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速挂断电话,他起身去浴室洗漱完毕,换好衣服下楼,让何伯将报纸取了过来。

    何伯表情有些不好看,知道他要看什么,便直接将娱乐版抽出来放在最上面,递给了他:“这些记者越来越不像话了,兄弟关系都能扭曲成包养关系,太没职业道德了!”

    “包养关系”刺得梁舟眉心一跳,他拿起报纸一看,果然见上面几乎半个版面都是关于自己的新闻,标题耸动,极尽夸张。配图是昨天在机场的画面,有他抱住疏林的,有他牵着疏林走的,在最醒目的地方,甚至放了张他亲吻疏林脸颊的照片。

    那亲吻照角度取得暧昧,看起来像是在亲吻嘴唇,十足惹人遐想。

    昨天在何龙提醒过后他就让何龙去跟各大报纸媒体打过招呼,为什么今天还会出现这样有偏向性和标题耸动的报道?还有,明明同行的还有关博闻,这报道中为什么提都没提?

    用心太险恶了。

    他放下报纸,给张谦打电话。

    “怎么回事?”

    “还能是怎么回事,你那个小叔又作死了呗。”张谦语气有些嫌恶,快速说道:“我已经让人防止新闻继续扩散了,拍到小余正脸的照片已经全部撤下,但已经印在报纸上发出去的那些就没办法了,可能要对小余的生活造成一定影响。”

    “该死。”他最怕的就是这个,疏林只是个学生,生活环境单纯,娱乐圈里稍微泼点黑水出来,都足够动摇他的生活。

    张谦被他少见的暴躁语气吓了一跳,忙附和道:“是是,梁建是很该死,你准备怎么办?”

    他迅速冷静下来,将手边的娱乐报纸捏成一团丢进垃圾桶里,冷声道:“先把报道的影响降到最小,防止事情进一步扩散,注意网络上的消息,一旦有人在网上放这则新闻,第一时间删掉!我让你攒的那些荣华的黑料呢?”

    “都、都收着呢,你、你要干嘛?”张谦有些不适应他突变的画风,结结巴巴道。

    “荣华最近有什么比较大的活动?”

    “有个选秀和新组合的前期造势,那个传说中的大片好像也快上映了,已经放出了消息,杨琳演的女主。”

    梁舟眯眼想了想,安排道:“选秀时放荣华苛待艺人,内部选拔有黑幕之类的消息,再把公司发展比较好的组合推两个出来,给他们安排个综艺活动,宣传弄大点,压荣华的新组合造势。至于杨琳……梁建不是将她捧成了玉女掌门吗,把她靠潜规则上位的消息丢网络上去,然后就别管了。”

    张谦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他呆呆的将安排记下来之后挂了电话,咂舌。梁舟以前可是从来不屑去做这种事情的……天呐,这算是……冲冠一怒为亲弟吗?

    梁舟随后又打了关博闻的电话,让他在近期接受采访时装作无意间提及机场事件的样子,好好解释一下那天的事。解释的重点放在两人一起回国上,对于余疏林的身份,最好三两句带过,只说是关系比较好的亲戚过来接机,其他的全都不要提!

    这么安排了一通,他放下手机,招招手喊来何龙,让他出去买报纸。

    何龙目光落在垃圾桶里的报纸上,有些不明白:“买报纸?”

    “去市二中,把学校附近所有报刊亭里报道了这则消息的报纸全部买下来,外面传就传吧,只希望疏林的学校里没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乱飞。”梁舟摆摆手,让他快去。他昨晚睡得晚,时差没倒好,头疼得很。

    “……知道了,老板。”何龙表情僵硬的出去了。

    事实上,学校里很平静,大家被补课折磨得□□,压根没有时间去关心八卦。

    最爱八卦的王志倒是买了份报纸,早自习前拿着娱乐版对着余疏林比了半天,笑嘻嘻道:“诶诶,这报道上的人长得和你好像,可惜人家是被包养的幸福小蜜,你却是个辛苦上学的可怜学生,命不同啊。不过这梁舟居然是同性恋,这可是大消息啊,他都好久没出新作品了,我还是蛮喜欢他的。”

    听到熟悉的名字,正在掏课本的余疏林顿了顿,若无其事状凑过去看报纸,问道:“很像吗?我看看。”

    “给你,这照片有些模糊,不过看着确实很像你。”王志大方的将报纸递给他。

    余疏林将报道快速扫过,盯着那几张照片看了几秒,调整好脸上的表情后抬头,将报纸塞回王志手里,笑道:“这报纸写得也太夸张了,什么同性恋,怕只是个噱头罢了,这种娱乐新闻最爱瞎猜了,就你会信。”

    “嘿嘿,看个热闹嘛,我也没说相信啊。”王志嬉皮笑脸的,很显然也没怎么把这新闻放在心上。

    余疏林心中松了口气,面上却道:“别说这个了,你英语试卷写了吗,老师早自习要收的。”

    “完了,我还有个作文没写,要死了!”王志大惊,丢开报纸就回头翻卷子去了。

    余疏林笑了笑,垂头拿出课本翻开,眼神却慢慢沉下来,摸出手机给梁舟发短信。

    “报纸上的新闻是怎么回事?”

    短信回得很快。

    “影响到你了?”

    “没有,没人联想到我身上,你那边呢?”

