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年关将近,刘阿姨和何伯渐渐忙碌了起来,年货每天出去买一点,渐渐就堆满了厨房。余疏林寒假作业已经提前搞定,便每天跟着刘阿姨各个超市市场的转悠,帮着提东西付钱。

    现在钱币贬值已经初现端倪,刘阿姨一路上都在唠叨着钱不经花了,显得很是忧心的样子。

    余疏林是个小富翁,从小到大都没为钱苦恼过,上辈子虽说过得惨,但也没机会为钱着急。这辈子他直接捏着老妈留下的财产,投奔了土豪哥哥,平时零花钱管够,每次动老妈留下的钱都是在给哥哥买礼物,对于钱币贬值,还真没什么感想。

    他只是有些担心,哥哥穿的用的貌似都很贵,他那点钱,好像买不了几次礼物了……好穷。

    梁舟给余疏林的考试礼物终于买好了,是一台最新款的电脑。

    现在企鹅等聊天软件已经开始在学生里普及,班里好多同学都有号码,如今他有了电脑,便也申请了一个。

    他上辈子高中读得辛苦,虽然偶尔也上上网,但到底接触不多,打字都有些不熟练。梁舟站在他身后,看他一个键一个键的慢吞吞打字,勾勾唇,仔细记下他的企鹅号,回了书房。

    好友申请的提示音突然响起,余疏林停下打字的动作,好奇的用鼠标点开。申请加好友的是个新的白板号,名字那栏大喇喇的写着梁舟二字,他愣了愣,随即笑着点了同意。

    过年前三天,何龙搬到了别墅,和大家一起跨年。

    大年三十当天,梁舟将余疏林好好打扮了一番,带着他到舟家老宅吃团圆饭。

    余疏林有些忐忑,临到出门时还在犹豫。

    “要不我不去了吧,我只是个外人,去了不合适……”他这身份,去舟家吃团圆饭总觉得有些尴尬。

    “不是外人,你是我弟弟。”梁舟替他围上围巾,将他推上车,自己也绕到驾驶座坐下,侧身来帮他系安全带,“放松点,只是吃顿饭而已。”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梁舟起身,摸摸他的脑袋:“大舅小舅都知道你和我在一起生活,喊我的时候便嘱咐过让我带上你,别担心,他们很好相处的。”

    话都说到了这份上,余疏林也不好再拒绝,点点头,心下放松了些。

    舟家老宅位于城市的另一边,梁舟足足开了一个多小时才到,余疏林放松下来的心神,随着时间的推移,又渐渐紧绷起来。

    车子驶入了老城区,这一片都是老房子,道路有些窄,梁舟只得放慢车速。七拐八拐的开到一个胡同口,车进不去了,梁舟下车,提着年礼带着余疏林朝里走去。

    沿路有小孩子拿着炮仗在玩,有一个鞭炮刚好在余疏林脚边炸响,他吓了一跳,手中提着的礼盒差点被甩到了地上。

    梁舟眼疾手快的托了他一把,看一眼沿路的路况,皱眉,索性将年礼全部换到右手提着,牵住了他的手,低声嘱咐道:“小心点,这一片小孩子比较多,稍微热闹了一些。”

    余疏林点点头,低头看一眼两人牵着的手,弯着眼睛笑了起来——他喜欢这样的气氛,很热闹。

    舟和正在四合院大门口上蹿下跳,鞭炮放得噼里啪啦响,远远见梁舟牵着个人走过来,丢下炮仗就笑嘻嘻的跑了过去,朝梁舟大大的作了个揖,伸手道:“表哥,祝新年快乐万事如意,红包红包,快拿!”

    也许是被这新年的气氛感染了,梁舟脸上罕见的带了丝笑意,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厚厚的红包递过去,说道:“就你最滑头,给你。”

    舟和连忙接过,感受了一下红包的厚度,笑容更大了,狗腿的过来帮梁舟提年礼:“还是表哥大方,来来来,东西这么多提着一定很重,我帮你。”

    余疏林见他凑过来,笑着打了声招呼,“舟和,新年快乐。”

    舟和故意做出一副惊讶的样子,怪叫道:“哎呀,我远远看着还以为表哥牵了个表嫂回来,原来是疏林,欢迎欢迎,新年快乐,走,我带你去看看我收到的新游戏机!”说着就来扯余疏林,拉着他要往屋里冲。

    梁舟听到“表嫂”二字,牵着余疏林的手紧了紧,然后松开,由着舟和将人拉走,嘱咐道,“小和,别扯,疏林手上还提着东西呢。”

    “知道啦知道啦。”舟和摆摆手,带着余疏林进了院子。

    院子里一群人正在往春联上刷浆糊,见舟和咋咋呼呼的跑进来,站在最外围的一位清俊青年笑着说道:“小和你终于把炮仗折腾完了?快来帮忙贴窗花。咦,这位是谁,你的同学吗?”

    余疏林忙停下脚步,打招呼道:“你好,我是余疏林,新年快乐。”

    “啊,你就是疏林?”清俊青年愣了愣,上下打量他一遍,脸上笑容变大,热情招呼道:“我是大房长子舟启,你跟着舟舟一起喊我表哥就行,对了,怎么就你一个人,舟舟呢?”

