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护人[重生]》 第46章 春天到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回程的车内很安静,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的梁舟突然开口说道:“疏林被女孩子缠上了,闹得很厉害,他的班主任让我开导一下疏林,让他别因为这件事影响到学习。”

    “嗯?”关博闻侧头看他,有些疑惑,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了?

    梁舟睁开眼,目光中暗沉,满是挣扎:“疏林迟早要长大,他不喜欢今天这个女孩子,但明天的呢?他很好……这不对……我要克制一点。”

    看来真的喝醉了。

    “吃醋了?”

    梁舟没说话。

    “怕小余有一天被别人抢走?”

    梁舟眼神动了动,仍是沉默。

    “怕小余讨厌你?”

    “……不会的,他现在很依赖我。”

    看来真的很怕啊。

    关博闻仔细打量他的表情,心下感叹,轻轻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到底还是个没谈过恋爱的毛头小子,对喜欢的人有占有欲很正常,没什么对不对的。”

    “他是我弟弟。”梁舟垂下眼,整个人都瘫在椅背上,看起来居然有些脆弱。出国这段时间,因为时差的关系,他和疏林的联系有些少,那天见到的表白画面开始重新在脑子里清晰起来,然后就不由自主的越想越多,各种关于疏林挽着漂亮女人结婚的猜想让他十分烦躁,苦不堪言。离开得越久,那种重要的东西即将被别人抢走的不安感就越严重,今天高老师打来的电话,几乎压垮了他最后一丝理智。

    对啊,疏林还小呢,疏林迟早会找对象,疏林会离开自己……他想把疏林锁起来,不让任何人看到。但这种想法不对,这是背德,是歧途,是……

    “又不是亲的。”关博闻耸肩,向来没什么节操的关大影帝觉得梁舟烦恼的问题全都不是问题,轻飘飘道:“我看你还是趁着小余还小的时候,赶紧把他追到手吧,那孩子是个有主意的,以后招惹的桃花肯定更多,你不抓紧,以后可有你后悔的时候。”

    梁舟从纷乱的思绪中清醒过来,皱眉:“你怎么知道疏林不是我亲弟弟?”这事很少有人知道,他绝对没跟关博闻说过。

    “哦,那个啊,在知道你喜欢小余之后,我去找凌春八卦了。”关大影帝淡定无比的回答。

    “所以凌春也知道了?”他脸一黑,问得艰难。

    “你是指你对小余有非分之想的事?”关博闻转头看他,点头:“知道啊,我就稍微那么一提,他就全明白了。”

    “……”他就不该相信关博闻还有节操和信用这种东西,还有凌春……他长出口气,倒回椅背,用胳膊搭住眼睛。

    安静良久。

    “疏林还小。”

    关博闻轻嗤一声:“男孩子第一次性冲动是在几岁?十六七岁正是青春期荷尔蒙躁动的时候吧,小心你家小余在你不知道的时候跟别的女孩子来一出轰轰烈烈的初恋大戏,然后再不小心把人家肚子给搞大了,那可好,早婚早育,美翻了。”

    “……别说了。”他放下胳膊,侧头去看窗外,目光暗沉,思绪翻滚。

    “现在的小孩都早熟,小余那么懂事,又比同龄的孩子成熟许多,你自己想清楚,小心守着的宝贝真被别人抢走了。”

    “……”

    车窗按下,夜风轻柔的吹入。

    半个小时后,酒店快到了,他从各种思绪里回神,掏出手机,摩挲半响,翻出了余疏林的电话,开始编辑短信。

    也许……不是不可以试试。

    “疏林,你对恋爱的看法如何?”

    短信回复的很快,只有三个字,“很可怕。”

    梁舟抹了把脸。

    手机再次震动,“哥哥你为什么问这个?你要谈恋爱了吗?”

