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舟确实很生气,但生气之余却又有些恐慌。疏林太好了,现在他还小,关注他的只是些青春期小女生,可大了呢?变得更优秀之后呢?

    疏林学习那么努力,这种努力会让他变得越来越好,越来越耀眼,随之而来的,则会是越来越多的仰慕者。这么好的弟弟……他守得住吗?

    可守得住又如何?守不住又如何?疏林总有一天会长大,他迟早会被某一位女人吸引,然后与对方互相倾慕,结婚生子。

    结婚生子,结婚生子……他握着方向盘的手收紧,将车驶入车库,深呼吸之后,解开安全带下车,朝别墅内走去。

    他现在状态很不稳,不能开口,不能与疏林对视……否则他怕自己会忍不住说出心中藏着的那些隐秘的,不能宣之于口的感情,然后不管对方如何反应,将对方牢牢锁在自己身边!

    车门关上时发出“嘭”的一声响,余疏林头皮发麻,忙跟着下车,追上去,着急解释道:“哥,我没有早恋,你听我解……”

    嘭——

    别墅门在他面前关上了。

    ……完了。

    刘阿姨后怕的拍着胸脯把门打开,对着门外垂头丧气的余疏林小声询问:“疏林少爷,少爷这是怎么了?那脸色,太可怕……”

    “没什么,哥哥以为我早恋……他人呢?”他进门,将背包和手里的精美盒子丢到沙发上,一边寻找梁舟的身影一边问道。

    “我还以为多大事,原来不过是小孩子早恋……什么?早恋?!”刘阿姨惊了,迅速冲过来握住他的手,语重心长状:“疏林啊,你还小,怎么能早恋呢!这不好,这不好,是哪个女孩子啊,性格好不好,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

    她声音渐低,小心凑进余疏林,扭头望一眼楼上,压低声音,“你和少爷为这个……吵架啦?”

    “都是误会,我没有早恋。”余疏林无奈叹气,挣脱刘阿姨的手,再次问道:“我们没吵架……哥哥人呢?回房了?”

    刘阿姨指指楼上:“嗯,回房了,表情很可怕……”

    房内,梁舟冲进浴室,将花洒拿下来,调到冷水,对着脑袋就冲。两分钟后,他混乱过热的大脑终于冷静下来,深呼吸调解一下,渐渐平静。

    ……疏林肯定还在楼下等着自己吃饭,刚刚就那样将他丢在车里,他肯定吓到了。明明决定不再不理他的……太冲动了。不过是有女孩子对疏林示好而已……疏林明显不喜欢那个女孩子,别乱想,别乱想。

    他关掉花洒,侧头去拿毛巾,却在看到镜中狼狈的自己后,苦笑。

    真是太难看了。

    将湿掉的衣服脱下来,穿上浴袍,取出一条干毛巾擦了擦头发,他终于出了浴室。

    一出浴室就听到了轻轻的敲门声,他停了停,犹豫了一会,抬步走到房门前。

    手刚搭上门把手,敲门声却停了。

    他垂眼,看着自己握着门把手的右手,思绪又乱了起来。他还没想好该用怎样的表情去面对疏林,要是疏林问起刚才的事,他又该怎么说才好。

    安静一会之后,敲门声再度响起,声音更轻,不仔细听几乎听不见。

    也不知道疏林敲了多久的门,自己之前的反应吓到他了吧,连敲门的力道都越来越小了……这样想着,他心中一紧,手上的动作比思想快。

    “咔哒”一声,房门开了。

    余疏林很忐忑,他敲门敲得都想撞墙了,哥哥进去多久了?五分钟?十分钟?这么久都不搭理自己,可见气得有多狠。

    ……果然全天下的家长都一样,十分不喜学生早恋。

    他简直冤枉。

    正这么想着,紧闭的房门突然打开,他双眼一亮,抬头看去,同时努力解释道:“哥,我没有早恋,真的!我大学毕业前都不会考虑谈恋……呃,哥你刚刚……在洗澡?”

