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课结束后,暑假便只剩下了最后十天。

    余疏林背包里塞满了作业,那都是老师们深沉的爱。

    闷头做了三天之后,快被作业折腾傻了的余疏林被梁舟带去了公司。

    这还是余疏林第一次踏入梁舟的工作区域,感觉……挺新奇的。不同于其他公司的严肃沉闷,荣光作为娱乐公司,办公氛围很是活泼,沿路不时还能看到打扮时尚的艺人走过。

    恰好是周一,公司早上有个例会,梁舟作为董事长不能不参加,这让准备专心陪弟弟去片场玩的他十分不爽。但再不爽,该做的事也还是得做。他只得按捺下不快,将弟弟安顿在办公室里后,大步朝会议室去了。

    余疏林独自呆在宽敞的办公室里,叹气,从背包里拿出作业,将桌上大堆的零食推开,奋笔疾书。带出来的作业有限,半个小时后,余疏林抬头,揉揉酸疼的脖子和手腕,将作业收好,发呆。

    他其实察觉到了,最近哥哥情绪有些焦躁……虽然面上完全看不出来。

    是为公司的事情吗?难道上次媒体乱报道的事情还没过去?

    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他将推得有些乱的零食重新摆好,然后重新坐好,说道:“请进。”

    进来的却不是送果汁的秘书,而是满眼八卦之光闪烁的关博闻。

    余疏林上下打量着这位走进来的成熟大叔,总觉得有些眼熟,疑惑道:“你是?梁董事长开会去了,你可以过会再来找他。”

    “啊,梁舟不在啊。”关博闻笑笑,自然的坐到余疏林斜侧的沙发上,剥了颗巧克力塞嘴里,含糊道:“那我等等他好了,对了,我是关博闻,你是小余对吧,我听梁舟和凌春说起过你。”

    关博闻?余疏林瞪大眼,他虽然不怎么关注娱乐新闻,但关博闻的大名他还是知道的,如今面对面看……果然比写真硬照上看起来要老一点……也是,仔细算算,对方都快四十岁了,没法保养得真像写真上一样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快三十岁的样子,也很正常。

    “觉得我比照片上看着老?”关博闻挑眉,这孩子真有意思,表情没什么变化,情绪却全写在了眼睛里,看着像是稳重老成,相处时却又是天真不知事的样子……好矛盾的气质。

    余疏林忙收回视线,有些尴尬道:“您好,刚才失礼了……我妈妈很喜欢看你的电影,她是您的影迷。”

    “是吗?她喜欢哪一部?”关博闻来了兴致,他过来只是想接触接触梁舟这个藏得严实的弟弟,对方肯主动打开话题,他自然开心。

    “她看得最多的是,我也跟着看过一两次。”余疏林说起母亲,神色放松许多,“您其它的影片母亲也有收藏,可惜来b市时没带过来。”

    “是那部片子啊,说起来,那片子还是我和你父亲梁驰先生合作的第一部影片呢,那时候我刚出道,你父亲对我很是照顾。”关博闻没想到会是那么老的一部片子,皱眉想了想,笑道:“你十六了吧,那片子好像跟你差不多年纪,看来我真是老喽。”

    余疏林没想到那片子居然是梁驰导演的,心中的感觉一时有些奇妙,笑了笑答道:“您说笑了。”

    关博闻见他对答很是进退有礼,态度便又热情了几分:“什么您不您的,我和你哥是朋友,不用这么客气,嗯……不过辈分不能乱,你喊我叔叔吧。”

    “关叔。”余疏林从善如流,他对关博闻印象不错,对方如今又是荣光的顶梁柱,看起来与哥哥的关系也很好,于公于私,他都该与对方搞好关系。

    “这叔叫得我高兴。”关博闻挪到他身边坐下,亲昵道:“既然叫了我叔,那大家就是自家人了,来来来,咱们好好聊聊。”

    “好。”余疏林眨眨眼,表现乖巧。

    两人都有意与对方交好,这谈话便格外顺利。

    等梁舟结束例会回到办公室时,见到的就是关博闻与余疏林勾肩搭背,茶几上果汁茶水铺了一片,零食包装纸满地乱撒的景象。

    “怎么回事?”他黑着脸看向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关博闻,目光中的质问显而易见。

    余疏林正被关博闻说的国外拍摄趣事逗得开怀大笑,见梁舟黑着脸进来,一下子没憋住,噗嗤又笑了:“哥哥,关叔说你在国外被剧组做饭的大叔疯狂追求,是真的吗?没想到国外这么奔放。”

    被剧组做饭大叔追求这事还真有,梁舟一哽,冷飕飕的目光已经快要把关博闻凌迟了:“你怎么跑公司来了,这么闲,给你安排几个影片友情客串打发打发时间,可好?”

    关博闻摇摇头,将身体整个靠在余疏林身上,假假的的哀叹道:“没人性的老板,压榨中老年人的剩余价值,小心被社会谴责,你说是不是,小余?”