    我想跟你谈恋爱,他心中说着,短信却回得正经无比。

    “疏林,高老师给我来了电话,回国后,我想我们需要就恋爱这个问题好好谈一谈。”

    看到短信的余疏林僵硬了身体,扶额……哦,高老师你害人不浅,哥哥是不是又生气了?这次要怎么哄……

    梁舟出国后,梁建终于有了喘息之机,他一边催着梁子修抓紧时间与刘雨芬培养感情,一边频频向刘家示好,疯狂搭建关系网。但事情的发展却没有预想中的顺利,刘雨芬虽然向着梁子修,但刘家对他们父子俩的印象却并不好,拼命阻挠刘雨芬与梁子修见面,而他想搭的关系,也总是搭不上。

    就在他焦头烂额时,关博闻与梁舟参演的那部好莱坞大制作电影终于开始了在国内的宣传。

    与国外的宣传模式不同,荣光选择了更为便捷的网络宣传模式,电影的片花在网上一经曝光,便吸引了关注无数,网上热议不断。

    恢弘大气扣人心弦的片花之后,是梁舟与关博闻合录的一则vcr,视频中两人穿着十分休闲,坐在一个漂亮街道的长椅上,态度温和的与观众们问好,请他们支持这部影片。

    这种亲民的宣传方式让粉丝们眼前一亮,热情高涨,视频点击量飙升,短短一天时间便火遍了网络。

    总之,宣传很成功,粉丝们纷纷表示要在国庆节时给偶像送电影票。

    梁建黑着脸关掉视频,挥手将办公桌上的所有东西扫到了地上,咆哮:“梁舟参演的这部电影居然是与迪科公司合作的!迪科你们听明白了没!为什么之前没得到消息?我养你们这些废物有什么用!”

    荣华高层们噤若寒蝉,不敢开口触梁建眉头。

    与荣光轻松和谐的办公氛围不同,荣华的办公气氛一直很严肃压抑,老板梁建从来听不进去反对意见,他做了决定的事情,哪怕所有人都反对,也必须执行。上次公司投资的那部影片,大家都不同意启用刚来荣华没多久的杨琳做女主,但梁建坚持,最后没办法,也只好无奈的将原先的女主换下,把杨琳推了上去。为这事,他们可把那影片的导演得罪狠了。还有在艺人的管理上……太乱了。

    “给我想办法把这则视频的热度压下去!用力压!最好让他们一沉到底!”梁建脸红脖子粗的,吼完冷哼一声,摔门出去了。

    会议室内的高层们面面相觑,随后默契的垂头叹气。视频热成那样,那是说压下去就能压下去的吗?这事,办不了。

    “早知道当初就留在荣光了,舒坦了大半辈子,结果临退休了却要受这老东西的气,自己没能力还不愿意请职业经理人,什么玩意。”有人不满抱怨。

    从荣光跳槽过来的那些人面色一暗,心中也是后悔得不行。没想到那梁舟会让荣光起死回生,还把公司经营得那么好,再看看当初看好的荣华……唉。

    当初为了气梁舟,梁建特地把公司地址选在了荣光不远处,只不过荣光独占了市中心商圈的一栋大楼,而他们却是龟缩在一栋写字楼的其中几层罢了。当时的梁建还放过大话,说只等荣光破产,就要将那楼给抢过来。如今两家公司遥遥相对,荣光外墙的大液晶屏上片花放得正热闹,引得无数路人驻足观看,而他们荣华却愁云惨淡,连自家艺人都不乐意回公司来。

    这就是差距啊……

    他们不由得想起了梁建在接管荣光之前的职业,摇摇头。卖鞋子就是卖鞋子的,对管理公司这事,真真是一窍不通。

    梁舟与关博闻在国外的宣传也进行得火热,与国内的一致期待不同,国外对这部影片大多采取了观望谨慎的态度。这片子虽然启用了不符合大众喜好的华人影星,但请的导演却是一流,还有那可怕的投资数额和优秀的后期制作团队……这部片子好不好,还真得看过才能评价。

    国庆前一个星期,在欧美部分地区提前上映,而梁舟和关博闻在参加完气氛愉快的首映礼后,搭上了回国的飞机。

    关博闻少见的有些疲惫,有气无力道:“我说你要不要这么赶时间,休息一晚上再回去不行吗,我要告你压榨员工。”

