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护人[重生]》 第5章 凌律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已经去世了?还那么久……余疏林心中突然有些空落落的,他都还没来得及设想与父亲的见面,对方就已经彻底从自己的生命中消失了。

    “那你……”他开口,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是问他既然父亲已经死了,那你还要不要我的监护权,还是该问他,自己的母亲究竟是不是小三。

    “如果你愿意,我会抚养你。”

    仍旧是低沉的声音,平板的语调,余疏林却从中听出了一丝认真,他混乱的思绪渐渐平静,良久,低声问道:“你愿意?”为什么会愿意,对于父亲的私生子,他不是应该很讨厌吗?

    电话里嘈杂的声音渐渐消失,然后是汽车解锁,开门关门的声音:“是的,之前一直联系不上你,所以也没时间跟你详谈,我派去的律师和助手明天会到,你有什么问题,可以问他们。”

    安静的背景让对方的声音越发清晰,褪去因疲惫而起的那丝沙哑后,在电话有些失真的传递下,这位梁舟的声音,依然堪称悦耳。

    他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良久之后才开口问道:“你一直试着在联系我?”

    “确切的说,是从你的母亲去世之后开始的。”

    “打的这个电话号码?”

    “嗯,由于事出突然,我没能找到你其他的联系方式,还有,对于你母亲的去世,你……节哀。”

    大概是不习惯说类似的话,对方的语气显得有些硬邦邦的,余疏林听了却忍不住心里一暖,这样的安慰,他已经好久没收到过了。

    “谢谢你的关心。”

    “不客气。”

    “……”

    又是沉默,两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还是余疏林率先找回声音,轻声道:“很晚了,我要睡了,你……早点休息。”

    “……晚安。”

    与父亲那边的第一次联系,意外的顺利。

    余疏林放下听筒,回味了一下两人的对话,心中稍微踏实了一些——情况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好,这个哥哥……好像还不错的样子。

    虽然自觉监护权的事情已经十拿九稳,但余修到底有些担心余疏林昨天突然的性情反复,第二天一早,他就带着早餐亲自上门接人来了。这次他长了个心眼,没带周梅和余博,只自己出现在余疏林面前,将个关心外甥的舅舅表现得入木三分,任谁看到都不会怀疑他的真心。

    余疏林睡了一觉醒来,情绪便陷进了“重生居然不是做梦”的这种恍惚感里,对于余修在耳边的洗脑,他全都自动过滤了。

    快到律师事务所时,他终于回神,整理好情绪,装作不经意的问道:“我父亲那边的人是什么时候开始联系我的?”

    余修话音一顿,侧头仔细打量了一下他的脸色,斟酌着答道:“没有过,那边是直接联系的周律师……疏林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问问而已。”他侧头,重新看向窗外。

    “疏林你也别太伤心了。”余修却仿佛抓到了关键点,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洗脑,“虽然那边一直对你漠不关心,在你妈妈去世之后更是联都不联系你,只知道联系律师筹谋遗产的事,但你并不是孤立无援的,别怕,舅舅一直站在你这边。”他义正言辞的说着,力图将那妄想跟他抢监护权的人抹得黑透透的,永远都洗不白!

    余疏林眨眨眼,在心中冷笑一声,并不搭他的话。他算是想明白了,估计上辈子那梁舟也联系过他,只不过他早早的就被余修接了过去,偏那周律师又跟余修是一条心,两人能直接对话上,那才是奇迹。

    路上稍微有点堵,他们到律师事务所的时候刚好九点半,余疏林本以为他还得等一等才能见到梁舟派来的人,却没想到对方比他们到得更早。

    开门声让会议室内正在核对文件的几人抬起头来,坐在正中间的周律师额头隐约有些汗意,见余修带着余疏林进来,仿佛得救了一般,忙不迭站起身迎过去,亲热道:“余老弟可算来了,快请坐,请坐。”

    余修有些吃不消他这热情的态度,进去的脚步不由得有些迟疑,要知道昨天那茶壶碎了之后,他几乎是被对方赶出律师事务所的。

    周律师才不管他怎么想,直接拉着他按在了沙发上另一个俊朗青年的身边,自己则走到门边朝着门外大吼:“小韩,小韩!还不快给客人上茶!”

    余疏林目光落在那俊朗青年身上,对方刚好也望过来,眨眨眼,对他露出了一个安抚的笑容,他愣了愣,有些惊讶于对方的年轻,礼貌的点点头,回以一笑。

    众人坐定,俊朗青年旁边一直沉默的高大男子突然起身,走到余疏林面前,伸出手,开口道:“余疏林,你好。我是梁先生的助理何龙,若有什么疑问,你可以直接问我。”

    “你好。”余疏林起身,笑着与他握了握手,心中对梁舟那边的观感更加好了几分——对方不在意他的年纪愿意和他平等对话,着实让他放松了不少。

    总之,情况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好上太多。

    何龙有些讶异于他的镇定大方,要知道在与周律师的交流中,对方提起余疏林时用的都是诸如“乖巧”“沉默”“内向”“不好相处”“情绪不稳”之类的词汇。

    那俊朗青年也站起身,走过来挤开何龙,抓起余疏林的手上下摇了摇,亲切笑道:“小余是吧,你好,我是凌春,你梁大哥派来的律师,你直接喊我凌哥就好,不错不错,小孩子长得挺清秀的,我喜欢。”

    “……你好,凌先生。”余疏林有些僵硬的抽回手,抽了抽嘴角——这位看起来俊朗凌厉的男人说话怎么是这么个调调,他表示有点接受不能。

    余修听着他们的对话,坐立难安。他没想到那边的人居然到得这么早,让他连阻止对方与余疏林见面的机会都没有,他最怕的就是余疏林跟对方相处融洽,若两方越说越投缘,余疏林耳朵又软……想到此,他再也坐不住,忙起身走到余疏林身前,打断两人的交谈,朝着凌春伸出手:“凌先生,你好,我是疏林的舅舅,不知道刚刚您跟周律师是在……”

    余疏林微微皱眉,侧走一步,不让他挡住自己。

    凌春的视线在余修和余疏林之间转了转,最后落在了坐姿僵硬的周律师身上,敷衍的伸手与他握了握,说道:“也没什么,就是在核对一些余女士留下的文件罢了,顺便清点一下遗产。”

    听到这话,余修脸上的微笑挂不住了,忙说道:“今天不是来说监护权的事情的吗?疏林刚刚中考完,精神有些不好,还是早点将监护权的事情定下来吧。那什么,周律师,文件……”

    “余先生,您别急嘛。”凌春笑眯眯开口,转身坐到周律师身边,将桌上的一份文件拖过来,慢悠悠道:“清点遗产也不妨碍监护权的选择,况且这也是为了小余先生好,他人小不懂这些,大人当然就得多费点心。要知道,我的委托人可是十分关心小余先生的。”说完还不忘朝余疏林眨眨眼,那神情,很有些邀功的意味。

    余疏林也跟着眨眨眼,回以一笑——这个凌律师,有点意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