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死后,余疏林第一次见到了自己的律师。

    他冷眼看着余修与对方亲热的寒暄,差不多也搞清楚了这其中的猫腻,上辈子余修能毫无顾忌的动用自己的财产,恐怕跟这个笑得一脸猥琐的律师脱不了干系。虽然监护人可以监管未成年人的财产,但那么光明正大的用,也太说不过去了。

    “周律师,这次真是麻烦你了。”

    矮胖秃顶的周律师笑眯眯的摆摆手,说道:“小事小事,大家都是亲戚,不用这么客气。”

    “大哥用心了。”周梅笑得温婉,轻轻推了推余博,哄道:“这是你周伯伯,是很厉害的大律师,快叫伯伯。”

    在外人面前余博还是很给自己爸妈面子的,闻言忙正了正身子,乖巧喊道:“伯伯好。”

    “好好,小博一看就是个有出息的。”周律师乐得合不拢嘴,明显是被周梅那句“厉害的大律师”给取悦了,对几人说话时更是亲切了几分。

    寒暄几句之后,余修猴急的提起了签字的事情,那周律师也是十分的配合,没几句话两人就和和气气的握了手,像是谈妥了什么东西。

    余疏林窝在会议室角落,看着聊得开心的几人,开口打乱这一片和乐的气氛:“不是说我父亲那边有人来要监护权吗,人呢?我想见见他们。”

    余修脸上自信的微笑僵住了。

    周律师的吹嘘被打断,有些不痛快。

    “疏林怎么突然问起了这个……”周梅则有些急了,她并不知道丈夫之前是怎么与余疏林交流的,她只是担心那快到手的大笔遗产突然飞了,这事,早定下早好,“你看你舅舅跟周律师已经谈妥了,还是先签字吧,你父亲那边的人那么坏,有什么好见——”

    “人呢?”余疏林打断她的话,加重了语气,做出一副生气暴躁的样子,“我妈妈刚死,那些卑鄙小人就出来谋算我妈留给我的东西,该死!我要见他们!”

    余修被“卑鄙小人”几个字刺得心中一跳,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余疏林说的是他父亲那边的人,顿时心里松了松,皱眉起身想要安抚他:“疏林你别激动,我知道你不愿意见你父亲那边的人,那边都是坏人,会抢你的东西,但你放心,舅舅不会让他们欺负你的,乖。”

    “哼,扫把星,短命鬼。”余博早就看余疏林不顺眼了,此时见他居然敢这么对自己爸妈说话,立马不忿的低哼。

    “小博!”周梅忙捂住他的嘴,有些尴尬的朝余疏林笑笑:“小孩子不懂事,疏林你别生气。”

    余疏林挑眉,别生气?不,他当然要生气。

    他随手拿起面前的茶杯,猛地朝地上砸去,冷冷看向余博,眼神阴狠得不似他这个年纪的人,“你说谁是扫把星短命鬼?呵,我还以为舅舅舅妈是真心关心我,却没想到你们平时就是这么教弟弟编排我的?我看错你们了!”

    “这绝不是,舅舅当然是真心待你的,你别乱想。”余修连忙上前,想要抓他的胳膊,“小博是乱说的,我回去就教训他,疏林你别误会。”

    “卑鄙无耻的骗子!”余疏林挥开他的手,几步冲到余博面前,拎起桌上精致的小茶壶,将里面滚烫的茶水全部泼到桌上摊开的文件上,将茶壶举起,正对余博,面露威胁:“你说谁是扫把星,嗯?”

    “你,你……”余博被他这疯子一样的行为和阴狠的眼神吓蒙了,胆怯的朝着周梅怀里缩了缩,语无伦次道:“大家都这么说!你、你本来就是扫把星!把你妈妈咒死了!你、你这个短命鬼,短命鬼……”

    周律师此时肠子都悔青了,为了在远房亲戚面前装逼,他可是将他最贵最好的一套茶具给拿了出来,这刚刚才被摔了个杯子,现在茶壶又被拿走……哎呦,他的心肝宝贝茶具啊。

    “这……有什么话好好说,别激动。”

    周梅也被吓得够呛,余疏林在她印象中一直都是内向乖巧的,这次见面,更是比几年前见面时更加沉默安静,怎么现在说发疯就发疯了。她护住余博,朝一边呆住的余修使眼色,嘴里附和着周律师的话:“对、对啊,有什么话好好说,别激动……小博这孩子就是喜欢乱说话,你这做哥哥的,别跟弟弟计较。”

    余疏林的视线在湿透了的文件上瞟过,心中满意的点点头,面上表情却越发狰狞,转头朝周律师恶狠狠道:“说,我父亲那边的人什么时候来!”

    周律师盯着他手中的茶壶,连忙回道:“明天,他们约的是明天上午十点,你,你先把茶壶放下来。”

    明天?人家明天才来,余修今天就哄着自己来签字?

    他看向余修,故意疑惑问道,“舅舅,别人约的是明天,你怎么今天就拉我过来了?”

    “这、这个……”余修面皮抽了抽,解释道,“我是怕那些人见到你会伤害你,所以想让你避开他们,你知道的,你还小,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

    “我当然知道舅舅你是为了我好。”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又吓唬了众人一把,余疏林心情好了一点,他将茶壶轻飘飘的摔到余修脚下,恢复了乖巧安静的样子,轻声道:“舅舅,那些混蛋居然想要算计我妈妈留下的东西,我明天一定要好好骂骂他们,没什么想见不想见的,坏人都该死……舅舅那么疼我,一定会帮我的,对吧?”

    余修看着在阴郁暴躁和平静乖巧间来回切换的外甥,莫名觉得嗓子发涩,点头道:“当、当然,你知道的,舅舅最疼你了……你先签文件……监护权定下来了,那些坏人就抢不走你也欺负不到你了,你可以尽情的骂他们,所有先签字吧……”

    还不死心?他心中冷笑,面上却是无辜乖巧的样子,指指桌上的文件说道,“可是文件被我不小心弄湿了……签字什么的还是明天再说吧,当着坏人的面把监护权给舅舅,不是更解气吗?舅舅,我有点累,先回家了,再见。”说完深深看他一眼,在周律师捧着茶壶碎片的哀嚎声中,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律师事务所。

    余修哪里能够让到手的鸭子就这么飞了,连忙抬步去追,周律师却猛的抓住了他的手,怒道,“别想跑,你外甥砸了我的茶具,赔钱!”

    “不就是茶具,我一定赔!你放手!”

    “三千块,先赔钱!”

    “什么?就这玩意,三千?”

    余疏林关上电梯,将他们的争吵声隔绝在门外,仰头盯着不停变换的楼层数,恢复了面无表情——这么虚伪懦弱的一家人,他上辈子到底是有多蠢,才会看不出他们掩藏在亲切下的狼心狗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