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护人[重生]》 第34章 荣光股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相比起舟家团圆饭的热闹,他们自己的年夜饭显得有些安静,但大家围聚在一起,看着春晚聊着天,也别有一番温馨味道。

    何龙和何伯都是话不多的,饭后便拿出一副象棋,下起棋来。

    刘阿姨窝在沙发里织毛衣,看着春晚播出的小品直乐。她唯一的女儿嫁去了国外,最近刚生了娃,那毛衣就是为她的小外孙准备的。

    午夜将近,梁舟带着余疏林去了花园,从车库里搬了两个烟花出来,一人点了一个,并排站着看烟花升空炸响。

    现在烟花禁得还不算太严,放的人挺多,余疏林仰头看着远远近近的各种烟花图案,眯眼笑了起来——真好。

    午夜的钟声开始敲响,烟花也快炸完了,他搓了搓手,侧头看向梁舟:“哥,快许愿,我妈说跨年许愿最容易灵验了!”说完也不管梁舟听没听清,扭头看向被烟花铺满的夜空,闭眼许愿。

    ——希望哥哥一辈子平安健康,妈妈来世投个好人家,大家都能开心幸福。

    双手交握,作揖。

    ——大家都要好好的。

    他睁开眼,长出口气,眼中全是对未来的美好期待。

    梁舟专注的看着他,也学着他的样子许了个愿,然后帮他拢了拢围巾,说道:“回屋吧,外面太冷了。”

    “好。”他点头,微笑问道:“哥,你许的什么愿?”

    “秘密。”梁舟弹弹他的脑门,牵住他的手,朝别墅大门走去,“好了,回房休息吧,明天还要早起。”

    他越发好奇,跟上他的脚步,追问,“到底是什么愿望,那么神秘。”

    梁舟回头看他,笑而不语。哪怕那个愿望一辈子都实现不了,但有了此刻的陪伴,他已十分满足。

    余疏林一向早睡早起惯了,能熬到十二点已经是到了极限,回房后撑着精神回了几条同学的拜年短信后,草草的洗漱了一下便爬床睡了。

    一墙之隔的梁舟就比他精神多了,他先是慢悠悠的洗了个澡,然后又仔仔细细的刷了个牙,最后还破天荒的拿出手机给张谦等人挨个打了个拜年电话,在收获嫌弃无数后,时间终于被他成功的拖到了凌晨一点。

    别墅里很安静,他走出房门,拐弯,停在余疏林房前,将手轻轻放在门把手上,推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开着一盏地灯,隐约能照出床上人的轮廓。他勾唇,走到床边,探手摸向少年的脸颊……疏林好像一直有开着灯睡觉的习惯,每次过来,地灯都是开着的……是怕黑吗?

    余疏林睡得很熟,头埋在被子里,乖巧安静的样子。

    他拨拨他的头发,摸了摸他的脸,看了良久之后,弯腰,垂头,对着余疏林微张的唇,轻轻落下一吻。

    一触即分。

    心脏跳得有些快,他抿抿唇,掖了掖被子,后退,悄然退出了少年的房间。

    这算是……新年礼物吧。

    在黑暗的走廊上站了半响,他轻笑一声,快步回房。

    大年初一祭祖先。

    余疏林掩唇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

    梁舟视线扫过他的唇,若无其事转头,专心看路况:“很困?那咱们快去快回,早点吃午饭,吃完睡个午觉。”

    “不用,这是我第一次给父亲扫墓,不用赶时间。”他摇摇头,搓搓脸,想让自己显得精神一些。

    梁舟点点头,没说什么,车速却是加快了一些。

    梁驰的墓修得比余母的大气多了,墓碑很干净,显然是有人在定期打理。

    冬夜的清晨雾气还没散,祭祖的人很多,穿梭来去的,衬得墓园热闹得有些违和。

    余疏林安静给梁驰烧了纸钱,上了香,然后弯腰鞠了三个躬。他后退,站到一直沉默看着的梁舟身边,看向墓碑上照片里的人。

    照片上的人头发花白,表情严肃,眼神却很是凌厉——和梁舟看人的眼神有些像。

    他抿抿唇,终于开口。

    “父亲。”他说,探手握住梁舟的手:“没想到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居然是这样的情形……你在底下,有碰到妈妈吗?”