    “随便。”梁舟把玩着带给余疏林的小玩意,看都没看他一眼,敷衍回答。他想清楚了,与其用幻想出来的可怕未来不停折磨自己,还不如顺从心意拼一把。人这一辈子有很多事情都得在框框里呆着,老老实实按着前人的经验一步一步向前走,才能走得顺畅圆满,但人生那么长,何必每一步都规规矩矩的,那多无趣。

    他听话了那么久,偶尔离经叛道一次,不过分吧,还有疏林……疏林,只单单念着这个名字,心中的思念就开始膨胀起来。

    关博闻侧头看他一眼,目光中露出丝笑意,伸了个懒腰,戳了戳侧后方的何龙,挑眉,“知道你家老板为什么这么开心吗?”

    何龙默默将腿往回收了收,摇头。

    “因为春天到了啊。”他感叹,掏出眼罩戴好,靠进椅背,“睡觉睡觉,我可没你们年轻人那么精神。”

    何龙拿出手机看着上面临近九月底的日期,抽了抽嘴角,这影帝果然脑子有病。

    下晚自习后,李涛和余疏林一起出了教学楼。

    自李涛帮余疏林拦下马建的拳头后,两人的对话便渐渐多了起来,聊过几次之后,两人才知道彼此住得很近,回家的路有一半都是同一个方向。

    “刘芬后来有烦过你吗?”李涛慢悠悠走着,突然问道。

    余疏林摇头,将思绪从各种习题中抽出来,回道:“她后来都躲着我走,没来烦我,王志说刘芬妈妈最近管她很严,时不时来学校查岗,她不敢闹腾。”

    “嗯。”李涛点头,突然抬手指向校门外的一个角落,说道:“那里有个男人一直盯着你看。”

    “有人看我?”余疏林疑惑的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呼吸一顿,眼睛瞬间亮了,笑着转头朝李涛挥挥手:“我哥来接我了,我先走了,拜拜。”

    目送着余疏林推着自行车跑走,李涛眯了眯眼,视线在街对面树下阴影处站着的男人身上转了转,挥手:“拜拜。”真的只是哥哥……吗?

    余疏林兴奋的跑过去,脸上满是欢喜:“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何伯跟我说你明天下午才到,是提前了吗?怎么跑学校来了?”

    “嗯,提前了一天回来。”梁舟看着他靠近,温柔了眉眼,抬手揉揉他的头发,牵住他的手:“我让何龙回家了,咱们散步回去?”

    余疏林太过兴奋,豪气上涌,挣脱开他的手,往自行车上一跨,回头道:“没事,我带你回去!你下飞机之后还没来得及倒时差吧,又等了我那么久,肯定很累了,我带你回家。”

    见到人,梁舟一直不安的心终于落在实处,他露出个笑容来,靠近一步,伸手捏捏余疏林的腿,笑问道:“带得动吗?我很重的。”

    “没问题!”余疏林被捏得有点痒,动了动腿,然后弯起手臂让他看自己的肌肉:“我力气很大,你不在的时候我都有按时锻炼的,上来,我带你。”

    “那我试试你的技术。”他微笑,侧坐上自行车后座,手扶上他的腰,“好了,出发吧。”

    “一二三,列车启动喽。”余疏林扭扭被握住的腰,脸上的笑容压都压不下去,扶好车把,躬身,一踩脚踏,朝着回家的方向出发了。

    初秋的凉风吹得人很舒服,自行车的后座有些硬,骑车人偶尔还会s形前进,但梁舟却很开心。手中的腰肢虽然细瘦,握起来却满满都是妥帖。他抬头看着少年的后脑勺,听着他被夜风吹得有些零碎的话语,微笑。

    试试吧,这个人这么好,他想拥有他,保护他,陪他长大,伴他变老。

    “疏林。”

    “嗯?”

    “你喜欢我吗?”

    “喜欢啊。”

    “嗯,我也喜欢你。”

    余疏林眯眼笑得开心,用力点点头,将自行车踩得飞快,声音中满是快活:“我知道啊,哥你对我最好了。”这么好的哥哥,谁会不喜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