    余疏林瞪眼。

    只见梁舟头发湿透,浴袍松松系着,露出肌肉线条漂亮的胸膛,光着脚,手上拿着一条毛巾,头发上的水珠低落到脖间,顺着锁骨流下来……真是好一番美男出浴图。

    “你刚刚说什么?”梁舟心中微动,皱眉问道。

    “哥你刚刚是在洗澡?”余疏林仍有些傻,哥哥皮肤好像很不错的样子……不对,重点不是这个,呃,他怎么不知道哥哥有生气后就去洗澡的习惯……

    “不是,上一句。”

    “啊,原来没洗澡啊,那哥你怎么这副样……”他话说到一半,突然反应过来自家老哥的意思,顿时虎躯一震,斩钉截铁道:“我大学毕业前都不会考虑谈恋爱这事的!真的!早恋更是不可能,哥你要相信我!今天那些都是误会!”

    听完这句认真的保证和解释,梁舟紧绷的心弦松了松,表情缓和了一些,手指动了动想拍拍对方的肩膀,却又默默握成了拳,“我相信你,记住你今天说的……下楼吃饭吧,我换好衣服就下去陪你。”

    “啊?哦。”

    余疏林老老实实转身往外走,走了两步又停下,回头问道,“哥你不生气了?”

    正深深看着他的梁舟没想到他会回头,忙垂眼遮住眼中的情绪,侧身做出关门的样子,回道,“不生气,我不会生你的气,下楼去吧,我一会就来。”

    房门关上了。

    余疏林深沉思考,这算是雨过天晴了?这么简单?哥居然这么好哄?皱眉,良久后,他得出了事情这么快解决的原因。

    ——哥哥果然很疼自己!

    晚饭平静的度过了。

    饭后,两人窝在客厅里,一个趴在茶几上做作业,一个靠在沙发上翻文件。

    刘阿姨端着冰镇绿豆汤出来,见梁舟表情不算难看,便轻轻靠近,将绿豆汤放在茶几空着的地方,招呼道:“先休息会,喝点绿豆汤吧。明天疏林就要重新开始上晚自习了,今天就别太辛苦,做完作业好好玩一会。”

    “谢谢刘阿姨。”余疏林笑眯眯的端过绿豆汤,喝了一口,夸道:“甜度刚好,还是刘阿姨煮的绿豆汤最好喝,外面卖的都没这个好。”

    刘阿姨顿时笑眯了眼:“我就知道疏林少爷最贴心了,嘴又甜,难怪招女孩子喜欢……”

    梁舟从文件后抬头,眯眼看着她。

    “那个,你们慢慢喝,我去小厅里看电视……”刘阿姨拿着托盘颠颠跑了。

    余疏林放下绿豆汤,讨好的将另一碗端到梁舟面前,再次保证道:“哥,我真的不会早恋的,你放心!喝点绿豆汤休息会吧,文件过会再看。”

    “嗯。”他放下文件,端起碗:“喝完休息会再做作业吧。我明天上午的飞机,大概一个月后才能回来。”说到这个他就想黑脸,那关博闻也是真不靠谱,第二天要上飞机,前一天晚上才说,诚心让人乱了手脚。

    “这么快?”余疏林愣了愣,随即有些失落的点点头:“我知道了。”他和哥哥总是聚少离多的,唉,演员这职业太不稳定了。

    梁舟探手摸摸他的脑袋,目光扫过沙发角落里丢着的精致盒子,眼神暗了暗,身体往后靠,随手拿了个抱枕搁在上面挡住,这才重新将目光落在余疏林身上,“喝完休息会,想玩游戏吗?电脑我拿下来了。”

    “好,这次我们玩那个冒险游戏吧,舟和说那个很有意思。”

    “依你。”

    第二天中午,余疏林中午放学回家吃饭,有些疑惑的翻着沙发,高声问道:“刘阿姨,你见到我昨天丢到沙发上的一个盒子了吗?”