    余疏林仍沉浸在“做饭大叔追求美男子”的“浪漫”戏码里,闻言摇头道:“我哥哥才不会被谴责,他可是连做饭大叔都喜欢的美男子,大家怎么忍心谴责。”

    “……”

    黑历史!绝对的黑历史!偏偏这黑历史还被关博闻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告诉给了疏林。

    “关、博、闻!”他将手中的文件捏紧,浑身杀气腾腾。

    “别生气,别生气,你这两天情绪真容易爆,开个玩笑嘛,你看小余听得多开心。”关博闻投降状,将歪倒的身体坐正,撇嘴:“别那么无趣,小心小余嫌弃你无聊。”

    见他从自家弟弟身上起身,梁舟脸色好看了一点,不过心中却敲起了警钟。说起来……他好像确实挺无趣的,疏林正是好玩爱闹的年纪,会不会不喜欢这样过于沉闷的自己?

    而且刚刚疏林确实笑得很开心……

    梁舟身上的杀气一点点消失,眉头皱起,一脸沉思。

    这反应,有意思。

    关博闻挑眉,咳了咳,从桌上摸出一颗糖果拆开塞嘴里,起身对梁舟说道:“我来就是要告诉你,影片已经快要制作完成,大概再过十天半个月就该进入宣传期了,你准备准备,咱们可能需要出国呆上一段时间。”说完回头对余疏林挥挥手,晃出门去了。

    “关叔再见。”

    等办公室的门重新关闭后,余疏林起身,走到梁舟面前,举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哥,你想什么呢?”

    梁舟抓住他的手,眉头仍然皱着,有些犹豫道:“疏林……你会不会觉得我话太少?”

    “……哥你乱想什么呢。”余疏林眨眨眼,任由他握着自己的手,亲昵的用头撞撞他的肩膀:“我并不觉得哥你话少啊,难道哥你会嫌弃我不够活泼吗?”

    “不会。”他眉头松开,发现自己确实有些想太多,松开他的手,揉揉他的头发:“饿不饿,今天会开得有些久,让你无聊了。过会咱们先去吃饭,下午带你去片场看看。”

    “不饿,零食吃了好多。”余疏林有些不好意思,他平时是不爱吃零食的,今天却跟着关博闻吃了一大堆。

    梁舟扫一眼满地的零食包装纸,看向余疏林的眼神里染上些无奈:“下次别吃这么多,不然正餐该吃不下了。今天跟关博闻聊得很开心?都聊什么了?”他弯腰收拾着桌上剩余的零食,随口问道。

    “就随便聊聊,不过他跟我说了好多你们拍摄时候的趣事,还说你在国外的时候,从来不去什么酒吧夜店之类的娱乐场所,美人搭讪你也不理,他猜你一定还是……咳,童子鸡。”余疏林想起关博闻说起这事时促狭的神色,忍不住扭头偷笑。

    他哥今年都二十四了,平时也没见跟什么人来往亲密,仔细想想,哥他不会真的还是只童子鸡……吧……

    梁舟收拾桌子的动作一顿,手收紧,脸更黑。

    关!博!闻!

    中午吃饭时张谦和赵知硬是蹭了过来,让想要跟弟弟二人世界的梁舟心情变得更差了。他十分后悔今天带疏林到公司来,这群朋友同事就没一个让人省心的。

    了解到哥哥另一面的余疏林却很是开心,吃饭时与张谦聊梁舟的大学趣事聊得兴奋而投入。

    梁舟见状,心中的不快稍减,阻止张谦的话语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

    算了,弟弟开心就好。

    饭后休息了会,梁舟开车,将余疏林带到了一个公益广告的拍摄现场。

    荣光前段时间被荣华抹黑得厉害,现在正努力重新建立自己的正面形象,这次与朝廷台合作的公益广告就是其中一项。

    公益广告的拍摄选在了一个风景很好的大型公园里,演员都是形象正面的中老年演员,还有几个挑选出来的漂亮小孩。

    现场工作人员正热火朝天的拍着,梁舟与余疏林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是在拍秋天的戏吗?”余疏林看着场中穿着长袖针织衫的演员们,感觉有些新奇:“这次公益广告的主题是什么?”

    “关爱老人。”梁舟回答,将他带到不远处工作人员搭好的遮阳棚下,指着摄像机位说道:“拍电影和电视剧时机位架得比较多,公益广告很短,拍摄容易,机位就少一些。”

    “这样啊。”余疏林有些失望,他还以为可以看到演员吊威亚什么的呢……不过哥哥的这份心意还是让他很满足很开心的。

    一直关注他的梁舟自然察觉到了他的兴致缺缺,停下对于各种拍摄工具的介绍,沉思半响后说道:“下次带你去真正的电影拍摄现场去看,有打斗戏,比较精彩的那种。”

    余疏林心思被看穿,有些羞窘,觉得自己这样让哥哥费心很是任性,摇头道:“等有机会吧,升高二之后课程进度要加快,暑假寒假都要补习,也没什么时间关注这些。”

    怎么能这么乖……梁舟眉眼温柔下来,抬手摸摸他的头,说道:“这个公园很大,你难得过来,逛逛吧。”

    “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