    梁舟紧绷的心弦放松,快速回道:“没事,已经解决了,专心上课吧。”

    余疏林看完短信,将手机放回书包里,垂眼若有所思。

    到底是谁在往哥哥身上泼脏水?

    报纸被王志扫到了地上,交完作业的李涛路过,弯腰拾起,在看到上面的内容后猛地抬头,看向余疏林。对方正在专心看书,与往常没什么区别。他垂下眼,将报纸叠了叠,塞进了口袋,抿唇重新趴回了桌上。

    报道事件在梁舟团队的快速应对下,雷声大雨点小,没有造成什么恶劣后果。在关博闻接受采访时无意提起这件事并笑着解释了两句之后,这则新闻更是彻底变成了一则笑话,被人们忘在了脑后。

    学校有无聊的学生信了那些报道,跑来围观余疏林,但每次来都见他在看书学习,八卦之心便渐渐淡了下来。

    梁舟却息了休息一段时间的心思,直接去了公司,准备与梁建打擂台。他出国半年,荣华在国内可算是蹦跶了个欢快,胆子也越来越肥了。

    荣光与荣华的舆论战开始了。

    八卦新闻频出,最开心的莫过于八卦的网友们了。如今网络世界飞速发展,喜好给明星“扒皮”的网友渐渐冒头,各个大型社区网站在线人数急剧飙升,大有“给我一个黑料,我就能扒光娱乐圈”的气势。

    网友也试着扒过梁舟,结果扒来扒去,除了扒到他老爹很厉害,老妈也很厉害之外,就只扒出他跟梁建的那些恩恩怨怨。关于报道上那位男孩子的消息却是一点影都没扒出来。在关博闻无意澄清之后,网友们的好奇心得到了部分满足,却也有些不满足——亲戚家的小孩?哪个亲戚?关系这么好,怎么从没见梁舟提起过。

    不过这种好奇很快就被新的八卦事件弄没了,相比起一个小孩的身份,梁舟和梁建、荣光和荣华的爱恨纠葛显然更加吸引人。

    然后,网络世界更热闹了。

    梁建刚刚高调召开发布会,宣布荣华与国外合作拍摄的影片将于暑期档强势上映,网上就爆出大量“影片女主白莲花,靠潜规则上位”的黑料。

    杨琳可是这两年发展势头最好的女明星了,作品多,对粉丝亲切,长得又是温婉秀美,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很得观众的好感。如今她的黑料一出,群众大呼人不可貌相,网友们则兴奋了,开始自发自觉的往里深扒,这扒着扒着,还真被他们扒出不少东西。

    私生活混乱,真的!靠潜规则上位,真的!她与荣华少东家梁子修半夜私会之类的新闻……好像也是真的!只不过被梁建花钱压下来了。

    玉女变“”,精彩!

    这般扒皮,倒也算是对影片的一种另类宣传,但梁建本来是想靠这部影片奠定自家公司高端大气上档次、与国际接轨的形象,如今杨琳这样黑红黑红的,影片的格调都被拉低了不止一个档次,公司形象更是成了笑话。

    他简直后悔透了,当初怎么就鬼迷了心窍让那个杨琳演了影片女主,公司又不是没有其他形象好口碑好的一线女星!

    他这边还没缓过气来,那边关博闻就在一次专访时,透露了他新影片已经秘密拍摄完毕,等制作完成后,就会跟大家见面的消息。

    一石激起千层浪,那可是关博闻啊!这位影帝都多久没演电影了,大家都以为他要隐退了好吗!

    群众的热情被激起,在得知梁舟也参与了影片拍摄,且影片是与好莱坞合作完成时,情绪更是high上了一个新高度。

    影帝新影片!荣光老板梁舟的复出作!与好莱坞合作完成!

    哪一条都很让人激动好吗!粉丝们表示他们快要窒息了。

    本来已经渐渐退出群众视野的梁舟,再次过上了出门需要伪装的日子。在伪装渐渐失效后,他干脆每天出门都口罩帽子□□镜,捂得严严实实的,或者干脆不出门,让何龙将工作送家里来。

    猖狂的狗仔为了得到影片的第一手消息,居然摸到了梁舟所住的别墅区,天天在小区门口蹲点。

    余疏林有幸遇到过几次,大概是因为他长得乖乖巧巧,看起来很好说话的原因,狗仔甚至胆肥的拉着他打听过梁舟具体住在哪一栋,平时爱不爱出门,会不会带陌生人回别墅……之类的事情。

    他把这当个笑话跟梁舟讲了,自己丝毫没放在心上,但梁舟却黑了脸,考虑起搬家的事情来。

    搬家也不能搬得太差,新家必须离市二中近,条件也不能太差,起码得跟现在住的这个别墅区差不多吧,保全和物业也必须靠谱,小区里的居民不能什么三教九流都有……

    何龙面瘫着脸记录,最后渐渐停下了写字的手,无语的看着自家老板:“我觉得……您和疏林少爷还是住这里比较好。”

    “为什么?”梁舟皱眉:“狗仔都找上门了。”

    “起码狗仔进不来,市二中周围其他的小区,可就不能保证这点了。”何龙很无奈,他总觉得自家老板最近画风有点不对。

    梁舟沉思半响,发现情况还真像何龙所说的那样,市二中附近的小区,也就只有现在住的这个最好了。

    不能搬家,没地方搬……他黑了脸,起身上楼,翻出日历和下半年的工作计划。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隐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