    刘阿姨拿着锅铲从厨房冒头,疑惑摇头:“没有啊,我早上刚刚收拾过,什么都没有。”

    “奇怪。”他起身,皱眉:“怎么不见了……”他还想将东西还给刘芬呢,怎么偏偏就不见了。

    飞机上,关博闻放下杂志,看向梁舟手中扎着粉色缎带的盒子,挑眉:“小情人送的?这颜色……浓浓一片真情啊……”

    梁舟脸一黑,拿过包想要将盒子塞回包里。他昨天完全是一时冲动才将这个盒子藏了起来,现在想想,这举动着实不妥。

    “诶诶,藏什么,拆开看看嘛,包装得这么漂亮,里面是什么?”关博闻来了兴致,凑过去将盒子抢过来,摇了摇,笑道:“听这声响,难道是巧克力?”

    梁舟迅速将盒子抢回来,皱眉,盯着盒子沉默良久。要不要打开来看?可是这东西是人家女孩子送给疏林的,自己拆开也太失礼了……

    他的教养和对余疏林的占有欲开始天人交战。

    关博闻才不管他脑中怎么想,见他盯着盒子不动,便又将盒子拿了过来,颠了颠:“你不忍心拆,那我帮你?”

    梁舟张张嘴,最终邪恶的一方夺得胜利,抿唇,沉默。

    这是同意了?

    一个小礼物而已,干嘛这么纠结。

    关博闻眯眼勾唇,手中动作却是不慢,三两下将缎带解开,掀开盒盖。

    “还真是巧克力,不过看这样子,自己做的?”他拿起一颗看了看,笑得暧昧:“粉红包装,爱心形状,你的小情人挺少女心的嘛。”说着将巧克力递给梁舟,垂头拨了拨盒子里剩下的巧克力,抽出一张带着香味的小卡片来,“心思很细嘛,还有爱心卡片。”

    什么?卡片?梁舟拿着巧克力的手一僵,迅速将他手中的卡片抽过来,三两下浏览而过,脸彻底黑了。这东西幸亏没给疏林留下……现在的女孩子,真是越来越奔放了!

    “亲爱的疏林,感谢老天让我们相遇,相信我们在一起之后会很幸福的……巧克力记得吃完哦……爱你的小芬芬……”关博闻咧出一个一点都不优雅的笑,开心道:“原来这是人家女孩子送给小余的啊,对了,这东西怎么在你手里?小芬芬……咳,你弟弟谈恋爱了?这女孩子字很清秀嘛……”

    “胡说八道,疏林还小。”梁舟三两下将卡片和巧克力放进盒子里,将缎带笨拙的重新缠好,塞进包里。

    “有女孩子喜欢是好事,证明小余有魅力,你这反应……吃醋?”关博闻撑着下巴看他,目光在他脸上打转,若有所思。

    梁舟拿出眼罩戴上,闭目养神不理他。

    “别这样,当哥哥怎么能当得这么小气,你那些女粉丝见天的给你往公司送礼物送卡片,有见小余吃醋吗?对小孩别太严厉,小心小余讨厌你。”

    正戳红心。

    梁舟摘下眼罩,目光黑沉沉的看着他,“今年还不够忙?我再给你安排几部影片客串一下怎么样?”

    “……”

    “如何?”

    当哥哥的都是这样一提弟弟就炸毛吗?一点都不可爱。

    “你继续休息,当我什么都没说。”他妥协。

    梁舟冷飕飕看他一眼,重新戴上了眼罩。

    关博闻八卦之心不死,转头,看向何龙。

    何龙一直盯着他这边,见他有转头的趋势,忙也将眼罩拿出来戴好,往椅背上一靠,装死。

    关博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