    余疏林被舟和拉着,不知道该不该喊对方表哥,便含糊的点点头,说了句:“新年好,哥在外面。”

    舟和性子急,随手指指后面,说道:“表哥在外面,你自己去看!我先带疏林进去放东西,窗花你们自己贴啦。走,疏林我们进屋,不理他们。”

    “臭小子,就知道偷懒。”正在刷浆糊的舟清仁闻言笑骂了他一句,朝看过来的余疏林友好的点点头,温声说道,“进屋去吧,喝点热茶暖暖手。”

    “嗯。”余疏林乖巧点头,忍不住微笑。

    忙活着贴春联的众人也早就停下了动作,一一跟余疏林笑着问好,一时间气氛融洽,倒真有些一家人团圆的味道。

    梁舟落后一步进来,见这情形目光微暖,跟院内的亲人一一招呼过,刚准备跟着余疏林一起进屋,就被舟启拽住胳膊,直接抓了壮丁。

    正屋里坐着位老太太,正跟围坐在她身边的女眷说话,红光满面的,看起来身体很是硬朗。

    舟和扯着余疏林进来,低头开始在沙发上扒拉,随口问道:“姐,你看到我的包没有,我记得放这了。”

    一位秀气温婉的女子从老太太身边站起身,嫌弃的撇他一眼,朝着余疏林笑着招呼道:“早就听舟舟提起过你,是叫疏林对吧,快过来坐。”

    余疏林没想到大家对他都这么亲切,忙招呼道:“你好,新年快乐。”

    那女子微笑,过来拉他,嘴里温和道:“我叫舟诗,你喊我表姐就行。”说着又帮他介绍屋内的人,“这是外婆,大舅妈,小舅妈,你随着舟舟喊就行。你是舟舟的弟弟,那就是我舟家的人,别拘束。”

    余疏林不好意思的点点头,心中微暖,想起外面的梁舟,这次终于不再扭捏,跟着舟诗一个个喊了过去,笑着拜年。

    那老太太上上下下的打量他一番,露出个笑容来,从口袋里掏出个红包塞他手里:“好孩子,看着就是个乖巧听话的,把这当自己家,啊。”

    老人的手有些粗糙,但很温暖。他将红包手下,乖巧道谢。两位舅妈看着也是脾气温和的人,都给他包了厚厚的红包。

    拿完红包,舟和带着余疏林出了正屋。

    “啧啧,舅妈和我妈都偏心,你的红包比我的厚多了。奶奶的红包里是啥,看起来不像是钱,快打开看看。”舟和捧着游戏机,有些嫉妒又有些好奇的说道。

    余疏林掏出老太太给的红包,打开后将里面的东西倒在了手掌心。

    “卧槽,居然是金条,这心偏得大了!”舟和瞪大眼,很有些愤愤,老人家一向不溺爱孙子,给红包都是按照平均水准给的,绝不给多,可现在这对比……偏心!

    金条不大,厚度也不厚,但握着手里很有分量,上面细细雕着一些符文,看起来很有些古韵。

    余疏林小心拿着翻看了一下,摸摸上面的符文:“这刻的是什么?”

    “是平安符。”梁舟走到他身侧,看一眼他手里的东西,解释道:“我也有一张,是外婆在我十八岁生日时送的,没想到外婆也给你准备了这个。”

    “表哥,你偷懒!春联贴完了吗?”舟和嫉妒得眼都红了,他怎么没有这金灿灿的平安符!

    “我是客,你是主,这活不是该你做吗?春联贴完了,窗花还给你留着,去吧。”梁舟赶苍蝇一般挥挥手,拉着余疏林朝院子中的其中一间小屋走去:“我带疏林去休息一下,你快去帮忙。”

    舟和被他罕见的打趣反击噎着了,跟青蛙一样瞪了半天眼睛,冷哼一声,跑门口继续放炮仗去了。

    小屋的门是那种古老的雕花木门,推开时发出“吱呀”一声。

    房间很大,窗户却有些小,光线并不是特别明亮。

    梁舟关上房门,转身帮余疏林摘掉围巾,问道:“外婆他们为难你没有,咱们吃完午饭就回去,晚上和何伯他们一起跨年,不在这过夜。”

    余疏林眼睛亮亮的,摩挲了一下红包,说道:“大家都很好,外,嗯,外婆和舅妈们都给了我红包,表姐也很亲切。”他从小和余母相依为命,外公外婆早已去世,舅舅余修又是几年不登一次门的,每年过年都很冷清,像舟家这样这么多人一起吃团圆饭的经历,更是从来没有过……这种一家人团圆的感觉,太好了。

    梁舟听他已经改口喊外婆,明白他终于不再把自己隔绝在这个大家庭之外,勾唇摸摸他的脑袋,笑道:“那就好,他们都是很好的人,过会跟我出去和舅舅他们打声招呼吧,以后就都是亲戚了,别太拘束,嗯?”

    “好。”梁舟很少笑,但今天却是个例外,余疏林被他笑得有些不好意思,忙转身推门往外走:“我去帮舟和贴窗花。”

    梁舟拿着他的围巾跟上,心中有些隐秘的满足。

    虽然大家让疏林跟着自己称呼,是想表达自己的接纳,但这样的情形,又何尝不像是新媳妇进门认亲戚……这样也挺好。

    贴窗花的时候,梁舟带着余疏林见过了舟家其他亲戚,在又收获了一堆红包之后,众人终于在正屋里的大圆桌上围坐,等着吃团圆饭。

    一直在屋内休息的舟老爷子出了门,表情很严肃,不是很好相处的样子。梁舟带着余疏林上前拜了年,得了两个大红包。

    至此,余疏林终于将舟家的主要亲戚全都见了一遍。

    团圆饭后梁舟带着余疏林陪老太太聊了会天,又去老爷子房间坐了会,这才告辞离去。

    回去的路上余疏林一直很兴奋,翻来覆去的看着那些红包,平安符也是摸了又摸,很是珍惜的模样。

    梁舟温柔了眉眼,问道:“喜欢?”

    余疏林将东西小心收起,点点头:“喜欢。”这些都是大家的善意,很难得。

    “以后每年都带你回来吃团圆饭。”梁舟承诺。

    余疏林侧头看他,点头:“好。”每年,他喜欢这个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