    梁舟侧头看他,轻轻回握住他的手。

    前世今生就如一场大梦,这场父子相见居然耗费了他两辈子的时间……还好,不晚。他仔细看着照片上的人,想象着他和母亲站在一起的样子,“我现在和哥哥生活在一起……他很好,我也过得很好……如果你在底下碰到了妈妈,抱抱她吧,我想她是想你的,虽然她从来没在我面前提起过你。”

    晨光渐起,雾气开始消散。

    梁舟看着余疏林认真温润的眼神,恍惚间仿佛看到了年轻时的父亲——真像,他想,不愧是父子。他转头,看向墓碑上满脸严肃的人,顿了顿,开口:“我会照顾好疏林的,您放心。”

    还有,请您原谅。

    年初二,余疏林跟着梁舟走了几家亲戚,在收获了一大堆红包之后,两人彻底闲了下来。

    初三初四的时候,梁家倒也有几家亲戚上门,但大多都不是很亲的那种,对着梁舟的态度也是殷勤得过分,招待起来很是别扭。

    梁舟不怎么喜欢这样的应酬,便让何伯将不熟的来访者全都挡了出去。

    余疏林给全家人都准备了新年礼物,虽不是什么贵重东西,但心意到了,大家都很是开心。

    新年在这样温馨的气氛下迅速过去,梁舟初七要上班,初六晚上,他拿着一份文件走到余疏林房间,放到他面前,“给,新年礼物。”

    余疏林推开课本,拿过文件好奇翻开,然后惊了,“荣光的股份?”这玩意怎么能够随便送?他忙将文件推回去:“这个我不能要,你留着。”

    “本来就是要给你的,收下吧。”梁舟将文件摊开,翻到最后的签字页:“签吧,这是父亲留给你的遗产,我说过,你是有继承权的。”

    “继承权?等等,好像……咦?”他想了好一会才记起梁舟是什么时候说过这话,顿时更傻了,忙垂头翻了翻文件,待看清股份赠予数是多少时,只觉得眼睛都快花了:“这、这太多了,百分之十五,太夸张了。”

    他是真没想到父亲会给他留遗产,他以为梁舟说的继承权什么的只是应付梁建父子的套话,这情节发展与上辈子差得也太多了点……荣光那么大个公司,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是多少钱,他想都不敢想。

    而且,这情况由不得他不怀疑,梁驰手中的股份在分了百分之十给梁建之后,留给梁舟的大概只有百分之二十左右,怎么想,那梁驰都不可能大方的将其中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分给自己这个见都没见过的儿子,反而只留给从小养在身边的梁舟那么一点点,这不科学!

    梁舟看清他眼中的狐疑,心中有些无奈,面上却是十分正直认真的模样:“签吧,这些本来应该等你十八岁时再给你,但如今你和我一起生活,早点给你也没什么,别多想……难道你不信我?”

    “不是,我当然信你,可……这真是父亲给的?”余疏林握着笔,很纠结:“那你分了这么多股份给我,你自己手上的够不够管理公司,虽然我不太懂,但股份占有数什么的……”

    “够的,我母亲还给我留了一部分股份,后来梁建脱离荣光,曾经联合了一些小持股人一起抛售荣光股票,我趁机收了些,现在我手中握着的股份仍是大头。”梁舟揉揉他的头发,温声催促道:“所以没什么好担心的,签吧。”

    “……那好吧。”余疏林妥协,低头,磨磨唧唧的签上字,然后迅速将文件推还给他:“我还没成年,这股份给你监管,你拿着吧。”

    果然是这样……梁舟眼中闪过丝笑意,收好文件,忍不住伸手摸上他的脸,摩挲着手下细腻的肌肤:“好,我会好好管理公司,让你每年都有好多分红拿。”

    “嗯。”余疏林笑眯了眼,十分自然的将脸埋在他的掌心蹭了蹭,然后转身,准备继续预习课本,“哥你还有其它事吗?我这个章节快预习完了。”快开学了,为了不被高老师可能会有的下马威吓到,他可是很用功的。

    梁舟没想到他会如此自然的接受自己的亲昵,手僵了片刻才收回来,安静片刻,问道:“疏林,你喜欢别人摸你脸吗?”

    “不啊。”余疏林摇头,埋头努力做题。

    “那刚才……”

    “因为你是哥哥嘛,兄弟俩亲密些有什么不对。”余疏林奇怪的抬头看他,然后起身抱了抱他,推着他朝外走:“好了,别打扰我看书,出去出去。”

    头一次被弟弟赶出门的梁舟站在门外愣了会,低头看了看掌心……见鬼,他发现了自家弟弟的一个小秘密……那么大个人了,在面对自己依赖的人时,居然会不自觉的黏上去。

    这真是……甜蜜的负担。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之后的相处时,梁舟总是会有意无意的亲近余疏林,比如摸摸头摸摸脸,捏捏耳朵搭搭肩膀什么的……

    值得高兴的是,余疏林居然真的一点反感的反应都没有,对于这些适度的亲昵,都很自然的接受了。不过高兴之余,他又有点苦恼……疏林在这方面会不会太过迷糊了些?

    张谦抱着文件,看着办公室里大玩变脸的梁舟,惊悚了:“赵啊,梁舟他……怎么了?”

    赵知嫌弃的看他一眼,径直推门走了进去,“梁舟,国外的合作你准备什么时候去?公司最近有几个项目有点缺人,你看……”

    梁舟迅速回神,进入工作模式,“缺人?是哪个项目?昨天我让你准备的资料弄好了吗,还有上次聊……”

    张谦戳在门口,听着他们的纯公事对话,跳脚——这是娱乐公司啊!主事的怎么全都一点八卦精神都没有!这种态度工作气氛会很压抑的好吗!他要跳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