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护人[重生]》 第30章 农家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众人泡了半个小时就起来了,回房洗了澡换好衣服后,又集中到了温泉的汤馆里,点了几盅温补的汤喝着。

    “现在的人整天嚷嚷着养生,咱们这算么?”张谦喝完汤,整个人懒洋洋的瘫在沙发里,舒爽的感叹。

    没人搭理他,大家都在享受这难得的清闲,不想跟他废话。

    张谦翻白眼,索性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玩了起来。

    包厢里安静下来,余疏林喝完汤,靠在沙发上有些昏昏欲睡。

    “困了?”梁舟凑近他,轻声问。

    他困倦的眨眨眼,揉揉肚子:“嗯,吃得太饱,不想动。”

    赵运趴在赵知怀里,眼皮垂啊垂,也是快要睡着的模样,梁舟看看他,又看看余疏林,眼中染上丝笑意——吃饱了就睡,像只小猪。

    ……就是太瘦了。

    “卧槽,杨琳加入荣华了!”张谦突然捧着手机蹦起来,差不多快睡过去的余疏林被惊醒,睁大眼看着他,眼中带着些茫然。

    赵运已经彻底睡着了,听到响动只是不安地动了动,换了个姿势,又睡了过去。

    “喊什么,去就去了。”梁舟皱眉看一眼张谦,安抚的揉揉余疏林的头发,起身哄道:“疏林,醒了就别睡了,咱们回房去睡。”

    “啊?哦。”余疏林搓搓脸让自己清醒一点,伸了个懒腰站起身。

    张谦也察觉到自己说话声音太大,忙将音量压了下来,拿起外套起身,跟着他们往外走,嘴里犹自愤愤道:“荣华和杨琳真是太讨厌了,天天在眼前蹦跶,好想掐死。”

    凌春打个哈欠,他喝了酒之后又喝了点汤,也有些困了:“等你什么时候有了掐死他们的实力再说,你怎么那么精神,回房睡吧。”

    赵知调整了下姿势将赵运抱好,边走边感叹:“年轻人就是精神好,我年纪大了,不行喽。”

    张谦扫过他们放松过度的脸,黑线。他是该自豪自己安排的行程十分舒坦呢,还是该担心这群人会未老先衰,提早退休?

    余疏林困得不行,泡过温泉的身体总觉得软绵绵的,温补的汤一喝,整个胃一暖,脑子越发迷糊了几分,他硬撑着精神洗漱完换上睡衣,然后爬上床,什么都没来得及和梁舟说,倒头就睡了过去。

    梁舟见状无奈的摇摇头,放下睡衣,凑过去帮他盖好被子。目光触及他扣得乱七八糟的睡衣扣子,手顿了顿,小心的伸过去,帮他将扣子解开,重新扣好。被打扰到睡眠的余疏林动了动,翻个身,将脑袋埋进了被子里。

    怎么还是这么喜欢蒙头睡?梁舟扯了扯被子,没扯动,反倒把刚扣好的睡衣扣子给扯开了一颗。睡衣衣领本就有些大,如今扣子还解了一颗,这下不止锁骨,连胸膛都能隐约窥探一二。

    梁舟别开眼,将被子帮他拢了拢,拿起睡衣去了浴室。洗漱时脑中晃过少年单薄的胸膛和白皙细腻的皮肤,有些晃神,随即皱眉,摇头。疏林太瘦了,不行,得养胖点,手感好。

    小心掀开被子躺到床上,他侧头看了看睡得香甜的余疏林,轻舒口气,探手关掉床头灯,闭上了眼睛。

    半夜,睡得迷迷糊糊的余疏林爬起来上了次厕所,回来时也不管自己是从哪边下来的,直接摸到了梁舟这边,掀开被子就爬了上去,动了动,觉得有些挤,便推了推身边碍事的“枕头”,发现推不开,索性腿一跨,胳膊一搭,抱着“枕头”继续睡。

    梁舟被折腾醒,垂眼看看搁在自己身上的胳膊腿,又侧头看看埋在自己脖颈间的脑袋,叹气,侧身,将对方扒拉进自己怀里,手□□缠的睡了。

    余疏林这一觉睡得十分舒服,梦都没做一个,醒来时只觉得神清气爽,浑身都是力气。他伸了个懒腰,望望窗外灿烂的阳光,露出个笑容,蹭到床边准备下床洗漱。

    咦,拖鞋呢?

    梁舟浑身湿气的从浴室出来,见他傻愣愣的坐在床边,皱眉问道:“坐着干什么?”

