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走进浴室,大眼瞪小眼,最后还是梁舟先开了口:“我自己可以。”

    余疏林严肃摇头:“不行,你是肋骨骨裂,要多注意,我帮你擦背。”

    “我自己可以洗。”他黑脸。

    余疏林继续摇头。

    “那让何伯帮我。”梁舟稍微妥协。

    余疏林疑惑:“我帮你和何伯帮你有什么区别?再说了,何伯年纪大了,腰不好,不能太操劳。”

    “那何龙。”

    “他都回家了,再打电话让他来,不好吧。”是的,没错,何龙不和他们一起住,“再说了,我们都是男的,我帮你擦背也没什么吧。”

    “……”弟弟说得好有道理,他无言以对。

    梁舟转身,开始解衬衣扣子。扣子解完,他抬手刚准备拽掉衣服,手臂就被一双小一些的手按住,随即那手探到前面来,将他的衬衣往下拨。

    “哥你手别动,小心扯到骨头。”

    “……”对方热热的气息喷吐在背上,感觉有些奇怪……鸡皮疙瘩快要起来了。

    ——不行,兄长的威严。

    衣服脱完,轮到了裤子。

    梁舟板着脸,微微侧身掩饰了一下自己的僵硬,然后面无表情的开始解皮带,解扣子,拉拉链,往下脱,脱,脱……他按住腰上的手,回身瞪余疏林:“你干什么?”

    余疏林仰头看他,眨巴眨巴眼,十分无辜:“帮你脱裤子啊。”说着还大逆不道的伸手捏捏他的耳朵,“哥,你耳朵怎么红了,害羞?”

    梁舟虎躯一震,往前一步逃离余疏林的魔爪,三下两下将自己的长裤蹬掉,抬步跨入浴缸,坐下。

    “好了,我脱完了,你出去吧。”

    余疏林目光在他的内裤上转一圈,问道:“哥,你洗澡不□□的吗?”

    “你走了我再脱。”

    “可我还要帮你擦背啊。”

    “……”梁舟面朝墙壁,僵硬着身体将内裤脱掉,冷飕飕道:“不是要擦背吗,快擦,擦了出去。”

    余疏林撸袖子,笑得乖巧又贴心:“可擦完我还得帮哥哥你擦干呢。”

    “……”见鬼!弟弟最近越来越胆肥了,要打屁股!

    匆匆洗完,梁舟没有给余疏林继续帮忙的机会,将大浴巾一裹,随意擦了两下,看向对方:“擦干了,我要休息了,你也快回房睡吧。”

    余疏林沉默着与他对视,最后微笑,上前抱了抱他:“哥哥晚安。”

    梁舟愣了愣,抬手摸摸他的脑袋,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温声道:“……晚安。”

    房门关闭,他换上浴袍,关灯,爬到床上躺下。被对方擦过的背脊仿佛还留着手指滑过时的微痒触感,他闭上眼,抬手摸了摸自己耳朵。

    好吧,虽然弟弟最近有点以下犯上,但整体来说……还是很乖巧懂事体贴可爱的。

    ……要做个大度包容的哥哥。

    月考排名终于下来了,余疏林考了年级第二,班级第一。为此李涛脸臭了好几天,但总算没再对余疏林冷嘲热讽了。王志喜得跟考班级第一的人是他似的,整天笑眯眯的。杨瑟瑟也很为余疏林高兴,班级第一坐在旁边,对她的学习可是大大的有好处,每次她有不懂的题,余疏林都会耐心细致的跟她解析,别提多好了。

    对于同学们突然变得热情的态度,余疏林微笑接受,然后礼貌的回以对等的善意。大家见他得了第一名也没骄傲,态度一如既往的温和,对他的观感越发好了几分。

    至此,余疏林终于如愿以偿的,融入了这个班集体。

    “疏林,下个星期就是家长会了,你家是爸爸来还是妈妈来?唉,还是李子豪他最爽了,爸妈都有事,说是让他奶奶来开家长会。”王志拿着作业本八卦问道。

    余疏林脸上笑容淡了淡,最后摇摇头,答道:“还没决定,我还没告诉家里人家长会的事呢。”

    “你考得那么好,谁来都没差的。”杨瑟瑟小声插话,愁眉苦脸的,“我就惨了,排名滑出了前十,我妈又要唠叨了。”

    “别泄气,你那不是失误吗,别担心,你妈妈会理解的。”王志安慰道。

    “但愿吧。”

    余疏林微笑着听他们聊天,按着手中的圆珠笔,不说话。

    周五放学回家,余疏林将书包放回房间,摸到厨房,压低声音问道:“刘阿姨,我哥呢?”

    “呀!吓我一跳,疏林少爷你走路怎么没声音的。”刘阿姨手一抖将刚拿的番茄扔了出去,拍拍胸口回答道:“少爷吃完午饭就去公司了,刚打了电话回来,说不在家吃饭了,让我们不用等他。”

    “哦。”他点点头,说话声音恢复正常,接着问道:“那何伯呢?我怎么没看到他。”

    “帮我买酱油去了,你饿不饿,要不先吃点水果垫垫肚子?”

    他忙摆摆手,退出厨房。

    上楼将需要完成的作业拿出来,想起梁舟身上的伤,他皱皱眉,摸出手机。

    “在外吃饭不许喝酒,不要太过劳累,早点回来。”

    发完短信,他将英语作业拿出来,开始默写单词,刚默完两个,手机震动了,他摸出来摁开,果然是梁舟回的短信,就两个字——“知道。”

    将手机丢到一边,他望着桌上的家长会邀请单发了会呆,搓搓脸,埋头继续写作业。

    张谦刚刚点完菜,回头就见梁舟在按手机,不满道:“诶诶,兄弟几个好不容易聚聚,你怎么一个人窝着玩手机,没收没收。”

    梁舟撇他一眼,将手机揣兜里,冷冷丢下一句:“不准点酒。”

    “聚会不喝酒,你在逗我?”张谦怪叫。

    “我是老板,你有意见?”

    “……禽兽。”张谦愤愤,他明天就去公司写辞职信!

    凌春挑眉看他:“怎么不把小余一起带过来?这家餐厅不错,那孩子看着瘦巴巴的,就该带出来多吃点好东西补补。”

    “他还得做作业,没时间出来。”梁舟皱眉答道,心中却记下了凌春的话,疏林确实太单薄了,最近又在窜身高,看着越发瘦得厉害。

    “明天是周末,做作业也不急这一时半会的,身体最重要,让小余别太辛苦了。”凌春想起自己悲惨的高中生涯,摇了摇头。

    赵知闻言也赞同的点头,他是几人中年纪最大的,结婚也早,孩子已经九岁了,对养孩子有点经验,“对,身体最重要,而且长身高的时候孩子特别容易缺钙,缺钙会导致骨头疼,平时多补补,钙片也可以买点天天吃。”

    “会骨头疼?”梁舟眉头皱得更紧,想起余疏林那瘦巴巴的腿,十分担忧。

    张谦则疑惑的挠挠头,不解道:“会骨头疼吗?我怎么没疼过。”

    凌春笑眯眯转头看他,坐直身体,居高临下道:“你那身高,还需要骨头疼?随便长长就有这么高了吧。”

    张谦“啪”一声掰折了筷子,怒目而视:“就你高!也不怕走路折了腿,风大闪了腰!长得高的没一个好东西!”

    赵知和梁舟同时转头看他——他们都长得很高。

    “……”麻痹,这世道矮子没有活路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