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护人[重生]》 第2章 上辈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尘封灰暗的记忆一旦被掀开,便是铺天盖地的绝望压抑。

    上辈子那个单纯的少年余疏林心中是有怨的,更何况在余修的口中,那个缺席了十几年的父亲,是那样一个贪婪卑鄙,虚伪且不负责任的小人形象,他当时满心都是失望愤怒,只想着,既然父亲这个位置已经空缺了十几年,那么母亲死后,这个位置,就还是继续空着吧。正是这种心态,让他狠心掐灭了自己对父亲的最后一丝期待,利落的签字,将监护权给了“世界上唯一会真心对待他”的舅舅余修。

    丧母之痛,与想象中截然不同的父亲形象,余修反复的洗脑,封闭灰暗的房间,这一切都压在十五岁的余疏林心上,让他一天比一天更沉默,更压抑。

    那么承受不了了,该怎么办?

    忘掉吧。

    不记得了,也就不痛了。

    然后他就忘掉了,每次想起,这段时间的记忆都是模糊的,只记得自己的监护权,理所当然的归了“真心待他”的舅舅。

    现在想想,只怕余修当时压根就没准备让他跟父亲那边派来的人见面交流吧,下午要签字,中午才以这么负面的方式跟他提起对方,还是趁着他刚刚中考完,心神恍惚的时候……这心思……啧。

    如今重来一次,那些不愿想起的过去直接在身上重演,让他想逃避都不行,记忆重新变得鲜活,当时那种压抑灰暗的情绪在心中激荡,渐渐沉淀,扭曲成冷漠,他握紧拳,脸上却露出一丝笑意。

    记起来才好,记起来了,情况才不会变成死局。

    百味轩,二楼包厢。

    周梅见丈夫带着余疏林进来,忙笑着起身迎上去,亲昵的揉揉他的头发,亲切问道:“饿不饿?舅妈点了好多你爱吃的菜,快来尝尝。”

    余疏林顺从的被她牵着,坐在了趴在桌上的余博身边。

    周梅,余修的老婆,本来在市一小学当老师,后来被余修花钱走关系,送到了成翰高中当老师,而成翰,就是余修推荐余疏林去读的高中。

    成翰……他咀嚼着这两个字,渐渐出了神。

    在成翰读了三年,周梅就当了他三年的班主任,各种言语打击和冷暴力,让他的高中过得苦不堪言,偏偏余修洗脑太成功,十七八岁的余疏林丝毫不觉得自己受到了精神虐待,只以为是自己不够努力不够优秀不够听话,所以老师同学和舅妈才会都不喜欢自己。

    糟糕的学习环境,糟糕的精神状态,可想而知他的成绩会是怎么个垃圾样,本来以为这些就够悲催的了,却没想到临到高考,身为班主任的周梅却不小心“弄丢”了他的准考证。

    没有准考证,他的高考自然泡汤了。余修为这事是“自责不已”,拉着周梅跪下请他原谅,让他不要追究这件事,不然周梅的教师职位就保不住了。

    再怎么乖巧听话,他也有些受不了了,周梅弄丢的何止是他的准考证,他的前途、他的梦想,全都毁掉了。但愤怒又怎么样,不甘又怎么样,面对唯一亲人的祈求,他妥协了。他提了搬入舅舅家之后的唯一一个要求,送他出国留学。

    不是没有意识到周梅对他的不喜、余博对他的敌意和舅舅偶尔的淡漠厌恶,但他不愿意失去这最后一份亲情。

    他快满十八岁了,可以自主支配母亲留下的遗产了,高中的生活如此压抑,他想着,也许走远一点,眼界开阔一点之后,他会活得轻松一些。

    余修答应了他的要求,准考证事件也在他向学校说明是自己不小心弄丢准考证之后,圆满解决。

    他想得很好,他的母亲总共给他留下了六十多万的存款和一栋两百多平的房子,再加上当年的事故赔偿款,绝对足够他出国留学了。为了报答舅舅这些年的照顾,他甚至还偷偷决定,留一部分钱给余博以后上大学。

    梦想很美好,现实却给了他狠狠一闷棍。

    余修跟他说钱不够,需要卖房子凑钱给他出国,他答应了,房子也顺利的卖掉了,但钱却是进了余修的口袋,至于那些存款和事故赔偿款,更是早早的就被余修挥霍一空——母亲留给她的房子还是因为写的是他的名字,一直握在他手上,才没有被早早卖掉。

    周梅一个没编制的小学老师是怎么进的成翰高中当班主任?余修开着的豪车是从哪弄的钱买的?余博读的私人贵族学校学费又是从何而来?

    余修只是个教育部门的小公务员而已,怎么可能有钱负担得起一家人如此阔绰的花销,更何况余修要往上爬,就需要花钱打点,那些钱又是从哪里来的?

    可笑当年他的太蠢太信任这个所谓的亲人,竟然丝毫不觉得这些有什么不对。

    在榨干了他身上最后一点东西之后,亲切温和的舅舅撕开了虚伪的面具,露出狰狞的獠牙,在他又一次询问出国事宜的时候,余修终于没了耐性,不再掩饰自己的冷漠厌恶,狠狠呵斥了他。

    他被余修关了起来,对外只宣称他高考没考好,出门旅游散心去了。

    一直敌视他的余博得意洋洋的告诉了他全部真相,他既震惊又愤怒,忍不住和余博扭打起来,余修听到动静赶过来,见到扭打的两人,拿起一根棒球棍就朝着他劈头盖脸的打了下去。

    他心中对亲情的最后一丝期望,终于熄灭了。

    钱没了可以再赚,没关系……读不了书了,没关系……他还活着,他母亲留给他的东西全没了,但母亲给他的这条命还在,生活还是有希望的。

    后来……后来怎么了呢?

    余疏林顶着余博敌视的目光,慢吞吞喝下周梅殷勤端来的汤,眯眼想着。

    “小博,愣着干什么,快吃啊。”

    听到母亲的话,十二三岁的小胖子“哼”了一声,瞪了余疏林一眼,恶狠狠咬了一口鸡腿。

    “这孩子,对哥哥那是什么态度!我平时怎么教你的!”余修皱眉呵斥着,转头面向余疏林时却是满面温和,轻声道:“疏林你别介意,你弟弟这是被你舅妈惯坏了,你别介意。”

    余疏林侧头看一眼埋头啃鸡腿的余博,侧头对上余修的双眼,微微一笑:“不,我当然不介意。”一个未来的杀人犯而已,他倒要看看,这辈子没了自己帮他顶罪,他余修,要怎么护住这个唯一的宝贝儿子。

    一顿饭吃得算是宾主尽欢,余修和周梅在餐桌上拼命表达自己的善意,余疏林也配合的露出一丝信任依赖的神情。

    对此,余修夫妇很满意,余疏林也很满意,他们的想法都一样——监护权的归属问题还没定,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的时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