舅舅肯定会对你很好的,所以监护权……”

    “我当然相信舅舅。”余疏林勾唇,似笑非笑的样子,“不过现在说的是事故赔偿款的事情,不是吗?监护权的问题,等会再说也来得及。”

    余修闻言,心中简直恼恨到了极点,来之前他对监护权的问题不说有十层把握,七八层是有的,可如今被梁家派来的律师这么一搅和,只怕是连两三层都没了。

    他有些责怪周律师的办事不牢靠,也怨恨梁家的横插一杠子,心中更是对余疏林态度的转变十分不满。明明前两天还是只听话的小老鼠,怎么现在却变成了只性格不定的臭蟑螂。从小认识的舅舅和从来没见过面的父亲,真不知道这孩子有什么好犹豫的!还有那些遗产,有什么好清的,反正最后都会是他余家的东西!等监护权拿到了手,他一定要让这小子好好吃点苦头!

    余疏林将他的纠结恼恨都看在眼里,心中恶意快意交杂,眨眨眼,恢复了乖巧的样子,说道,“舅舅,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生我气了吗?因为我坚持要清点财产……”

    “我怎么会生疏林的气。”余修扯起嘴角干巴巴的笑笑,努力维持住温和好舅舅的形象,说道,“清点一下也好,我刚刚只是担心别人借清点的名义偷偷贪你的东西而已,你知道的,舅舅这么关心你,做什么都是为了你好。”

    凌春挑眉,目光兴味的看着余修——这人脸皮的厚度不一般啊,当着人面就敢黑人。

    “为了我好?”余疏林微笑,突然身体前倾,朝周律师伸了手:“文件给我。”

    “什么?”周律师显然还没反应过来。

    余疏林侧头看他,招招手:“关于监护权的文件,给我。”

    余修闻言心中一喜,忙起身去拿,欣慰道:“我就知道疏林是个明辨是非的好孩子,放心,舅舅以后绝对将你当做亲生儿子一样疼。”

    一直沉默旁观的何龙皱了皱眉,但碍于与余疏林不熟,凌春又没什么反应,只得强制将心中的担忧压了下去——从他之前了解的情况来看,这余修……可不是个好的监护人人选。

    凌春的视线在舅侄两人之间转了转,收起文件,向后靠在了沙发里。作为梁舟的好友,他其实是不太赞成梁舟去拿这孩子的监护权的,同情归同情,但说到底,还是好友比较重要。这孩子现在看着干干净净乖乖巧巧的,指不定以后就是个麻烦呢?而且这孩子进门之后的一系列反应……太有趣了。

    会议室里彻底安静下来,只剩余疏林翻阅文件的沙沙声。

    余修得意的看一眼凌春,转头与周律师对视一眼,心中的大石落了地——那么大笔钱,他余修终于要翻身了!

    “舅舅。”余疏林停下翻文件的手,握着笔,在文件的签字页停下来,抬眼看他:“你告诉我,我父亲派人抢我的监护权,是为了算计妈妈留给我的财产,对么?”

    算计财产?何龙和凌春转头看向余修,一个隐含怒意,一个似笑非笑。真是搞笑了,梁家家大业大的,还需要算计人家小孩子的一点小钱?

    余修眼中的得意褪去一些,避开凌春的视线,不安的动了动,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他现在反驳才是自打脸,只得僵硬的点了点头,说道:“对、对啊,大家都这么说,那个……疏林,你快签字吧。”

    何龙忍不住起身想要说话,却被凌春按了回去。

    “这字当然是要签的。”余疏林转了转的笔,推开面前的文件,嘲讽的看一眼余修,凉凉道:“但签的却不是这一份……凌先生,我相信梁舟先生会是个合格的监护人,您说是吗?”

    凌春一愣,然后大笑出声,将手中文件拍的“啪啪”响,点头说道:“那当然,梁舟绝对会是个好哥哥。”

    这个余疏林,比他想象中的更有意思。

    余修则傻了,慌道,“什么梁舟?什么哥哥?疏林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的亲人可只剩下我了,我……”

    “舅舅,不,余修先生。”余疏林打断他的话,起身,将文件砸到他身上,冷笑:“你当我真不知道你买车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吗?还有,你最好将你用掉的那些事故赔偿款一分不少的还回来,不然,咱们法院见。”

    余修彻底楞了,然后惨白了脸,仿佛不认识他一般,死死看着他——不,眼前这个满面冷意的清秀少年,绝不是他记忆中那个单纯好骗的外甥……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疏林,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没用那些钱,车是我借的……不!你的监护权是我的!”

    余疏林用力甩开他的手,看向凌春,“文件呢?给我签。”

    何龙迅速起身,从凌春手中拿过整理好的文件,推开余修走到余疏林面前,将文件递给他,顿了顿,开口道:“你不会后悔今天的选择的,老板是个好人。”

    “他好不好我不知道……但选择既然做了,我就不会允许自己后悔。”他利落的签完文件,起身朝何龙伸出手:“以后请多关照。”

    何龙眼神柔和了一些,握住他的手:“客气。”

    余修没防备被何龙推倒在了地上,起身之后见到的就是余疏林利落签字的样子,然后腿一软,又重新跌坐在了地上,“不、不可能……”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凌春慢悠悠走过去,笑眯眯的踢踢他,说道,“余修先生,记得快点把事故赔偿款转交给我,我不喜欢办事拖拖拉拉的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