    “我的拖鞋呢?”他抓抓乱七八糟的头发,迷糊道。

    梁舟将视线从他脸上挪开,指指床的另一边:“那边,快去换衣服刷牙洗脸,吃完早餐咱们去农家乐钓鱼。”

    听到钓鱼,余疏林眼睛瞬间亮了,点点头,爬到床那边穿上拖鞋,跑到浴室去了。

    梁舟目送他进了浴室,转头看向睡得凌乱的床铺,扒拉了一下早就染回来弄直的头发,脸上隐约有些疑惑和烦躁。

    农家乐里人挺多,梁舟又是帽子又是□□镜的,小心的避开人群活动,倒也幸运的没被人认出来。

    众人收拾好钓具移步池塘,悠闲的钓起鱼来。

    张谦对这种安安静静的活动没兴趣,便拉着余疏林和小胖子赵运玩跳棋,水果零食摆着,倒也热闹。

    早晨的阳光柔柔的,照得人很舒服。凌春将钓竿架在原地,搬着小板凳坐到梁舟身边,用胳膊肘捅捅他:“发什么呆呢,昨天不还挺好,怎么今天脸就黑了,怎么,没睡好?”

    梁舟皱眉,努力压下心中的烦躁,转转钓竿,含糊道:“起得有些早。”

    “是小余睡相不好?”凌春笑眯眯的,一副“你不开心我就很开心”的模样,调侃道:“还是说你温补的汤喝多了,真的欲求不满了?”

    “胡说八道!”梁舟啪一下丢掉钓竿,戴上帽子,朝外走去:“我去看看中午的菜单,你们继续玩。”

    凌春摸摸下巴,眯眼:“这反应……莫非真的欲求不满了?”

    余疏林是跟着母亲在城里长大的,农村没来过,和赵运一样,看什么都稀奇,扯着张谦问个不停。有人陪聊,张谦说得也很是尽兴,唾沫横飞的,一点没嫌弃对方年纪比自己小。

    中午地道的农家菜很是下饭,余疏林吃了两大碗,算是少有的好胃口了。

    梁舟全程板着脸,表情也只有在见到余疏林多吃了一碗饭时才稍微好看了些,张谦等人都不明白他这是怎么了,但鉴于从前梁舟黑脸才是常态的相处经历,倒也没多关注。

    反倒是余疏林很有些不习惯梁舟这样闷声不说话的模样,吃完饭趁着众人喝茶休息时,他哄走赵运,蹭到梁舟身边,挨着他坐下,凑过去低声问道:“哥,你怎么了?不开心?”

    暖暖的气息喷到脖间有些痒痒的,梁舟瞬间背脊挺直,随即又强迫自己放松下来,靠进椅背里,摇头:“没什么,在想些事情。”

    “是公司的事?”余疏林皱眉,仔细回忆:“是因为那个杨,杨什么加入荣华的事?她很重要吗?”

    杨琳?关她什么事。

    他摇头,目光扫过余疏林婴儿肥稍减的脸颊,移开目光,低声道:“是出国谈合作的事,关博闻加入荣光后自己联系了部片子,邀请我加入。这片子跟好莱坞那边搭上了路子,需要派人进一步接洽,若谈妥,估计要出国进行拍摄,这片子走国际路线,倒是个提升荣光的好机会,现在荣华想压荣光一头,若这事成了,荣华的算盘也就落空了。”

    梁舟工作上的事情从来不避着他,所以余疏林多少能明白这件事的重要性,他抬手拍拍梁舟的肩膀,鼓励道:“哥你尽管去吧,我相信你可以的!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肩膀被拍过的地方好像被猫尾巴扫过,感觉有点奇怪……梁舟又开始身体僵硬了。他动了动,有些不自在。虽然他心情烦躁的真实原因并不是这个,但公司为了影片的事确实耗费了不少人力物力,他也废了不少神,如今听到余疏林的鼓励,他心里其实是很受用的。

    他抬手想要像以前那样去揉揉对方的头发,可手指动了动,却又默默收了回来。

    下午他们去逛了逛附近的果园和田地,凑热闹摘了几把野菜,还体验了一把农民伯伯“汗滴禾下土”的辛苦,在农家乐吃过晚饭后,众人回了温泉山庄,继续泡温泉。

    余疏林向来早睡早起习惯了,泡完温泉回房后沾床就睡着了,十分香甜。

    梁舟有些苦恼的站在床边,看了看睡得几乎要打呼的少年,犹豫了会,小心的在床的边沿睡了。

    半夜没有再出现什么起夜睡错边的事,但余疏林却迷迷糊糊的自己滚了过来,手脚一搭,头埋在他肩窝,不动了。

    他刷一下睁开眼睛,翻身背对着余疏林,但这姿势显然更加糟糕,对方温热的鼻息喷在他脖子上,手搭在腰上,刺激得人鸡皮疙瘩一层一层的起。

    重新翻回来平躺,他瞪着黑漆漆的天花板,觉得心脏跳得有些快。小心往外蹭了蹭,结果余疏林也跟着蹭了过来。

    见鬼!他有些狼狈的低咒,头一次觉得张谦说得没错,他确实是禽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